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这车怎么能配得上您?
    这车怎么能配得上您?

    云虎山弯着腰,一脸谦卑,恭恭敬敬地把叶玄请到了万希顿酒店的大门外。

    后面跟着云家族人。

    再后面是楚江川、唐清雅、萧初晴等人。

    说实话,到现在,他们还有些难以置信,让云州大佬恭敬对待的,真的是他们一向瞧不起的乡巴佬,叶玄?

    哼!骗子!

    装神弄鬼的神棍,等云家主揭穿了你的骗局,有你好受的。

    楚江川心里恶毒地想着。????此刻,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版的黑色劳斯莱斯,威武霸气,在云州这种经济不算发达的省份,已经是难得的豪车了。

    “叶先生,您请。”云虎山亲自打开车门,态度谦卑。

    同学们用羡慕地目光望着叶玄,这可是加长版的劳斯莱斯,专门定制的车型,至少要一千多万呢,寻常人连摸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坐了。

    “切,不就是劳斯莱斯嘛!”

    若是寻常,楚江川一定会气急败坏的,但是刚刚不久,他可见到了车中之王,传说中的黄金豪车。

    他的车就停在黄金豪车的旁边,只有那辆车才能称得上牛逼,其他的车在其面前,瞬间能被秒成渣渣!

    ‘我一定要结识黄金豪车的主人。到时候什么云家,什么**oss,都得给本少爷跪着。’

    楚江川陷入了疯狂地幻想之中。

    忽然,一道人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正是万希顿酒店的**oss欧慕华。

    “mr欧!”云虎山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欧慕华点点头,又恭敬地望着叶玄,语气真诚:

    “吾神,这种档次的车,根本配不上您的身份。”

    刚说完,云虎山的脸就绿了,但是欧慕华根本不管这些,扭过头说道:

    “快,把老祖宗送来的车开过来。立刻,马上,用最快的速度,耽误了吾神出行,你们担待不起。”

    欧慕华挥挥手,便有几个人连忙向地下车库冲去。

    很快,一辆金光闪闪地加长版黄金豪车开了过来,正是那有“车中之王”称号的神秘豪车。

    它一出现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无数双复杂、羡慕、渴望、赞美、惊叹的眼神交织在一起。

    任何车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

    再丑陋粗鄙的男子坐在它的上面都变得高贵华丽!

    不愧是车中之王——黄金豪车。

    “难道这辆车是为…叶玄准备的?”

    楚江川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他心里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开车的小弟,从车上下来,急匆匆跑到欧慕华面前,报告起来:

    “**oss,黄金豪车开过来了,不过有个傻叉把保时捷卡宴停在后面,挡住路了,被我砸了,给拖走了。”

    纳尼?

    傻叉?

    保时捷卡宴?

    砸了!拖走了!!

    “楚哥,这傻叉好像再说你?”张平一脸懵逼地望着楚江川。

    噗!

    听到这话,楚江川喷出一口老血,脸色如同吃了死苍蝇一般,他的心好痛,我刚买的保时捷卡宴啊!就这么被砸了!

    但是,砸车的是欧慕华**oss,这股气他只能憋在心里。

    欧慕华眼神闪过一抹赞许:“干得好!你去财务领五万块钱奖金。”

    那开车小弟又激动又兴奋,只是开下车,白赚五万块啊!!

    说完,欧慕华又小跑到叶玄面前,指着黄金跑车,一脸恭敬地说道:

    “吾神,这是老祖宗为您准备的黄金豪车!也只有这车才配让您去坐。”

    叶玄瞥了一眼黄金豪车,内心毫无波澜,他在万古洪荒界,御下多得是各种仙兽神兽,还有很多飞行法宝,在他眼里,黄金豪车,还是普通汽车,根本没区别,因为都太垃圾了。

    不过,这已经是凡人能拿出的最好的东西了。

    物品有高低之分,但这份情谊却没有。

    “有心了。”

    叶玄点点头,抬腿走进了车厢内。

    一旁,云虎山望着这一幕,若有所思,看来这位叶大师比他想象的还要高深莫测。或许这是一次机会,能抓住这个通天大树,便能彻底改变云家的命运。

    这一刻,云虎山做了一个决定,不惜一切交好叶玄,哪怕为奴为仆都在所不惜。

    云虎山坐着劳斯莱斯,走在前头,有专门的佣人开着黄金跑车,跟在后头。

    “咕哝”同学们齐刷刷咽了一口唾沫,呆呆地望着这一幕,他们彻底被震撼住了。

    “你们说,叶玄同学到底是什么来头?”

    “不会是哪个豪门世家的公子吧?”

    楚江川狠狠地捏了捏拳头,指甲刺进肉里也不知。

    “狗屁的豪门公子,就是个神棍!等云老爷发现他是一个骗子之后,一定会把他剁碎了扔滇池里喂鱼。”

    楚江川的声音里透着浓浓地不甘心,神色有些疯狂。

    从小到大,他都是天之骄子,如今被人打脸,还是被他瞧不起的乡巴佬按在地上打脸,他嫉妒!

    赤果果的嫉妒!

    同学们没有接话,这场聚会就在沉默中结束了。

    叶玄的名气也在昆市一中传的愈发邪乎和神秘。

    ……

    ……

    云家内堂,只有十几位直系的族人站在这里。

    他们体内的都蕴含着麒麟血脉,也是他们痛苦的根源。

    叶玄扫了一眼,道:

    “每到月圆之夜,背部便会奇痒无比,生出鳞甲,体内血液沸腾,身体奇烫无比,哪怕浑身用冰块包裹,也没有用,我说的对嘛?”

    唰!

    几位云家的老者、中年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直接跪倒在地,哀求道:

    “求大师救命啊!”

    “大师救救我们吧。”

    “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实在受够了。”

    “对啊,连畜生都不如啊!”

    每次发作的时候他们都恨不得去死,每次挺过来之后他们又舍不得死了,如此反反复复,当真生不如死啊!

    叶玄又瞥了云飞扬一眼,对着云家年轻一代几人说道:

    “你们几人个个不举,心里想办事,下面不给力,只能看不能吃,是也不是?”

    几人也连忙跪倒在地,放声痛哭:

    “求大师救救我们啊!”

    “不能办事太**痛苦了。”

    “我都成弯的了。”

    云飞扬拉不下脸,嘴硬道:“那有怎么样?难不成你会治?”

    叶玄瞧也不瞧他,自顾自地述说:

    “云家先祖步惊云,武道惊才绝艳,凭借麒麟臂,纵横天下,可惜当年的排云掌已经失传了数百年了。”

    “你们体内流着步惊云的血,自然也遗传了一丝麒麟血脉,只是,你们不是武者,自然承受不了这血脉的戾气。”

    “不过,随着遗传,麒麟血脉的影响力越来越弱,到了这一代…”

    叶玄又瞥了云飞扬一眼:“虽然不会生出鳞甲,但是终生不举是跑不了了。”

    ……

    ……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