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云家秘辛
    云家秘辛

    为什么?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贼老天,你在玩我嘛!!

    这一切都是叶玄做的,为什么要踩我?

    楚江川抱着猪头脸,双眸之间充斥浓烈地怨恨和疯狂。

    众人都傻眼了!

    包括云家的人,呆呆地站在那,一脸尴尬。????他们第一次看到家主如此震怒,但是,好像打错了啊!是他,是那位一脸高深莫测,看着像个装逼犯的年轻人啊!

    “云老头,我说你全家断子绝孙,可有说错?”

    叶玄品了一口茶,似笑非笑地望着云虎山。

    纳尼?

    云老头?

    我没听错吧!

    整个云州都没有人敢如此称呼云虎山,身份对等的叫一声“虎山”,差一点的叫“云老”,关系疏远的也会称呼“云家主”或者“云老将军”。

    就是云州的州书也不敢直呼云老头啊!

    何况,叶玄当着云家的面说人家断子绝孙!

    尼玛,这就是太监也不能忍啊!

    叶玄这是作死啊!

    然而作死的还在后面,叶玄放下茶杯,笑眯眯地望着云虎山,意味深长道:

    “云老头,我说你是畜生,你云家直系都是畜生,祖宗往上倒腾七代也是畜生,可有说错?”

    哗!

    炸了!

    整个厢房如同火药桶被点燃一般。

    楚江川瞳孔猛得一缩,嘴角浮现出兴奋地狞笑:

    “云家主,你听见了嘛!是他,一切都是他干的,你快废了他啊!”

    云家的族人们个个义愤填膺,看着叶玄的目光,喷着愤怒的火焰。

    “家主,这小兔崽子口出狂言,你快下令,将他剁碎了喂鱼!”

    “对,这混蛋,竟然诅咒我们云家,必须用最严厉的刑法处置他!”

    “让他生不如死。”

    云家族人们大声叫嚣起来,威势充斥着厢房。

    “够了!”

    云虎山怒吼一声,小心翼翼地望了一眼叶玄,看到后者冷淡的脸,吓得身子一颤,面上浮现出惶恐地神色,恭恭敬敬地走到叶玄的面前,弯腰鞠躬。

    “叶大师好!”

    啊!

    叶大师?

    厢房里的同学们面面相觑,他不就是新来的转校生嘛?什么狗、屁大师。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叶大师!

    云家族人恍然大悟,自滇池一战,家主口中念念不忘的叶大师竟然,就是眼前这位高中生打扮的少年?

    “他就是叶大师?父亲,你别被骗了。”

    看着云飞扬狼狈的模样,云潮心中苦闷到了极点。

    “闭嘴。”

    云虎山以最严厉的声音说道:“以后谁敢侮辱叶大师,便以家族中最严厉的刑法处置。”

    听了云虎山的话,云家族人只能看着叶玄,敢怒不敢言,而其他众人大跌眼镜。

    叶玄嘴角依旧挂着淡淡地笑容:

    “云老头,我若没算错,你们云家以前可姓步?”

    云虎山一惊,按照云家的族谱,往上倒腾八辈儿,确实姓步,但是这件事情极为隐秘,除了家主,就连云家人自己都不知道。

    如今,叶玄一言道破,云虎山怎能不吃惊,不震撼,他双眸之中蕴含着浓浓地恭敬:

    “神了,叶大师真是神机妙算,云家祖上确实姓步。”

    叶玄幽幽一叹:“那你可知道步惊云?”

    步惊云!!

    轰!

    云虎山脑海里直觉得一道晴天霹雳,天呐,叶大师简直深不可测,联想到之前叶玄说的的“断子绝孙”、“畜生”,猛得,他脊背发寒,脸上泛着无边地惊恐和骇然。

    “求叶大师救我!”

    噗通,云虎山跪倒在叶玄的面前,声音近乎哀求。

    “父亲,你这是干什么!”

    “爷爷,他就是个骗子!”

    云潮和云飞扬齐声尖叫,云虎山却充耳不闻,跪在叶玄面前,虔诚地如同拜菩萨的信徒。

    这一幕,彻底震撼住了厢房里的所有人,同学们一个个瞪着大眼睛,难以置信。

    云州大佬云虎山竟然……跪了!

    而且是给他们一向瞧不起的乡巴佬叶玄跪了。

    这一幕同样刺激到了楚江川,他疯狂地嘶吼起来:

    “云家主,他就是个高中生,狗、屁大师!他就是骗子,你千万别被他骗了啊!”

    云虎山忽然抬起头,一双虎目闪过金光,不怒自威道:“怎么,你在质疑我?”

    楚江川被这军中大佬的杀气吓得跌坐在地,灰头土脸,再也不敢说话。

    叶玄怔立无言,思绪陷入了回忆之中。

    当年,他曾经教过步惊云一些剑道,所以,步惊云也算是他半个记名弟子,那时候风云名动天下。

    聂风,步惊云的名号响彻武林。

    不过叶玄却知道这两人都有一个很大的隐患,聂风祖传“疯血”,使其后代子孙很容易步入魔道。

    而步惊云,身怀麒麟臂,这麒麟的血液根本不是凡人能够承受的,当年步惊云惊才绝艳,尚能够驾驭麒麟臂,只是他后代子孙,却不如他这般,要世世代代承受麒麟血脉带来的痛苦了。

    当时,步惊云厌倦武林纷争,和紫凝隐居在云州,过上了逍遥自在的日子,为了不让后代在卷入江湖之中,他隐姓埋名,改姓“云”,成了普通的樵夫,并且不再把武学传承下去。

    可惜,他不知道,没有了武道的传承,云家的子孙越来越压制不住麒麟血脉,尤其是近几代,到了每月月圆之夜,浑身上下就会长出鳞甲,半人半兽,痛不欲生,状如畜生啊!

    而到了最新一代,也就是云飞扬这一代,所有的直系子孙,个个不举,虽然现在科技发达,可以做试管婴儿,但是这在传统意义上来看,和断子绝孙没有什么区别啊!

    “大师既然能看出,求您大恩大德,救救我们云家吧。”

    云虎山跪了半天,见叶玄都没说话,还以为叶玄动了怒火,惊吓出了一身冷汗,声音更加惶恐。

    叶玄终于回过神来,扫了云虎山一眼,淡淡开口:

    “起来吧,带我去云家庄园。”

    云虎山大喜,叶玄没有拒绝,就表明缠着云家数百年的诅咒有办法破解了。

    是的,在云家人的心目中,这麒麟血脉就是世间最恐怖的诅咒,每一代云家的直系弟子,都是人不人,兽不兽,连畜生都不如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