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云州大佬
    云州大佬

    “哎呀,真是可怜你们云家了!”

    “祖上虽然是畜生,但,好歹也能生个小畜生!”

    “可惜,这一辈,要断子绝孙喽!!”

    叶玄眼神之中透着怜悯,一副你不举,你断子绝孙,本尊原谅你的模样。

    “噗~”

    云飞扬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捂着胸膛,眼神之中闪烁着滔天杀意。

    “小子,你完了,我要你死,你哥死,你妹死,你姐死,你全家都死!”????“我要一点点剁碎了你,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闻言,叶玄哈哈一笑,拍了拍小心肝:

    “啧啧,果然是个变·态啊!没关系,生理变·态,自然会造成心里变·态,所以,本尊决定……原谅你。”

    “噗!”

    云飞扬咳了一口血,面如缟素,忽然,包厢外传来了脚步声,他神色大喜,望着叶玄,双眸之间充斥着狰狞之色:

    “小兔崽子,你完了,我爷爷和老爹都来了,今天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厢房众人听见云老爷子来了,都深深为叶玄捏了一把汗。

    不过是惊喜的汗水!

    “终于有人来惩治叶玄这个装逼犯了。”

    “mmp,骂人家祖祖辈辈是畜生,换了我,也要杀他全家啊!”

    “辱人祖宗,必遭天谴啊!”

    “云老爷子戎马半生,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叶玄这小子,今天要完蛋了。”

    楚江川狂喜,盯着叶玄就像看一个死人:“让你装逼,这下子踢到铁板了,在真正的大人物面前,捏死你就如同捏死蚂蚁。”

    唐清雅松了一口气,心里暗道,乡巴佬,再见了,本姑娘终于不用为婚约发愁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张俊生悔恨交加,都怪自己逼老大来,否则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老大,你快跑吧,云家来了,你根本扛不住。”

    叶玄挥了挥拳头:“沙包大的拳头你见过嘛?”

    张俊生点点头。

    叶玄又道:“那宇宙大的拳头你见过嘛?”

    张俊生摇摇头,心里纳闷,难道老大真的疯了,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叶玄背负双手,淡淡地说道:

    “我的拳头是这个宇宙最大的,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技巧都是放屁。”

    “所以,圆滑,世故,贵人扶持,都是弱者的手段。”

    “对于强者来说,只有拳头,不服,就揍到你服,还不服,揍死为止!”

    叶玄平静地述说道,弱肉强食,本就是宇宙之间唯一的真理。

    张俊生一拍额头,完了,完了,老大彻底疯了,都开始说起骚话来了。

    ……

    ……

    门外,一群人浩浩荡荡。

    当先一人,头发已经花白,但是步伐矫健,精神矍铄,身上弥漫着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令人不敢直视。

    老者从容不迫地向厢房走来,身上带着淡淡的威严,忽然,眼神泛起一抹惋惜,叹道:

    “可惜了,没有找到叶大师,这次老朽能大难不死,多亏了叶大师出手。”

    老者正是云虎山,上次在滇池,叶玄轻轻吐了一口气,不可一世的梅超锋便化为血雾,现在想来,他仍然心有余悸。

    这次,云家特地选了良辰吉日,举行家族宴会,就是为了去去晦气。

    “唉!可惜请不到叶大师啊!”

    云虎山幽幽一叹,声音里透露出浓浓地遗憾。

    “父亲,我们已经得到消息,您说的叶大师貌似在昆市一中上学,要不我们这就叫他过来?”

    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花衬衫红西装绿领带,一副怪蜀黍的模样,他叫云潮,是云家老二,也是云飞扬的老爹。

    听了云潮的话,云虎山眼睛一亮,模样极为虔诚和恭敬:

    “叶大师是说叫就能叫的?改天,老夫要亲自登门拜访!”

    “是是。”云潮点点头,心下却不以为然,认为是自家老头在夸张,吹口气,就能杀人?别逗了!三岁小孩儿都不信。

    ……

    两人走进厢房,却见到云飞扬半蹲在地上,捂着胸口,脸色痛苦,周围还有血迹。

    瞬间,云虎山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作为云州大佬的气势,汹涌澎湃般笼罩住整个厢房,锐利的目光扫射众人:

    “谁?到底是谁?竟敢动我云家的儿郎!有种给老朽站出来!”

    “爷爷,你要为我做主啊!有人咒咱们云家断子绝孙!”

    一边说着,云飞扬擦着嘴角的血迹,模样甚是凄惨。

    唰!

    云家大大小小几十口人脸瞬间便绿了。

    咒人家族,断子绝孙!

    太狠了,太恶毒了!

    云飞扬还不解恨,咬牙切齿道:“爷爷,那人还说咱们云家祖祖辈辈都是畜生!”

    “可恶!”

    听了孙子的话,一股狂暴的气息从云虎山的身体散发而出,整个厢房的气温瞬间下降了两三度。

    “敢诅咒我云家!该五马分尸!”

    “敢侮辱我祖上!该千刀万剐!!”

    “是谁?出来受死!”

    看到自己的爷爷发怒,云飞扬脸上闪烁着浓浓地狂喜和凶残,盯着叶玄的眼神,如同毒蛇一般:

    “爷爷,就是他!你快废了他,宰了他,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完了!

    叶玄这下彻底完了!

    厢房里的同学,大多都是塑料情谊,此刻,看着云老发怒,一个个幸灾乐祸起来。

    “云家主,就是他干的!是他抢了你们的厢房!他还咒骂云家!”

    “对对对,云家主,不管我们的事,都是他逼我们来的。”

    “云家主,你快把他千刀万剐了。”

    尤其是楚江川叫得最欢最恶毒。

    “去你奶·奶的。”

    云虎山发怒了,气冲冲地冲了过来,将近七十的人,步伐稳健,不愧是戎马半生的军旅之人。

    “对,就是这样,冲过去踹死他!”

    楚江川兴奋地鼓起掌来。

    “嘭!”

    一声沉闷的响声过后,厢房里传来了痛苦的哀嚎声,

    “哎呦,哎呦,疼死我了,云家主,你打错了,是他,是他诅咒你们云家的。”

    楚江川指着叶玄,眼眸里泛起充斥着浓浓地恶毒和怨恨。

    “妈卖批,老朽踹的就是你。”

    云虎山老当益壮,双腿重重地踩在楚江川的脸上,可怜楚大少,又被踩成了猪头!

    偏偏踩他的还是云州大佬,他连哼哼都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