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断子绝孙【求推荐】
    断子绝孙

    “哇!那可是云家小少爷啊!听说云少长得俊朗非凡,我要是能嫁给他,死了都值!”

    另一个姑娘讥讽起来:“切,云少能看上你?我听说云三少眼光奇高,从来不亲近女色,尤其是美女,越漂亮的女子他越讨厌!”

    这话让无数自以为自己很美的姑娘,大为失望。

    云家直系一共有三位少爷,都长得俊朗非凡,但让无数少女失望的是,这三位少爷均不亲近女色。

    老大云飞龙有美女坐怀而不乱,可媲美古之柳下惠的贤明!

    老大云飞虎,据说有美女小姐姐脱光光,他看都不看,心性可媲美高僧大德。

    老三云飞扬就是当世佛陀,万千少女,莺莺燕燕,从不正眼瞧之。????“你们啊!”一旁的牛莉莉忽然露出了不屑的笑容,“要我说,当不了云少的情妇,难道还做不了云少他妈嘛?”

    “云少他爹至少四十多岁了,就喜欢咱们这种学生妹,其实勾搭中年大叔也蛮刺激的。”

    一句话,整个厢房的少女都激动了。

    叶玄暗暗摇头,现在的某些小姑娘啊,拜金思想可真够严重的。

    众人正吃着,忽然,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来人怒气冲冲,空气中充斥着一抹煞气。

    “混账东西,连我订的厢房也敢抢,你们是不是活腻歪了?”

    来人正是云家三少云飞扬,人如其名,飞扬跋扈,骄纵不可一世。

    他也确有这样的资本,云家雄霸滇南,虎视云州,云飞扬有云家铺路,未来从商从政,都是青云直上,一片坦途。

    “兄弟,你谁啊,我们可是老板亲自请过来的。”张平皱着眉头,若不是这帅气青年衣着华贵,他恐怕都要动手了。

    “哼,本少就是这里的老板,你们特么给我滚!”

    英俊青年嚣张至极,食指指着众人,眼神霸道。

    张平脸色微微一沉,语气不善地说道:

    “小子,这间厢房是我们先来的,也是酒店的老板请我们来的,现在,请你立刻离开。”

    “妈卖批的,给脸不要脸。”

    英俊青年一巴掌把张平抽翻在地,双眸扫视包厢,充斥着浓浓地狂傲之色:

    “莫说这间包厢我早都订下了,另外,整个酒店都是我们家的,识相的,就**的全给我滚,要不然,等我家老爷子来了,打断你们的狗腿。”

    霸道嚣张,无法无天!

    云家是万希顿酒店第二大股东,又是本地的地头蛇,说是这里的老板也不为过。

    这时,楚江川抬头,瞥见来人。

    “嘭”地一声,站了起来,脸上惊骇欲绝,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额头滚落,战战兢兢地叫道:

    “云三少爷!”

    唰!

    轻轻一句话,整个厢房一片寂静,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尤其是张平,脸色狂变,双眸充斥着浓浓地惊恐,腿一软,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三少爷,我有眼无珠,不识真龙,您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啊!”

    云飞扬再次一脚,重重踏在张平的脸上,望着楚江川,玩味道:“你认识我?”

    楚江川屁颠屁颠地凑上去:“云少,我是楚江川,楚天雄是我爹啊!”

    “是他?”

    云飞扬眼睛里闪过一抹轻蔑,一巴掌狠狠地甩在楚江川的脸上,怒斥道:

    “好大的胆子,就凭楚天雄你也敢抢我云家的厢房?谁给你的勇气?是梁·静茹嘛!”

    楚江川捂着肿胀的脸,委屈极了,忽然,他眼神疯狂地望着叶玄,怨毒道:

    “云少,都是他,是他抢了你的厢房,和我们没有关系啊。”

    哼,叶玄,我让你狂,惹了云少爷,有你好看!

    张平像狗一样爬了过来,直点头:“对对对,云少,都是他逼我们的。”

    “云少爷,都是这个叫叶玄的家伙,是他要抢这个厢房的。”

    “他还说只有最尊贵的人才配使用这个厢房,他根本就没把云家放在眼里。”

    面对云少爷的怒火,人人自危,此刻,同学之间的塑料情谊,不堪一击,大家都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

    而叶玄却仍慢悠悠地喝着小酒,似乎威风凛凛的云少爷,在他眼里,如空气一般,

    云飞扬的脸色阴沉地快要滴出水来,眼神充斥着腾腾地杀气:

    “小子,敢占我云家的厢房,你有点狂了。”

    “你错了。”

    叶玄饮尽最后一杯酒,慢悠悠地站起来,玩味道:

    “我不是有点狂,我是狂上天了。”

    滋!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少年脑子秀逗了?敢在云少爷面前装逼!

    哈哈!

    楚江川没忍住,一下子笑出声了,叶玄啊叶玄,这可是你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了。

    “你…你简直在找死!”

    云飞扬脸色大变,目光中喷射出愤怒的火焰:“小子,你特么完了,惹上我们云家,我要打断你的狗腿,让你这辈子只能爬着走!”

    叶玄眼神闪过一抹戏谑,轻笑起来:

    “你应该庆幸你是个不举之人,不然凭你那句话,本尊便灭你九族。”

    所谓天有残缺,不举之人心里自然有些扭曲,叶玄倒可以原谅。

    纳尼?

    不举?

    众人一愣,云飞扬的脸瞬间绿了,这是他心底最大的秘密,也是最痛的伤疤,他谁都没说过!

    “你…你怎么知道?”

    世人都道他眼光奇高,再国色天香的女子都瞧不上,殊不知,只能看,不能吃,越漂亮的女子越让他痛苦。

    有人说他大哥是柳下惠,狗屁,他大哥就是阳痿。

    有人说他二哥是高僧大德,狗屁,他二哥还是阳痿。

    有人说他是当世佛陀,狗屁,他也是阳痿啊!

    叶玄抓起桌上的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笑眯眯地说道:

    “我不仅知道你不举,你大哥不举,你二哥也不举。”

    “我还知道你老爹是畜生,你大伯是畜生,你二叔是畜生,你爷爷也是畜生,你太爷爷更是畜生,你全家祖祖辈辈都是畜生!”

    本尊一眼,便可观你九代气运,天上地下,有何不知?

    轻飘飘地几句话,却重重地砸在所有人的心里。

    疯了,疯了!

    叶玄得了失心疯,竟然敢侮辱云家。

    云老爷子德高望重,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将其剁碎了,扔到滇池里喂鱼。

    楚江川心中大喜,唐清雅摇摇头,望着叶玄如看白痴。

    萧初晴急了,下意识地抓着叶玄,怒吼起来:“叶玄,你疯了嘛!你不要小命了。”

    叶玄惊奇地望着萧初晴:“怎么,你在关心本尊嘛?”

    萧初晴脸一红,气得直跺粉足:“我会关心你?我是不想看着你白白找死。”

    闻言,叶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呵呵,没有人能让本尊死,老天爷都不行。

    此刻,云飞扬被人当中揭了短,还被侮辱祖先,目光中充斥着浓烈的怨毒,嘴角浮现着嗜血的笑容:

    “你、你敢侮辱我们云家,小兔崽子,我要打断你的狗腿,我还要废了你的双手,把你泡在酒坛子里,当人猪!”

    叶玄笑得更加畅快,眼神怜悯,如同在关爱一个智障儿童。

    “哎呀,真是可怜你们云家了!”

    “祖上虽然是畜生,但,好歹也能生个小畜生!”

    “可惜,这一辈,要断子绝孙喽!!”

    ……

    ……

    求推荐了,各位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