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废一个人
    废一个人

    董黎的私人办公室内。

    “说吧,叫我来什么事?”叶玄瘫坐在旋转椅上,打了个哈欠,刚才写字太耗费精神力了。

    董黎老脸上堆起讨好地笑容:“叶同学,你这幅书法简直就是万古精品,可以让我拿回去观摩几天么?”

    叶玄无所谓道:“你要是喜欢,送给你又怎么样?只不过是随手涂鸦地拙作而已!”

    他写的字,对别人来说是绝世神帖,对他而言,信手而书,又算得了什么。

    “这……如此无价之宝,这样真的好么?”董黎很心动,很想要,但是这幅字帖的价值难以估量。

    他一个老教授拿了,不就是收受学生贿赂了么。

    而且这贿赂比万两黄金还值钱。

    要是算成钱财的话,枪毙都不为过。

    叶玄一笑:“一幅字而已,权当我送你瞻仰学习了!”

    要是别人说我送你一幅字,让你瞻仰学习,提高书法水平。

    估计,董黎立刻就让他滚。

    但是,叶玄真的有这个才华,这绝世神帖,自创字体,古今第一。

    果然,董黎毫不犹豫,跪倒在地:

    “求先生收我为徒!我愿拜先生为师,垂听先生教诲!”

    艺术之路,不分长幼,达者为师。

    老师赐予学生作品,让学生瞻仰,临摹,学习,这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作为活了无数岁月的老怪物,想要拜他为师的人太多了,所以这极为不和谐的一幕,他坦然接受了。

    太多人沉迷于他的绝世武学,但是少有人痴迷他的无双书法。

    所以,叶玄也非常高兴,有人愿意传承自己的书法,自立一派,开枝散叶,倒比他当年收下孙悟空为徒还要开心。

    这可能就是半个文人习性。

    从今天起,论书法,叶九玄当为古今第一人!

    叶玄点点头,并没有觉得有半点不妥:“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叶九玄的弟子,这幅字帖就送于你,我离书叶体的精髓都在这幅字帖当中。”

    董黎恭恭敬敬地接过字帖。

    “那……学生就却之不恭了。”

    董黎心头狂喜:“这幅字帖,我回头就找人精心装裱起来,当做传家宝,世世代代传承下去。”

    叶玄说:“你随意,不过,本尊收徒可马虎不得,你现在只是记名弟子,将来行了拜师礼,才算正式弟子。”

    “应该,应该。”董黎没有半点不满意。

    “那我先回去睡觉了,有点困了。”叶玄拍拍屁股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董黎望着这幅绝世神帖,立刻派人去订做了最精美的装裱画框。

    他要亲自装裱,用最好的材料,这样才能对得起这幅绝世书帖。

    ……

    ……

    话说离开教室的楚江川失魂落魄。

    “这个该死的混蛋。”

    他的眸中泛起无穷的怨毒神色,一拳重重地砸在墙壁上,鲜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楚江川家室优渥,含着金汤勺出生。

    家族对他寄予了无限厚望,锦绣河山,前程似锦。从小养尊处优,所见所闻都是鲜花、掌声和赞美。

    什么时候竟然受到这样的侮辱,简直太可恨了。

    “书法第一!哼,书法第一怎么样,得罪了本少,要你好看!”

    似乎想到了什么,楚江川嘴角泛起一阵阴笑,快步向校长办公室走去。

    咚咚咚!

    当他敲了敲校长办公室的大门,而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原来是楚大少。”秦奋客气地站了起来。

    楚江川内心不忿,咬牙切齿道:

    “秦校长,叶玄这种学生简直就是败坏我们学校的风气,你怎么还不开除他!”

    纳尼?叶玄!

    提到这个名字,秦奋就觉得蛋·蛋疼。

    “不可能!”此刻,他也顾不上楚江川背景不凡了。

    好歹他也是一校之长!

    叶玄现在可是小英雄,如果他开除了叶玄,被媒体记者知道了,一定会抓住不放的,最后冠上包庇王国栋的罪名,明天就会被开除公职的啊!

    “叶玄同学,品学兼优,是我们昆市一中最优秀的学生,诺,报纸上都报道了,这样的学生如果被开除了,我们学校会成为笑柄的。”

    楚江川瞄了一眼报纸,果然标题对叶玄大吹特吹,高考还能加二十分呢。

    他更加愤愤:“秦校长,如果我一定让你开除叶玄呢。”

    秦奋一拍桌子,声音越发激昂:

    “这里是学校,我是校长,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好!秦校长我记住了,这件事情我回头会和我爸爸说的。”

    楚江川闻言,脸黑如碳,气呼呼地冲出了校长办公室。

    “岂有此理,老东西,给脸不要脸。”

    他怒吼了一声,却无可奈何。

    秦奋毕竟是一校之长,就算他父亲,也不会为了这种小事,直接开除校长公职的,影响不好。

    “哼!不就是会写两个字么,那我就把你的手废了,让你写。”

    楚江川的面现狰狞,眼神泛起浓浓地恶毒。

    ……

    “川哥,你说怎么做?”

    武术队的队长杨凯问道。

    楚江川请他废一个人,他想也没想便应承下来了。

    楚江川能量巨大,曾经帮过他几个忙,人情往来,相互利用,况且,他并不愿意得罪对方。

    “狠狠地打,其他无所谓,但是一定要废了右手,终生残废!”楚江川恶狠狠道,让你今后再也写不了字!

    武术队的人都吸了一口气,这谁啊,竟然得罪了楚大少!

    活该倒霉!!

    “好,没问题!那个人现在在哪?”杨凯应承下来,废一个人,这种事可大可小,而他们武道部这么多人去,法不责众,何况楚大少的势力不是吃素的。

    天塌了,自然高个子顶着。

    楚江川:“就在一楼的厕所。”

    他派小弟张平偷偷跟着,确信无疑。

    远处,楚江川和张平张望着。

    “听说那小子会点功夫?”楚江川阴沉着脸。

    张平巴结道:“楚少,您放心,他就算能打,武道部那么多人,他能打几个?”

    “也是。”

    楚江川阴森一笑,此刻杨凯已经走进了洗手间,他等着看叶玄右手被废凄惨无比的模样。

    洗手间里只有一个人,站在深处,背对着杨凯。

    “这位就是得罪了楚少的小崽子。”

    杨凯嘀咕了一声,冷笑着向那人走去,不过距离越近,一股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浓烈,这背影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猛地一惊,这道背影渐渐地和他脑海中,那道无比彪悍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