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千愁万绪,故人永不忘!
    董黎连连称赞,每说一句,楚江川的脸色就黑一分,现在已经成了猪肝色。

    萧初晴一双美眸迷离地望着叶玄,异彩连连:

    “没想到叶玄竟然还会书法,我虽然不懂,也能看出是极佳的。”

    况且,董黎作为书法大家,他都如此说了,那恐怕叶玄的书法真的境界很高了。

    楚江川脸色大变,眼眸中似乎爬满了不甘心。

    “这……怎么可能!”

    他的书法造诣很高,自然能看出,叶玄的书法境界已经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地步。

    如果说他刚才写的那副字勉强算上等末流,堪堪进入精品的境界。

    那么叶玄的书法,算得上古今第一,盖世无双!

    此书法字帖一经出世,震古烁今,可引起书法界大地震,让上古先贤作古西风。

    怪不知道叶玄竟然如此狂妄!

    可以睥睨天下,竟敢小视群英!

    原来,他是有这个资本,有这个才华的。

    然而,这一切才刚刚开始,美酒刚刚下肚,叶玄豪兴不减,再次提笔,

    想当年万里山河,逍遥纵横,酒入豪肠,不知不觉间,化作三分剑气,七分月光,挥毫之间,就是一个江湖盛世。

    不觉间,他想起千年前,太湖边那道清冷的倩影,你我相约红尘,却让我苦苦追寻而不可得!!

    为何?

    似乎已经几千年过去了,却又好像发生在昨天。

    一滴泪水滴落,晕开了浓浓地墨汁。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相思入骨。

    有道是,“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可这千年过去了,山河变色,日月换了新颜,故人难忘!

    故人难忘!!

    再提笔间,那三分柔情、七分断肠,落于纸端。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三杯两盏残淡酒……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怎一个愁字了得?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胸中有千千愁,眸中有万万恨,此刻尽在笔尖,在这宣纸之上晕染开来。

    千愁万绪,一声呜咽:

    山河破碎,故人永不忘!

    ……

    ……

    “这……这是什么?”

    此时此刻,就连董黎都吓趴下了。

    因为。

    此刻,叶玄的书法竟然不同于世间任何一个派别的书法。

    我们知道,书法一道带有强烈各人风格的作品,我们通常冠以“什么体”。

    比如颜真卿的书法叫做颜体!柳公权的书法称为柳体。

    近代,敢称体的也就是毛体,豪放逸达,不拘一格。

    但是叶玄的书法不单单是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甚至不能用“叶体”来赞誉。

    他之风格,不是草篆,绝非行楷,更不是隶书,竟然是三千年不曾闻之奇书!

    自成一派!!

    “这书法竟然感觉带了一层仙气,浩浩乎不可直视,每一个笔画均玄妙难言!”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然而,这似乎仅仅只是一个开端,越来越多的人被叶玄的书法吸引,

    细看之下,只觉得一腔惆怅,满腹心事,悲悲切切,竟然不能自抑。

    甚至有的人已经放声大哭起来。

    座中泣下谁最多,董老先生青衫湿。

    叶玄的书法好像自带一层离愁,董黎活了大半辈子,生离死别,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了。

    他想到出生没多久,母亲临走前拉着他的手,让他照顾好弟弟妹妹。

    他想到那个年代饿死的小妹,被下放到牛棚里自杀的大哥,他想到前些年走了的父亲。

    好像这幅字写出了他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别离暗恨。

    “月有阴晴月缺,人有悲欢离合。”

    不知道是谁微微感慨了一声。

    整个教室一片沉默。

    自古叙离愁,此书法乃五千年之巅峰也!

    萧初晴呆呆地望着这一幕,叶玄的书法让她震撼,然而在这书法之下掩藏的那一丝悲鸣,更让她心狠狠地触动。

    不知不觉,她对于叶玄的印象悄然改变。

    她不知道叶玄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怎样悲欢离合。

    但是,这一刻,这绝世风采,让她迷醉!

    终了,有掌声寥落,片刻,响彻满堂!

    楚江川的面容漆黑如墨,失魂落魄,哪还有刚才半分骄傲!

    董黎激动地再也顾不上其他,握着叶玄的手,胡子抖动:

    “这……这简直是天人之书,叶同学,这到底是什么书法?”

    “离书叶体!”叶玄淡淡说道:“乃我所创,取万家之长,相思为骨,离愁作体,成就我书道巅峰!”

    漫长的岁月里,没有人比他更害怕离别,没有人比他更明白离别的意义。

    因为一个转身,再回首,故人都不在。

    “离书叶体!离愁之书,癫狂之体!”

    董黎似乎入了魔,嘴角不断喃喃自语,眼神炙热地灼灼地盯着这幅画。

    良久,他才宣布:

    “这次书法比赛,叶同学以自创书法离书叶体胜!”

    楚江川黑着脸,没有说话,显然不能接受自己失败的事实。

    见识到了叶玄惊天地泣鬼神的书法,

    从今以后,

    恐怕,他再也提不起半分执笔的信念。

    道心已破!!!

    班级上的同学也从悲伤的情绪中清醒过来,他们看不懂书法的好坏,只是知道叶玄的书法能让他们触景生情,而楚江川的徒有其形,未得其神。

    “怎么你还不服?”叶玄眸中泛起威严:“我说让你换一个,不想打击你,你非要和我比书法!!”

    楚江川生来骄傲,闻此言,眼前一黑,双腿一软,似乎就要跌坐在地。

    终于,“噗嗤”一声,一口老血喷了出来,神情黯淡:

    “老先生,学生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唉!”

    看着楚江川离去的背影,董黎微微一叹,“楚江川的道心算是破了,恐怕以后再也不能提笔写字了,就算提笔,也注定缺少了一往无前的气势了。”

    叶玄摇摇头,没有半点怜悯:“这人心胸狭窄,就算我不打击他,他也注定不会有什么建树的。”

    “也是。”董黎叹了一口气,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课自然上不下去了。

    教室里的一众学生看到楚江川极为不甘心地背影,就如同哑巴一样,呆呆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们没想到叶玄的才学如此之高,就连他们最敬爱的学术大师董黎都夸口称赞。

    难道叶玄真的是天纵之才,年纪轻轻就达到了书法的最高境界?

    当然很多人是不信的,叶玄优秀是优秀,但也不一定比得上古代名家,或许是董黎老先生看到叶玄年轻,生起了爱才之心。

    不过,不管怎么说,很多人想起刚才还对叶玄的嘲笑羞辱,脸不禁红了。

    什么叫做打脸,这才叫做真正的打脸啊。

    ……

    感谢裂天书友300书币的打赏

    感谢裂天书友300书币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