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锦绣河山,日月星辰
    墨是徽墨,最顶级的龙香御墨。

    纸是徽宣,正宗宣纸,纯手工捞制。

    笔是紫毫,徽州出产的野兔毛,笔挺拔尖锐,弹性冠绝天下。

    砚是端砚,四大名砚之首!

    楚江川虽傲,对于董黎这样的学术名家还是很敬重的,至少表面很敬重。

    弯腰致谢之后,提笔挥毫。

    少顷之后,笔落书成。

    他擅长草书,书法一道,草书最讲究机缘和天赋。

    他临摹地是有天下第一草书之称的怀素“自叙帖”。

    “下笔错落有致,张弛有度,只是还有些拘泥,虽没有达到收放自如,浑然天成的境界,但也算得上一等草书。”

    董黎满意点点头,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能有这等火候,当今世界,已是不多见了。

    遥望今古,哪个书法名家不得有几十年的精研?

    众人啧啧惊叹!

    都是青年学子,华国人自古崇敬文人。

    士农工商!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楚江川好帅啊!这字下笔如有神,太酷了。”

    “楚江川同学果然是咱们学校的校草啊。家世好,学习好,长得帅,还这么有才学!”

    “这个新来的真讨厌,打老师也就算了,竟然敢挑战楚江川同学,还这么装逼,看楚江川同学怎么教训他!”

    众人议论,似乎叶玄败局已定。

    在叶玄看来,众人啧啧称赞的字,不过就是邯郸学步,幼童涂鸦!

    差到不忍直视。

    “你可知道书法最高境界是什么?”叶玄随意问道。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书法一道,怎么可能有最高境界?

    王羲之号天下第一行书,誉为书圣,草书却也比不上张伯高,楷书不如赵孟睿挪摺11乘靥熳葜牛仓豢淇诓菔槲匏?br />

    苏东坡文章华美,词大气磅礴,诗别具一格,但是和柳永、秦观的婉约风格比起来,也不能说谁高谁底。

    自古以来,就是各家皆有所长,哪有什么最高境界。

    叶玄轻笑道:“那是你没有早遇见我,我的书法就代表最高境界!”

    ——

    瞬间,整个教室哗然。

    哈哈,

    随即,笑声不绝于耳!

    “这家伙是牛魔王转世吧,除了吹牛逼什么也不会?”

    “我去!论吹牛逼,昆市一中我只服这位转校生。”

    “我估计吹牛逼吹的太厉害,在以前的高中混不下去了,才来咱们学校的。”

    “能把吹牛当成一项事业的,古往今来也就这么一位了。”

    唐清雅已经麻木了。

    后面的萧初晴同样无语,小声嘀咕:

    “死叶玄,你不吹牛能死啊,中国历史三千年,书法大家也不过那几人,王羲之、赵孟睿乘兀判裾饪啥际谴碜鸥骼嗍榉u尼鄯澹阏趴诒湛诰脱谷思乙煌罚绞焙蚰阍趺聪绿o。 ?br />

    “上次在帝皇ktv玫瑰姐怎么没有废了他?”

    和叶玄有过接触的王启超、牛莉莉等人暗暗疑惑,不过面对叶玄的大话,他们也已经捂着肚子,笑弯了腰。

    “尼玛!真tmd太好笑了。我看他连书法都不懂吧。”

    “确实,书法鉴赏需要极高的审美能力,从小培养!而且要花销不菲,就他这个样子的,一看就学不起书法,只会吹吹牛罢了!”

    两人一唱一和,三言两语惹得众人再次讥笑起来。

    叶玄不为所动,古井不波的脸上闪烁淡然的光芒。

    朴素的衣着下一股缥缈出尘的气质透体而出。

    这一刻,他仿佛换了一个人。

    “你倒是写啊!”楚江川气焰滔滔!

    “今天写不出来就给我滚出去。”

    “这个班级不欢迎骗子学生。”

    叶玄眼眸低垂,淡淡扫过桌面焕然一新的宣纸,眼皮微微跳动,大手一指:

    “你,笔墨伺候!”

    他眼神清澈如朗月,浩瀚若星空,里面似乎蕴含着滔滔江湖,无限山河。

    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的口吻,霸道,强势!

    “哼,狂妄的家伙,竟然敢使唤本姑娘!”

    萧初晴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知为何,竟然没有太大反感,好像叶玄本该就是这样的。

    他是降落人间的谪仙人!

    这盛世华盖,无限山河,不及他蹁跹的眼眸。

    似清风过堂,如朗月昭昭!

    叶玄如那高洁之士,道尽傲然风骨。

    萧初晴看呆了,不由自主应了一声。

    添香,素手磨墨。

    楚江川冷笑连连,装!你可劲儿装吧!

    叶玄看着这上好的文房四宝,墨香洋溢,内心泛起微微波澜。

    不知何时,他的手上多了一古朴的坛子。

    尘封千年的美酒。

    一旦开坛,香飘万里。

    这是百年佳酿西凤酒,佳酿中的极品!

    “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遥想太白风姿,叶玄有些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他的思绪飘飘荡荡,眸中仿佛有一把剑。

    “笔来!”

    一声轻喝,笔如剑,龙蛇信走,下笔如有神。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

    既然是写草书,就要写出三分豪气、七分狂妄!

    当年,敢上青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

    九玄天尊何等的风采卓绝,意气风发!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笔随心动,下笔如舞剑。

    他的身体漾起一层又一层的剑气,带着万古凌霄的浩然之气,迸射出最灿烂的华章。

    恍似锦绣河山在我笔中,日月星辰照亮我心。

    浩瀚磅礴之气,排山倒海般席卷整个教室。

    笔落惊风雨,满堂皆惊!

    “这是……书法?”众人呆呆地望着宣纸上的字。

    他们的脑海里冒出了四个字:鬼斧神工!

    除了这四个字,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些字可以描绘这幅字。

    不,这是幅艺术品。

    如果说楚江川的书法他们还能勉强地说出优缺点,那么叶玄的这幅字,已经不能用语言来形容了,远远超过他们所能想出的赞美词语。

    “潇洒写意,浑然天成,磅礴之气,远远超过古人啊!!!!”

    董黎本身就是书法大家,此刻,看着叶玄挥毫,脸色一变再变:

    “这笔画连绵,恍似山河大地阡陌纵横,比星辰更加闪耀,比·日月更加灿烂,就是怀素、张伯高亲至,恐怕也要黯然失色了。”

    “没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这样的书法,真可谓是荣幸之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