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抬头望,苍天饶过谁
    “叶玄,从今天起,你被开除了!”

    秦奋校长一锤定音。

    台下默然。

    唐清雅冷笑。

    萧初晴窃喜。

    萧妃儿啜泣。

    王红娟得意,一众老师长舒了一口气,打老师的学生,不管什么理由,老师们都不爱待见。

    忽然,被打者爆发了。

    “开除叶玄?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王国栋爆发了,抓住年级主任王红娟的手,声嘶力竭地喝问起来。

    他以为只是让叶玄做个检讨而已,没想到直接开除了,如果叶玄怀恨在心,向警察举报了,那他这辈子的前途算是毁了,还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王主任,你别激动,这是学校所有老师商讨出来的结果。”王红娟安慰起来,

    “叶玄下手这么重,开除都算轻的,你如果不满意,还可以向警察署告他!”

    一提警察署!

    王国栋腿一颤,瘫坐在地,两眼无神。

    ……

    秦奋根本没有注意王国栋的反应,此刻义正言辞道:

    “叶玄,关于你被开除这件事,你本人可有意见?”

    他好歹是一校之长,叶玄公然打老师,影响极其恶劣,即便他是萧家送来的转校生,也不能姑息。

    说白了,还是萧家的面子不够看。

    “呵!”

    叶玄龙行虎步,趾高气扬走到话筒前,不可一世地说道:

    “校长秦奋,大辣鸡!”

    “年级主任王红娟,超级辣鸡!”

    “训导主任王国栋,超超级辣鸡!”

    叶玄只说了三句,三个人的脸瞬间绿了,全校师生听得傻眼了。

    哗!

    举世哗然,片刻,很多学生觉得血脉喷张!

    叶玄,一介书生耳,却敢站在高台之上,当着全体师生的面,骂校长,骂训导主任,骂年级主任!

    这是多少学生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而叶玄敢为天下先!

    萧初晴呆若木鸡:“疯了,他果真疯了。”

    唐清雅冷笑:“破罐子破摔嘛?”

    叶玄毫不理会众人的反应,对着话筒朗声说道:

    “秦奋,身为一校之长,纵容包庇,是非不分,黑白不明,当真是教育界的耻辱。”

    “王红娟,公然侮辱学生,不问是非原因,就断言本人乃社会渣滓!因为打老师,所以我就是杀人犯,卖国贼!这是什么歪理,这样的人枉为人师!”

    “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而王红娟没有半点师德,心胸狭隘,不配当老师,更不配做年级主任。”

    叶玄曾为帝师,地位尊崇至极,作为老师,首先要是非分明,善恶心中有杆秤,其次要严己宽人,对待学生要如春风化雨般谆谆教诲。

    叶玄只担任过一任帝师,却也培养出了汉武帝这样英明神武的王霸之君。

    “至于训导主任王国栋,那就是个人渣,打死他都不为过!”叶玄斩钉截铁地说道。

    秦奋和王红娟气得头顶直冒青烟,他们虽然开除叶玄,但也希望听到叶玄做一番坦诚的检讨,之所以如此大动干戈,就是想让全校的学生都认识到,

    打老师没有好下场。

    哪能想到,叶玄没有半点悔过之心,还当着全校老师的面,连校长一起骂。

    就在这时,学校门口忽然传来了警笛的声音,师生们都愣住了。

    “警察来了?”

    “难道是来抓叶玄的?”

    “是了,再怎么说,打人是不对的。”

    唐清雅下巴快翘上了天,让你拽,没有我唐家帮你,看你怎么办。

    “趴!”

    王国栋听到警笛响的那一刻,直接瘫倒在地,裤裆上汩汩冒出黄汤,瞬间骚气冲天。“完了,全完了。”

    很快,警车停在了广场前,跟着警察叔叔一起来的还有无数个手拿长枪短炮的记者同志。

    “靠,记者、电视台、新闻媒体都来了,叶玄玩大发了。”

    萧初晴忽然有些同情叶玄,她虽然不待见叶玄,却也不忍心让他坐牢。

    记者同志如蝗虫过境,扛着跑的比警察叔叔还快,以刘翔百米跨栏的速度把王国栋包围起来。

    “王人渣同志你好,请问你为什么要猥·亵女同学?”

    “是老婆不刺激?”

    “还是小三养不起?”

    一个男记者开门见山问起来。

    其他记者毫不落后:“王人渣同志,是什么造就了你如此病态扭曲的心理?

    是童年的阴影?

    还是不幸的婚姻?

    亦或是飞扬的荷尔蒙?”

    还没等王国栋反应过来,警察叔叔已经赶了过来。

    “吧嗒!”

    冰凉的手铐拷上去,警察叔叔宣布:“王国栋因涉嫌猥·亵多名女同学,现将其依法逮捕。”

    一瞬,整个一中炸锅了!

    从校长到学生引起了轩然大波。

    “靠,王国栋看上去人模狗样,没想到竟然是个斯文败类!”

    “难怪叶玄说他是人渣,果然是人渣!”

    “警察叔叔英明!”

    “这种人应该枪毙。”

    随后,记者们采访完,王国栋便被拖走了,记者们又围上了叶玄。

    “请问叶玄同学,听说你之前暴打王国栋,你是因为发现了王国栋的罪行嘛?”

    “叶玄同学,你作为学生,是什么给了你惩治人渣的勇气?”

    ……

    【首先,麒麟说下,我为什么用调侃的方式写这两章。并不是对广大的老师有所不敬,有些老师扎根山区,支教山区,我对他们的选择表示崇高的敬意。

    但是,老师只是一个谋生的职业,我们这个社会不应该神话这个职业。大多数老师都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也不乏认真负责的好老师,但仍有相当部分的“老师”毫无师德,把学生的信任当做攫取利益的资本。

    麒麟大学学的艺术专业,我大学时候的“老师”,每次带同学出去写生,衣食住行均会吃拿回扣。本来写生一次,只需花费一千元,如果“老师”带队可能就要花费两千元。

    写生一次,空了学生的生活费,鼓了“老师”的钱包。

    我曾在大四的时候公开反对这种行为,并迫使“老师”屈服。

    百~万小!说的书友们以学生居多,麒麟写下这段话,希望各位面对不公的时候可以勇敢说出来!

    我辈之人,凭努力吃饭,靠本事生活。

    尽一分力,拿一分钱。

    朗朗乾坤,抬头望,看苍天饶过谁!

    ——周麒麟/戊戌年四月】

    最近咽喉炎加重了,每晚咳嗽,睡不着,加上手头上有好多事,我保证过了五月份,每天三四更给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