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战神秒跪
    不会记错的,

    那双修长如玉的手,

    云淡风轻的模样,

    丰神俊朗的面容,

    古井不波的气魄,

    没错!

    他就是九爷!!

    朴日天永远不会忘掉那一个夜晚,他在罗斯柴尔德家族做客,这个神秘的年轻的东方男子,突然出现,所过之处,刚才还活蹦乱跳,和你谈天说地的人一个个全部成了血雾。

    许是他是东方面孔,又或许他只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客人,青年并没有杀他。

    但是,朴日天吓尿了。

    是真正尿到了裤裆里,黄汤四溢,整个人瘫坐在地!

    青年不是人,

    是魔鬼。

    他还记得青年的眼神,太冷漠了,好像无尽的地狱,只一眼,就让人骨髓发凉,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心。

    他忘了那天是怎么走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只记得吐了很久,整个人都快脱水了,然后大病一场,差点丢了魂。

    病好之后,他动用了各种关系,查了那晚的事,才隐约打听到,这一切似乎是九玄城堡里的九爷做的。

    九爷!

    如果你在欧洲,你一定听过这个恐怖的名字。

    想到这个名字背后一桩桩、一件件的传奇,朴日天再也站不住了,脸色苍白,强忍着颤抖,向叶玄一步一步走去。

    然而周围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朴日天古怪的面容,纷纷叫嚷:

    “战神先生,快打死他!为朴补天报仇!!”

    “拜托您了,为了大寒国跆拳道的荣誉,打倒他!”

    朴补天被人扶起来,坐在一旁,脸上流露出浓浓地恶毒之色:“父亲大人,快替孩儿报仇,废了这小子!”

    可这一切,朴日天似乎都充耳不闻,他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到叶玄面前,面容闪过无比的忐忑和骇然。

    噗通一声!

    朴日天跪倒在叶玄面前,眼神带着惶恐,语气无比的尊敬:

    “九…九爷,恕罪,您千万恕罪,这些年轻人没有听过您的大名,得罪了您,您千万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大厅格外寂静,唯有风吹玻璃传来“啪啪”地响声。

    周围的学生眼珠子都快被震惊掉了。

    寒国跆拳道的战神,见到叶玄竟然秒跪!

    所有寒国社团的学生们一个个低下了头,如同霜打茄子,蔫不拉几,再也没有半点嚣张气焰。

    最惊讶的莫过于朴补天,父亲大人在他心中是战神一般的人物,现在竟然跪倒在别人面前,而且还是在华国,真是丢人丢到祖宗面前了。

    倒也没毛病,毕竟华国文化是寒国的祖宗嘛!

    夏芊芊捂住了嘴巴,双眸之间泛起浓浓地震惊之色,这怎么可能?战神竟然给叶玄下跪道歉?

    他到底什么来头?

    叶玄没说话,朴日天不敢站起来,态度更加恭敬:

    “九爷,我等有眼无珠,怠慢了您,日天在这里向您赔罪了,日后您要是来寒国,我们朴家一定用最高规格来款待您。”

    声音透着惶恐,

    语气里带着恭敬!

    “你认识我?”叶玄凝眉。

    朴日天身子一抖,接着又松弛下来,他知道叶玄没有生气,连忙道:

    “九爷,您是大人物,我们这些小人物认识您,没什么奇怪的。”

    “无趣。”叶玄摇摇头,转身,冲着夏芊芊挑了挑眉:“好了,现在,我要回宿舍睡觉了。”

    他伸了伸懒腰,亦步亦趋向大门口走去。

    步伐极为优雅,身形更是透着潇洒。

    当真有几分“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古代侠士风范。

    周围的学生们都看呆了,夏芊芊想到之前的话,更是羞愧不已,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寒国学子一个个垂着头,败退离去。

    来时有多么嚣张霸道,走的时候就有多么灰头土脸。

    这就叫做既有其因,便得其果。

    翻译过来就是逼不是那么好装的!

    “父亲大人,您可是咱们寒国的战神,为什么会怕那个年轻人?”

    朴补天咬牙切齿地说道,却没有注意到朴日天脸色苍白,整个人就如同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周围社团成员都竖起了耳朵,这也是他们好奇的。

    朴日天二话不说,劈头盖脸扇了朴日天一巴掌:“你特么知道他是谁?要不是我来的早,你们早死了。”

    “这次华国行程取消,所有人立即返回寒国。”

    ……

    “为什么?”朴补天捂着嘴,心有不甘。

    为什么!

    朴日天回忆起那一夜的血腥,声音里透着无尽的惊恐:

    “因为那个少年,他不是人,他是魔鬼!他的大名响彻整个欧洲,他只要动动手指头,你我全都得玩完。”

    ……

    ……

    “我终于知道这家伙那晚为什么没事了!”

    回去的路上,唐清雅突然说道。

    ktv那晚,玫瑰姐到场,叶玄却像没事儿人一样。

    这一直困扰着她们!

    “原来这家伙这么能打,会不会被玫瑰姐看上了?做了打手!”唐清雅笃定道。

    “嗯,一定是这样。”萧初晴咽了一口唾沫,她感觉越来越不认识叶玄了。

    唐清雅撇撇嘴:“能打有什么了不起的,终究不是什么正途,现在这个社会最后拼的还是家世、人脉、能力、交际手段。”

    “对!”

    萧初晴深以为然,叶玄虽然很帅,很有个性,但终究不是她的菜,她欣赏的还是类似于楚江川那样的青年俊彦。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萧妃儿却把姐姐拉到一边,小脸一紧,严肃地说道:

    “姐姐,我想跟你谈一谈。”

    “谈什么?”萧初晴奇怪。

    萧妃儿犹豫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姐姐,你能不能把姐夫让给我?”

    扑哧!

    萧初晴腿一软,差点给自己亲妹妹跪了。

    小姑娘很严肃很慎重很庄严地说道:

    “姐姐,你喜欢的是楚江川那样的吧?叶玄哥哥根本就不是你的菜!所以我要和你公平竞争,不对,你不喜欢叶玄哥哥,就不要阻挡我追求幸福。”

    小姑娘目光纯净,神情里透着认真。

    她不知道什么是爱,她只知道叶玄是这个夏天上天送给她的最珍贵的礼物。

    这几天,

    吃饭是他,

    喝水是他,

    上课是他,

    下课还是他,

    就连睡觉,

    闭上眼,脑海里全是他!

    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第一次有了想和一个人一辈子在一起的念头,哪怕从此一无所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