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我曾望过这万里河山
    “小兔崽子,你敢打老师?你知道我是谁…”

    王国栋抱着头,仍然威风凛凛地呵斥着,心里更是恶狠狠地想着,小子,你死定了。

    叶玄仍不解气,又是狂踹几脚。

    演讲台下,

    好多学生在心里暗暗叫好,甚至小声鼓起掌来。

    “哇塞,这帅哥好牛逼啊!”

    “她是哪个班的?”

    “这也太强横了吧!”

    “他不会是高一新生吧?不像啊,王国栋可是出了名的人狠话也多,这下子小帅哥要倒霉了。”

    王国栋恶名远扬,在昆市一中根本不得人心。

    唐清雅惊讶地望着台上的少年,清丽的眸中难得闪过一抹赞赏,不过很快又被轻蔑替代。

    “哼,蠢货,岚姨送你来上学,第一天就打了训导主任,恐怕,萧家的面子也不够看了。”

    她从萧初晴那得知叶玄被苏岚送来上学的,而萧初晴此刻恨不得上去抽叶玄两巴掌,这混蛋,一天到晚就会惹事…

    这可是开学第一天啊!

    等等,他打了王国栋,就算老妈帮他,也免不了被开除的下场。

    “叶玄,这可是你自己惹祸,怨不得别人了。”

    萧初晴秀美微蹙,她本就不愿意让叶玄来学校。

    “叶大哥,打的好!”

    “叶大哥,棒棒哒!!”

    只有萧妃儿兴奋地在那里鼓掌,为叶玄喝彩。

    而台下同学中有七八个女同学,死死地盯着王国栋被揍成猪头的模样,眼睛里泛出了泪花,甚至有位女同学激动地肩膀颤抖,小声呢喃道:

    “这禽兽,终于被打了……还不够,应该枪毙!”

    ……

    ……

    “停…停……这位同学,你怎么可以打王国栋老师,简直太不像话了。”

    和王国栋一同上台的老师,义正言辞地喝阻道:

    “说,为什么打老师?!”

    “呵!为什么?”

    叶玄轻笑一声,声音里透着铮铮激昂:

    “因为我曾见过,这盛世中华,她该是什么模样!”

    叶玄地眸中恍似一汪清泉,深不可测。

    他曾见过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的激昂,

    他也见过大汉雄威席卷万里的气魄,

    他也历经盛唐巍巍万邦来朝的繁荣,

    他也见过两宋文人士大夫的风流气韵,

    他经历大元一扫天下的豪迈,经历大明激浊扬清的铁血,也见过大清繁华盛世的余晖。

    他抬起头,用那双蕴含着华国气运,见证过五千年文明的眼眸望着王国栋,一字一句说道:

    “你可知道什么是华国?”

    “她有五千年春秋历历在目。”

    “有孔孟之道黄老之说相辅相成。”

    “祖宗曾在你背上行囊远赴他乡时,让你记得涅而不淄。”

    “先贤在你写下第一笔点横竖撇时告诉你须知存神索至。”

    “圣人在你出使海外时,和你看着这波涛大浪,叮咛你,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这才是华国人该有的气魄!看见那淌过黄沙漫漫来到都城的外国商使,你们的祖先曾为他们击缶而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我,还记得当年,路不拾遗。”

    “我,见过这瓦舍勾栏,夜不闭户。”

    “这才是华国本该有的面貌,万国来朝,威而不犯。”

    “我没有忘掉这些高尚的气节,我也没有忘掉这些赤诚的品德。”

    “这个国家和民族她值得每一个人尊重,她生而为龙,即使一朝折断掌牙,拔裂鳞片,瞎目断爪,坠入浅滩,龙依然是龙。”

    叶玄眸中两点精芒,宛如天神一般。

    这一刻,九玄天尊绝世威严显露无疑。

    “好多年过去了,她也该重回这盛世了,只是,你这等鄙陋小人,生为华夏人,当真耻辱至极。”

    叶玄的声音冰冷至极,还蕴含着一丝复杂的情感。

    女娲当年捏土造人,选中中土神州灵脉汇聚之地,凝结十方气运,才创出了华夏一脉。

    功成那天,凤鸾齐舞,万道霞光紫气腾腾,滚滚风雷齐声喝彩,金光闪过,女娲娘娘因为有造人大功德,便立地成圣。

    而西方人不过是上帝照着东方人的样子做的仿制品罢了,当时天下气运十有其九已经汇聚东方,富庶繁华之地也已被华族占领。

    无奈,上帝只能勉强用剩余的气运在蛮荒之地创造了西方异族。

    当年,叶玄和女娲兄妹相称,人类的这番模样就是女娲仿造叶玄的身形捏造而成。

    所以,叶玄对于华国一脉有着特殊的情感。

    叶玄之言,恍似从九天浩渺之上,吞吐风雷而下,嗡嗡作响,将整个大堂都震得簌簌颤动。

    一时间,台上台下,寂静无声。

    少顷,台下,

    炸了!整个大堂都炸锅了,

    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

    同学们爆发出热烈的喝彩欢呼之声。

    “这位同学好牛逼啊!”

    “厉害,厉害,这么牛逼的学生怎么从来没见过?”

    “哇,他好帅啊!”

    ……

    ‘似乎,有些低估他了。’

    唐清雅、萧初晴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个乡下来的穷小子竟然能说出这么燃的话,让同学们都听得热血。

    王国栋的脸色轻一阵白一阵,指着叶玄怒吼起来:“小畜生,你完了,你是哪个班的……”

    话还没说完,叶玄又是一脚踹了上去,打的王国栋嗷嗷叫。

    “打的就是你这个禽兽!”

    叶玄只一眼便已经看出王国栋是个无耻小人,同时已经算出这小子非礼过女同学,而且还对不止一人,干过禽兽不如的事。

    “血,啊…流血了……”

    王国栋摸了一下脑袋,血流如注,这下,他怕了,这小子就是个狠角色,根本惹不得啊。

    “同学,饶命,饶命啊!”

    叶玄停手。

    王国栋缓过劲来,爬起来,恐惧中透着愤怒,道:“我…要报警,我要让你坐牢。”

    “坐牢?”

    叶玄怒极反笑,揪住王国栋的衣领,嚣张道:“天底下还没有人敢让本尊坐牢,何况,你猥亵女同学的事情,本尊可是一清二楚。”

    轰!

    闻言,仿佛一道闪电劈在王国栋的脑海,他整个人彻底懵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突然间被人说破,就仿佛被人捏住了咽喉一般。

    “报警,你倒是快点啊,正好本尊有些话要和警察说一说。”

    “别!”

    ……

    ……

    感冒了,贼难受,努力码一章,求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