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你说你有点难追,想让我知难而退
    夜色酒吧,吧台前,

    “把你们这里最烈的酒都给我搬上来。”

    少年想醉,想大醉一场。

    当年玉奴问他:“九爷,可还有再见之日?”

    他随口答:“若有缘,千年之后可相逢。”

    他不是用千年的时间去考验爱情,而是想用漫长的时光让她知难而退。

    就像歌中唱道:“你说你有点难追,想让我知难而退。”

    谁曾想真有一个傻姑娘,从万里赶来,赴他千年之约!

    “玉奴,你好傻啊!凡人只有一世,不过百年,我又有什么值得你如此深情?”

    为何?

    竟是为何?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吧台里面妩媚的小姐姐愣了一下,看叶玄一身着装,目露轻视,估计是哪里来的高中生,被小姑娘甩了,来买醉。

    “小弟弟,我们酒吧搞活动,这是世间最烈的伏特加,酒名断肠,你要是能喝三杯不倒,今天酒水钱就免了!”

    “断肠?”叶玄轻喃:“好一个断肠!断肠之人当喝断肠之酒。”

    很快,三杯酒,色泽金黄,摆在叶玄面前。

    周边,

    “我靠,又有人挑战断肠酒了?”

    “这小伙子年轻的很啊!”

    “你猜他能抿几滴?”

    不到半分钟已经围满了客人。

    “这是……spirytus rektyfikowany!波兰精馏伏特加。因为太烈,中文名字叫做断肠。”有位顾客一边科普一边怜悯地望着叶玄。

    我滴个妈!

    这可是全世界最烈的酒,经过反复70多次的蒸馏,酒精度数96°,可以直接当医用酒精使用啊!

    “这酒也被称为“尖叫的紫衣耶稣”和“瞬间死亡!”

    “喝这个酒的时候不能吸烟,否则酒会在嘴里被点燃。”

    “我上次抿了几滴,嘴唇瞬间发麻,脱水,肚子就像被人重重打了一拳。”

    经常来夜色酒吧的人可都听过这种酒的大名,别说喝三杯,喝一口都受不了,这要真的三杯下肚,估计能当场死亡。

    台下很多人也挑战过,那次经历,对他们来说如同噩梦一般。

    吧台后面那位妩媚的小姐姐,扭着水蛇腰,娇媚道:“怎么,小弟弟,怕了?不敢喝了?”

    “怕了,姐姐就给你个忠告,下次来酒吧,别上来就要最烈的酒,你喝不动的。”

    那调酒女郎明显在激叶玄,有个好心人看不过去了,怕叶玄年轻,不服输。

    “小兄弟,别意气用事,我从酒罐里泡大的,这酒也喝不了一杯!”

    “对对,你还年轻嘛,这酒喝下去会死人的。”

    叶玄根本懒得理会这些人,他是来买醉的,当然越烈越好。

    第一杯酒,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叶玄面上泛起几抹酸楚,爱情这种东西,他活了这么久,也没看明白。

    周围的顾客看着叶玄一仰而尽,面上升起痛苦之色,纷纷叫好,此等烈酒,能喝一杯,已不是凡人,值得喝彩。

    第二杯酒,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可你为何千年不忘,情深至此,叫我奈之若何?

    叶玄满目凄怆,悲痛之色溢于言表。

    第二杯下肚,众人望着脸上泛着痛苦之色的叶玄,怔立无言!尼玛,这小子已经破纪录了吧?就是被称为“昆市酒神”的虎爷也只能喝一杯半啊!

    没想到这少年一口气干掉了两杯!

    牛!

    叶玄片刻不停,直接抓向最后一杯。

    第三杯酒,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唉!”

    他一声轻叹,俯在吧台上嚎啕大哭,

    他忆起那个在太湖边痴痴等待的清丽女子,那期盼千年的眼神如芒在背。

    他忆起那个温柔似水却又刚强倔强的女子,她曾为他写道: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他又记起南山上的绝美少女,宁愿冰封千年,只为再见他一面。

    ……

    一见叶玄,便误终生。

    其实他又何尝是冷漠冰霜的人,凡人不过百年,他只是害怕每一次痛不欲生的告别,因为害怕离别,所以才不愿意开始。

    杯莫停,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快点拿酒!”

    酒杯已空,叶玄不禁有些恼怒。

    吧台后面那位妩媚的小姐姐已经吓傻了,叶玄虽然脸色很不好看,但却没有半点醉态。

    “您…太厉害了,您是第一个完成这个挑战的人,您稍等,我这就给您拿酒。”

    小姐姐真的被震撼住了,语气不由恭敬起来,很快,又拿来几断肠酒,为叶玄倒满!

    ……

    将进酒,杯莫停!

    ……

    第四杯酒,繁星有泪,窗外的月光爬进我的眼。

    第五杯酒,旧都长安,秋阴不散,飞星雨。

    第六杯酒,霜寒雾重,带刀的少年背影模糊,

    第七杯酒,檐下少女,浓雾又湿了眼眶,

    第八杯酒,说书的人,独倚栏杆听雨声。

    ……

    将进酒,杯莫停!

    围观的群众倒吸了一口凉气,重新审视了一下叶玄,目光中多了一抹敬畏。

    不是猛龙不过江,叶玄就是一条过江猛龙啊!

    ……

    第十八杯酒,天高地阔,少女的心思有几人猜不透?

    第十九杯酒,浮生苦短,她的音容消逝于他的梦寐。

    第二十杯酒,青葱岁月,流光的脚步怎能被人追。

    ……

    所有人已经吓瘫在地,这他娘的是能喝?这尼玛是酒桶啊!

    ……

    第三十六杯酒,幽篁独坐,琴声催的枝头雨珠摇摇欲坠。

    第三十七杯酒,芳华惊艳,昙花的美总会枯萎。

    卧~槽~,这人喝的是酒,你确定不是凉白开?

    周围每一个人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他们的脸上浮现出浓浓地惊骇!

    这已经不是人了!!

    ……

    第四十八杯酒,推杯换盏,今夜你我不醉不归。

    第四十九杯酒,天涯咫尺,回眸一眼望透了千千岁岁。

    第五十杯酒,大道朝天,原谅我不能长相厮守。

    众人已经麻木了,撒花鼓掌,热烈欢迎,昆市新的酒神从此诞生了。

    ……

    ……

    “酒呢,酒呢,怎么没酒了?”

    叶玄嘶吼起来,吓得小姐姐一抖,哭丧着脸道:

    “哥,我求您了,真没酒了,要不,我们给您钱,您上对面的酒吧,祸祸他们去吧!”

    小姐姐欲哭无泪,自己怎么招惹了这么一尊大神,刚才老板已经下命令了,再让叶玄这么喝下去,就要炒她鱿鱼了。

    “也罢。”

    兴致已经散了,叶玄也不多言,抬脚走出了酒吧。

    后面跪倒一片,全是膜拜酒神的狂热粉丝。

    新的一周了,还想要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