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九爷,君可忆故人?(番外)
    我是杨玉环。

    人们总说我红颜祸水,

    可又有几人懂得红颜薄命?

    我又何尝不想做平凡的女子,和心爱的男子,粗茶淡饭,过着男耕女织般的生活?

    多少人赞叹我惊人的美貌,

    多少人爱慕我绝美的容颜,

    多少人迷恋我曼妙的身姿,

    多少人嫉妒我君王的宠幸。

    李白道我:“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白居易赞我:“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杜牧笑我:“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我见证了大唐最好的时代,这世间的男子都为我倾倒,哪怕是君王!哪怕是诗仙!

    才情、权利都倾倒在我的霓裳羽衣舞下,为我谱写绝美的诗歌,为我颠覆大唐的繁华。

    马嵬坡下,面对汉皇那决绝的背影,冰冷的白绫,我怕,心在滴血。

    我知,最是无情帝王家,可是,这大唐的兴衰荣辱和我有什么干系?为什么帝王将相的过错总是轻飘飘地推给一个女子?

    我没有挣扎,不能呼吸的痛苦又岂能比得上内心里的冰凉彻骨!!

    我以为我就这样死了,死在最灿烂的年华里。像妲己,像褒姒,在往后千万年的岁月里,被人戳着脊梁骨,留下一句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骂名罢了。

    一位青年救了我,我永远也忘不掉他,形相清癯,风姿隽爽,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男子,李白有谪仙的美名,论风骨却不及他万一,他那双手,晶莹剔透,像珍珠一般,好似尘世间最伟大的艺术品。

    他摇头,望着我,清淡的眸里生出一丝爱怜:“你的肩膀太过纤弱,这大唐的兴衰荣辱,不该由你来扛!”

    那一刻,我仿佛被融化一般,再也忍不住,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样涌了出来,扑在他的怀中,委屈地像个孩子。

    什么帝王,什么富贵,在那一刻,都烟消云散了。

    什么天下苍生,什么大唐荣耀,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漂亮的女子,我又何尝不向往男耕女织,云水禅心的生活,只是幽幽深宫,高墙大院,我若不争,便是死。

    和所有漂亮的女孩子一样,我怕老,也怕死。

    汉皇怒,龙武大将军陈玄礼挥着长剑斩来,层层叠叠的士兵涌了过来,腾腾的杀气向我们袭来。

    那青年却像神仙一样,轻轻一挥手,当我再醒来的时候,已到了我曾经心心念念的南疆。

    这里,我不再是贵妃,我只是一个寻常的女子,陪伴我的是那个叫做叶九玄的男子。

    我为他舞霓裳羽衣,只是再也没有华美的宴池,没有宾客的喧嚣,但那些一点也不重要了。

    只要他在,我便心安。

    我和他说起往日的繁华,感慨富贵如烟云,他只是笑笑,清冷的眼眸仿佛能穿透岁月的长河。

    ……

    我不再喜欢富贵的牡丹,开始钟情恬淡的荷花,不久你在南山为我种满了荷花,那段日子与你流连花下,吟诗作赋,是我一生之中最美丽的岁月。

    我曾经也是个通晓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的才貌双全的奇女子,淡妆轻扫,亦难掩如花容颜,遇见你才知道这些都无足轻重罢了。

    我曾经以为李隆基给了我作为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蓦然回首才发现,其实他只是把我当作一个宠物,一件精美的花,或者是坠在腰间的配饰,惊叹于一时的华美,却终有腻了的一天。马嵬坡之变只不过是让这一天早一点来了罢了。

    而你却给了我一个女子所幻想的最完美的爱情。

    只是,你终于是要走的,你是那个脚踏七色彩云的盖世英雄,我只是凡间普通的柔弱女子,我知道留不住你,便笑着与你告别。

    或许是我的笑容太过凄美,我看见你的眼眸里终是流露出一抹不舍,但你还是走了,你说你要探寻自己的道。

    再后来,

    我在南山上建了寺庙——朝暮寺。

    寓意朝朝暮暮,思君念君。

    我日日夜夜焚香祷告,希望上天能再让我见你一面。

    你曾说你是天命管不了的人物,可我想,让天命把我的思念都说给你听。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对你的思念却一点点变浓,我害怕再也见不到你,又害怕再见你的时候我的容颜已经衰老。

    我不要死,我不要老,我求天命再赐我们一段缘。

    我遍访九州,访阴阳,问道法,最终,得到冰封之术,若失败,我便在最美丽的年华长眠不醒,若成功,玉环将在千年之后,再为九爷舞一曲霓裳羽衣!

    九爷,一千多年了,你可还记得故人?

    我容颜未改,只因君故。

    ——玉奴

    ……

    ……

    小重山·相思

    一种相思越千年,

    挥毫情一段、最无涯。

    问君何故不回首,

    泠泠处、徒羡那枝丫。

    欲饮三杯茶,

    杯杯言我意、不堪夸。

    此生纵酒抚琵琶,

    怀执念、只愿种荷花。

    九爷,我从万里赶来,赴你千年之约,此生无怨无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