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南山有伊人
    “施主年龄不大,应该还在上学,那这文殊菩萨的法相不可不拜。”

    执事僧人慧眼通透,已经看出降龙伏虎的法相根本压制不住叶玄,故而直接拉他到四大菩萨之一的法相前。

    文殊菩萨是如来佛怙恃之一,是大智慧的象征。

    叶玄看着宝相庄严的菩萨像,嘴角直抽,这家伙是小文殊啊?那调皮的小家伙一本正经的样子倒还蛮有趣。

    结果,

    咔嚓一声,

    法相再次崩碎。

    叶玄念起小文殊和他有些渊源,心有不忍,道:“还请大师好好修缮修缮。”

    “……应该的,应该的。”

    执事僧人呆若木鸡,欲哭无泪,这家伙到底是哪里来的牛人啊,文殊菩萨都压不得他。

    若不是叶玄一身浩然之气,他还以为是妖邪在作祟呢!

    “那个…施主请跟我这边来。”

    执事僧人一咬牙,直接带叶玄来到阿弥陀佛尊像前。

    阿弥陀佛有无量功德,又叫无量佛,建立西方净土,广度无边众生,世间僧人们口头上经常念叨一声“南无阿弥陀佛”,就知道这尊佛像有多么厉害了。

    “是他啊!”

    叶玄抿嘴一笑,他诞生于远古洪荒,曾经和盘古称兄道弟,至于鸿钧论辈分也差叶玄半筹,准提,接引,上古佛都是叶玄的晚辈,何况他们的徒子徒孙们?

    叶玄膝盖微弯,执事僧人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珠子死死地盯着法相,还好!法相并没有碎裂。

    然而,片刻——

    “滋滋”,

    法相竟然冒出了白烟,金身纷纷剥落下来,眼看崩塌在即,执事僧人吓得连忙拉住叶玄,此刻,他只想一个人静静,

    然后哭,

    大哭一场!

    尼玛,这到底什么妖孽啊,连阿弥陀佛都压制不住他,苍天啊,还有没有佛法啊!

    不是说建国后不能成精嘛?这妖孽从哪里蹦出来的,执事僧人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大师,还拜嘛?”

    叶玄瞄了瞄那几个更加雄威庄严的佛像。

    执事僧人吓得如炸毛的公鸡一般,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不拜了,不拜了,施主和我佛家无缘,还是不拜为妙啊!”

    叶玄笑笑,也不以为意。

    他从洪荒走来,顺天道孕育而生,本事不敢说天下第一,但是辈分放在那里,四海八荒里还真找不出比他辈分更高的远古神尊了。

    得他参拜,这些小神小佛立即望风而逃,神像崩裂,否则便是折福折寿,逃得慢点,那可就是要遭天谴的,法力微末者,直接道消身陨都有可能。

    像那土地公公,逃慢点,可能吐血而亡,含恨终生了。

    ——

    叶玄走出来,苏岚一家已经拜得差不多了,不过,这朝暮寺远近闻名的原因,除了佛像之外,还源自一幅画。

    这幅画中蕴含着一段痴情的故事。

    不过故事经过艺术加工,早已经似是而非了。

    此刻,萧初晴站在画像前,眼睛亮晶晶地盯着画面。

    画中画着一位女子的背影,寥寥几笔线条,却蕴含着惊人的气韵,不似凡人手笔,倒有点高蹈于世,飘飘欲、仙的意味。

    一眼望去,即使只是一个背影,却美得令人心醉。

    这个背影在书画界极为有名,被誉为“期盼千年的转身”,和“蒙娜丽莎的微笑”,“断臂维纳斯”共同誉为全球艺术界的三大奇珍。

    这幅画已经有一千多年了,是朝暮寺的镇寺之宝,国家特级文物,他的价值不亚于寺中的金身佛像,但是他的作者却是学术界历来争论的焦点,因为没有任何落款和印章,有人说是吴道子,有人说是顾恺之,有人说赵孟睿褂腥怂蛋舜笊饺恕?br />

    总之,无论如何争论,都无可否认,这幅画超凡脱俗的艺术水准!

    每年有成千上万人来到朝暮寺,不为礼佛,只为欣赏这幅画,而且这幅画也是华国九大美院国画专业的学生,必须临摹的一幅作品。

    “这画中人一定是个大美人。”萧初晴站在画前,眼里透着痴迷。

    “是啊,是个绝代风华的女子。”

    叶玄望着画面,思绪飘荡到了那个星光初上的夏夜,空气自由新鲜,远山和炊烟,狗和田野,还有那个笑起来带着荷花香的女子。

    他走过很长的岁月,

    行过许多地方的桥,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只见过一位浅笑如花香的女子。

    萧初晴似乎感受到了什么,皱着眉道:“哼,你怎么知道是个漂亮姑娘,说不定还不如本姑娘呢,脸转过来能吓死你!”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叶玄夸赞画中的女子,就感觉很不爽,难道这是吃醋嘛?

    叶玄摇摇头,淡淡道:“那是一个极美极美的女子,你和她没有可比性。”

    “哼,本小姐才不稀罕呢。”萧初晴气得直跺脚。

    就在这时,忽然一位和尚走出来,直勾勾地盯着叶玄,那和尚穿着紫衣袈裟,正是朝暮寺当今的方丈明海大师。

    明海大师看到叶玄,先是微微一颤,接着一脸惊喜,灰白的眉毛不可抑制地抖动起来。

    “是了,是了,终于等到施主了。”

    叶玄愣住了,仔细瞧了一眼方丈,确信自己不认识。

    “施主自是不认识老衲,但是老衲日日都看施主的画像,却已是铭记于心了。”

    “观施主气势缥缈出尘,岂非池中之物!可否请施主来后堂一叙。”

    明海大师格外客气,他在朝暮寺地位尊崇,在信徒中更是神仙一般的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却对一个年轻人如此客气,让周围人都不由多看了叶玄几眼。

    这一注目,一些小姑娘瞬间就被叶玄的颜值圈粉了。

    “哇,那个小哥哥好帅啊!”

    “小哥哥,你别走,我有一个东西要给你,你把手伸出来…”一个姑娘打开抖音app,开始录小视频。

    “小哥哥,小哥哥,我有个恋爱要和你谈一谈。”另一个小姑娘也缠着叶玄。

    当然,同样有无数男子用利剑一般的目光瞪着叶玄,恨不得把叶玄千刀万剐。

    萧妃儿望着那些缠着叶玄的女生,醋意大发,抓狂道:

    “喂,你们离我姐夫远一点。”

    “我姐夫可是有妇之夫!”

    “不要脸,不许你们离我姐夫这么近!”

    这一切,叶玄熟视无睹,他也想知道那幅画为什么会挂在这里,便对着明海点头道:

    “也好,劳烦大师带路。”

    叶玄随着明海方丈向内堂走去,仅仅那一道帅气的背影,都让无数女生犯了花痴。

    惯例求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