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玫瑰小姐姐
    “嘭嘭嘭…”

    七八个壮汉倒飞出去,就好像被高速行驶的汽车撞了一般,在地上砸出了一道道小坑。

    “呦呵,原来是个练家子,我倒轻看了你。”

    陈虎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吐出烟圈,淡淡说道:

    “动手,出人命了我担着。”

    话音刚落,陈虎的身前出现了一位身高一米九的刀疤壮汉,肌肉如虬龙一般,眼神闪烁着锋利的冷芒。

    刀疤脸也不废话,动作迅猛,带着呼啸的劲风,向叶玄的头狠狠地砸来。

    叶玄眼眸一扫:“蝼蚁之辈。”

    下一秒,那刀疤脸如先前几位壮汉一样,倒飞出去,落地成盒。

    笑话,对九玄仙尊来说,拍死大蚂蚁和拍死小蚂蚁没什么区别。

    “武者!”

    这下,陈虎终于凝重起来,刀疤脸是他手里最强的打手,却一招跪,这家伙肯定是个武者,这事只能让玫瑰姐处理了。

    “小子,你很强,但是这里不是你放肆的地方,你可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谁?”

    陈虎幽幽吐出三个字:“玫瑰姐。”

    玫瑰姐?

    冷玫瑰!

    少男少女们一惊,牙缝都透着凉气。

    陈虎是昆市的地头蛇,威名赫赫,但是冷玫瑰却是一个过江猛龙。大约一年半前,昆市还有四大巨头,冷玫瑰来了,一人一拳,横扫四大巨头,灭掉三位不服者,扶持陈虎,一统昆市,被誉为地下天王。

    道上疯传,冷玫瑰有八只脚,四双拳,飞檐走壁,刀枪不入,所以才能打成百上千个,硬生生打服了昆市地下世界,让陈虎敬之如神。

    “玫瑰姐来了,就是你小子的死期。”

    陈虎露出阴测测地笑容。

    萧初晴担忧起来:“叶玄你赶紧跑吧,玫瑰姐来了,你就死定了。”

    “她很恐怖?”

    “何止恐怖,传说她每天吃个小孩儿。”

    “噢!原来是个神经病。”叶玄不以为意,淡淡道:“人是我打的,祸是我惹的,和你有什么关系,赶紧回去吧。”

    他答应苏岚,让萧初晴早点回家。

    他这人,最重承诺。

    曾有人耗费千金,只为得到他一句诺言。

    后人称之为“一诺千金”。

    “是啊,祸是他惹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咱们快点走吧。”

    “赶紧跑吧,等冷玫瑰来了,咱们都没命。”

    少男少女本以为死定了,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形势反转,当下一个个找到借口,瞬间脚底抹油开溜了。

    “哎呀,我家猫想我了,我得回家了。”

    “可不是,我家二哈还没喂狗粮呢。”

    “我掐指一算,马上下雨了,我得回家收衣服了。”

    “我想起来了,我爷爷说他今晚病危,我把这事忘了,我得赶紧去医院。”

    “是嘛,那我陪你一起去吧,咱们这关系,你爷就是我爷。”

    很快,少男少女三三两两跑的精光。

    刚才还一本正经大义凛然地装君子,讥笑叶玄是软脚虾,出了事溜得最快的倒是王启超了。

    “我…我们走吧。”

    唐清雅小心翼翼地望了叶玄一样,眼神充斥着复杂。

    “可是…我们留下他,不好吧。”

    萧初晴终是不忍,却也无可奈何,被唐清雅拽着,只能看着叶玄清朗孤傲地俊脸渐渐消失在门缝里,直到看不见。

    陈虎也不阻拦,一个叶玄够他头疼了,再加上唐家和那些小虾米,他有些怕应付不过来。

    ……

    ……

    昆市,玫瑰酒吧。

    劲爆的音乐,摇摆的身体,华丽的灯光,空气中充斥着浓浓地荷尔蒙气息。

    “你究竟是谁?你在哪里?”

    吧台处,一位妖艳性感的红衣女子,摇晃着酒杯,低声呢喃。

    美酒!

    美人!

    构成了一幅美妙的画面。

    这是一位尤物,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奇怪的是,尽管玫瑰酒吧热闹非凡,女子的身边却空荡荡的,甚至都没有人敢欣赏女子的美丽。

    “那就是冷玫瑰,昆市的大姐大,果然漂亮。”

    “嘘,听说冷玫瑰每晚都用少女的鲜血来沐浴,就像血腥玛丽一样,所以才能保持美丽的容颜。”

    “不对,我可听说,冷玫瑰的美丽,是因为她每天要吃一个小孩,所以才能保持这种邪魅的诱惑。”

    ……

    酒吧里一些客人低声讨论,关于冷玫瑰的传说太多,可以说上三天三夜,不过大多都是以讹传讹,但也证明了冷玫瑰在地下世界的赫赫凶名。

    冷玫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她为了替父母报仇,曾卧底在罗斯柴尔德家族,却被人识破,受了重伤,结果就在这时,一个极为俊郎的东方人神秘出现,一夜之间,杀尽罗斯柴尔德家族所有成员。

    她永远都忘不掉那个恐怖的夜晚,东方人那双如同维纳斯断臂一样漂亮的手,爆发出恐怖的战斗力。

    冷玫瑰曾经发过誓,谁能帮她报仇,她便甘心做他的仆人,永生永世听命于他。

    她追上东方人,看着那双冷漠至极的眼神,鼓起勇气道:“主人…”

    东方人:“我不是你的主人,你也没有资格做我的奴仆。”

    她怯生生地问:“那、我…还能再见到您嘛?”

    东方人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她沮丧地垂下头,却远远听到一道声音传来:“我会去云州,想见我,看你有没有机缘了。”

    之后,她便来到云州昆市,开了这间酒吧,一统地下世界,不断打听神秘东方人的消息。

    “玫瑰姐,陈虎来电话,说帝皇苑遇见了大麻烦,请您过去。”一个小弟跑来说道。

    “什么人?”

    “听说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武者,来砸场子。”

    “没有人能在我的地盘上惹事。”

    冷玫瑰站了起来,又恢复成冷漠冰霜的样子。

    ——

    天字号包厢。

    “小子,玫瑰姐立刻就到,你等死吧。”陈虎直勾勾地盯着叶玄,目光嘲讽。

    “好,我等着。”叶玄神情冷淡。

    “哼,嘴硬。”

    大约十分钟,包厢的门再次推开,人未至,一道幽冷的声音率先传来:

    “小子,不知道你什么来头,竟敢来我冷玫瑰的地盘撒野。”

    声音里透着冰冷的气息,让普通人不寒而栗。

    陈虎连忙小跑过去,弯腰鞠躬:“玫瑰姐。”

    紧接着,身后十几位小弟齐刷刷弯腰:“玫瑰姐。”

    昆市大姐大冷玫瑰,终于来了!

    ……

    ……

    【今天真是气死麒麟了,丢人丢大发了。

    下午去上厕所,一个隔间发出一个声音:“你,来了?”

    我莫名其妙,还是回了句:“来了。”

    隔间回到:“来干嘛?”

    我说:“来拉粑粑啊,能干嘛?”

    隔间丝毫没有听出我的不耐烦,还是继续追问:“那你什么时候走?”

    我说:“当然是拉完就走啊!”

    隔间不依不饶,继续说:“你等下过来我这。”

    我终于忍无可忍,骂道:“我过nmlgb!死gay!”

    隔间终于感受到了我的怒气,气汹汹的说:“我等下再打给你,旁边有个傻、b,老子讲一句他回一句。”

    尴尬死了,求推荐票,求打赏,求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