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唐家的轻视(求票票)
    第二天一大早,叶玄吃过早饭,和云岚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萧家。

    ……

    南山别墅群是昆市富豪聚集之地,这里每一栋别墅售价都在三千万以上。

    “就是这里了。”叶玄望着眼前这栋欧式建筑的别墅点点头。

    云州唐家,正是三封婚书的第二封。

    五分钟后——

    叶玄端坐在一间古典雅致大厅,白皙如玉的手,捏着乳白色的瓷杯,眼睛微微扫过大厅,目光在一幅画前凝固。

    画上枯藤老树,小桥流水,几处人家点缀,烈烈西风下,一人骑着马,在夕阳中,龋龋独行,留下无尽萧瑟的背影。

    叶玄忆起,

    那年,他骑马遇见一位诗人,擦肩而过的背影成为诗人心里永恒的画面。

    他听那诗人吟道:“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多年后,诗人作了这幅画。

    又过了无数年,作画的诗人永远也想不到,当年的画中人还活在人间。

    ……

    大厅之上,

    一名中年妇人翻着有些泛黄的婚书,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心里暗道,“该来的终究来了。”

    妇人相貌端庄,一身华服,颇显雍容,就连声音似乎也透着贵气:“我姓程,你可以叫我程夫人。”

    她声音慵懒,带着与生俱来的高贵,微微皱眉头,道:“关于这封婚书,确有其事…”

    叶玄回神:“我此番来,正是为了婚书而来…”

    程玥脸色微沉,叶玄一进来,她便打定主意,怎么可能让唐家的天之骄女如婚约所说,嫁给这个…穷小子。

    穷小子已经是比较客气的形容词了,叶玄一身寒酸陈旧的衣服,自打一进来便死死地盯着墙上古画,宛如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昆市美景名闻天下,你匆匆而来,南山风光秀美,寺庙林立,游人如织,可曾看过?”

    叶玄摇摇头。

    “城西石林,九乡溶洞,都乃天下奇观,可有去瞧一瞧?”

    叶玄摇头。

    “大观楼临水而建,远望南山,尽揽湖光山色,又有历代文人墨客题诗作画,可曾瞧一瞧?”

    叶玄摇头。

    程玥脸色阴沉得可怕,声音渐冷:“年轻人,这么说,你一来到昆市,第一件事就是来我们唐家递婚书?”

    叶玄没有反驳,他虽然不是直接来到唐家,但也差不多,他确实很急切。

    他想要尽快退婚,了却这段往事,并且为上一世的自己率性而为向唐家道歉。

    如果因此耽误了唐家小姐的嫁娶,那他可以适当的给唐家一些补偿。

    “你觉得凭这封婚书,我会把女儿嫁给你?”

    程玥冷冷地将婚书扔在少年脚下,眉眼生出一丝厌恶。

    真是可笑,这少年急巴巴地赶来,不看看这风花雪月地,湖光山色景,却巴巴地跑到他们唐府来,年纪轻轻,攀龙附凤的心思倒是如此热切。

    叶玄哑然,捡起地上的婚书,拍了拍尘土,动作说不出的优雅。

    他刚要解释什么,程玥抬起头,眼神愈发冰冷:

    “我喜欢和聪明的人谈话,我希望你足够聪明,你懂我的意思吧?”

    “为什么?”叶玄点头。

    “为什么!”程玥重复了一遍,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一个白痴般的问题。

    她有些发笑,就连眼神里也带着几分笑意,叶辰知道,那是不屑的笑容。

    “我们唐家在昆市乃至云州不敢说是顶尖的家族,也至少排在前十,而你只是一个寒酸的穷小子,这个理由够么?”

    “你一直盯着看的那副画,不是什么珍品,却也是从元朝流传下来,著名的曲作家马致远的作品,就这一副画够你奋斗一辈子了。”

    程玥吹了吹茶,抿了一口,抬起头,看向叶玄,目光里的笑意更加浓厚:

    “你坐的椅子,乃是最名贵的黄梨木打造,前清的老物件,上面的花纹是宫廷御用的雕师雕刻,价值数十万;

    你手上的茶具是宋代官窑的精品,价值百万,你喝的茶是云州金瓜贡茶,国家二级文物,一百克便要三十五万,有价无市。”

    “这些东西是你一辈子也奋斗不来的,在我唐家看来却稀松平常,现在你懂了么?”

    “妈,有客人嘛?”

    说话间,外面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只见一道倩影款款而来。

    女孩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修饰出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双腿修长笔直,令人炫目,精致到无可挑剔的脸颊美艳非常,与程玥有几分相似,却又多了一份冷艳。

    少女看了一眼叶玄,微微有些发愣。

    这少年眉如远山,眸若星辰,气质更是难得一见的飘渺出尘,竟然比他见过的所有男孩都帅气三分,那双捏着茶杯的手,十指白皙修长,竟比少女的手还要好看。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男孩子?

    只是,少年的衣衫寒酸陈旧,一看就是出自寒门。

    这一点,便注定少年和她是两个阶层的人。

    “清雅,你来得正好,你记得咱们家有份婚约嘛?诺,就是他。”程玥不屑地努了努嘴。

    “什么?”唐清雅张大了嘴巴,眼底深处泛起一抹鄙夷,“你的意思让我嫁给这个穷小子?”

    “我不管,说什么我也不会嫁的。”唐清雅嘟着嘴,撒起娇来:“妈,我那些小姐妹,尤其是初晴,她要是知道堂堂唐家大小姐,竟然有这样一个乡巴佬的未婚夫,还不嘲笑死我!”

    “你让女儿在学校以后怎么抬得起头来?”

    “程女士,唐小姐,我想你们可能误会了!”

    终于,叶玄站了起来,放下茶杯,声音清淡:“其实我这次来是为退婚的…但是,现在我反悔了,我决定明媒正娶你的女儿,然后光明正大地将她休掉……”

    叶玄一边说一边向屋外走去,程玥的脸色阴沉地滴出水来。

    快要踏出大厅的一刹那,叶玄扭头笑了,露出了一排整洁的白牙。

    “这金瓜贡茶很棒,茶具也是精品,椅子坐着也很舒服,只是我不喜欢,它们都透着一股庸俗和市侩的气息,让人反胃。不过——”

    “我喜欢看你黑着脸的样子,比如现在,那让我很舒服。”

    说完,叶玄挥一挥衣袖,扭头离开。

    身后“吧嗒”一声,却是宋代官窑精品的茶具被摔落在地,紧接着是一声粗暴的吼叫:

    “想让我女儿嫁给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