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麒麟才子
    “叶宗师,不知可否收在下孙女为徒?”

    陈大师心思热切,武道宗师是什么人?

    那可是传说中高蹈遗世的世外高人,常人想见一面都难,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那一定要千方百计的巴结讨好,最好能攀上一门亲事,如果叶玄能看上他孙女,他恨不得欢天喜地送自己的孙女为奴为妾。

    陈巧儿一脸热切,眼底深处泛起了浓浓地希冀。

    叶玄闻了闻西凤美酒,思绪顺着酒香飘向远方,过了很久,才不咸不淡地说道:

    “以她的资质也配当我的徒弟?”

    叶玄的徒弟那可是天地灵气日月精华孕育,能翻江倒海的齐天大圣!

    一瞬,陈巧儿的脸色闪过一抹羞愤,陈大师却只有浓浓地失望和悔恨。

    “你们可以走了。”叶玄抬抬眼皮,竟然霸道地占领了湖心。

    “是是。”

    几人都不敢多言,连忙上了游轮,转瞬间风烟散尽,湖中心就剩下了叶玄这艘孤零零的画舫。

    ——

    游轮上,三人相视,嘴角均泛出一抹苦笑。

    这次,他们真的是运气好,遇见了叶玄,白白捡回了一条命。

    想起不可一世的叶玄,陈巧儿羞愤道:“爷爷,那人简直可恶,拽什么拽…”

    “巧儿!”陈大师脸上罕见地出现了怒色,“宗师不可辱。”

    辱者必死。

    “哼,宗师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稀罕。”陈巧儿扭过头,气呼呼地说道。

    “你不懂?武道宗师那是何等的人物!那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不入宗师,皆为尘埃。”

    陈大师幽幽一叹,脸上露出了向往地神色。

    先天之上,洗髓通脉,弹指神通,罡气外露,杀人无形,方可称之为宗师。

    这样的人物——

    可开宗立派!

    可镇压一族气运!

    为善,可保一方太平。

    入魔,可让生灵涂炭。

    这样的人物,哪一个又不是威名赫赫,万人之上!

    云虎山竖起耳朵,“陈大师,这宗师真有那么可怕?”

    “云老,你不是武道中人,当然不知道宗师的厉害。”陈大师收起眼中的向往之色,清了清嗓子,道:

    “云老可听过华英雄的名头?”

    “您是说华武帝国最年轻的双星将军华英雄?”云虎山问道。

    将有五颗星,他当年退休之时,也不过是一星将军,这还是他几十年战功积累下来的荣耀,而华英雄今年不过三十出头,已经是双星将军,担任苍穹特武部队总教官,被誉为华武帝国百年来最有希望问鼎五星将军的俊杰领袖。

    “他就是一位实打实的武道宗师啊!”

    提起华英雄的名字,陈大师再没有半点倨傲之色,眸里泛着浓浓地崇敬:

    “麒麟才子周麒麟二十年前曾经谱华国天骄榜,网罗当世的武道高手,上榜者皆为华国的一代天骄。华英雄位列第二!”

    “难怪!难怪!!”

    云虎山恍然大悟,浑浊的眼眸里放出一丝光亮。

    难怪天海皇帝陛下御笔钦赐华英雄“帝国脊梁,中流砥柱。”

    难怪华英雄一人可以深入北疆,捣毁分lie组织,一人镇守华武帝国经济命脉中海市,难怪华家显赫,富贵直逼帝王。

    原来他竟是武道宗师,天骄榜排第二!

    “何止!”陈大师身为武林中人,提起武道宗师,仿佛与有荣焉般,声音里透着自豪:“你可知道上京城叶家?”

    云虎山点点头,上京四大家族之一,势力遍布整个华武帝国各行各业,尤其在商业,稳居帝国第一。

    “莫非叶家也有宗师坐镇?”

    “当然。”陈大师仰起头,看着一抹夕阳红,娓娓说道:“北疆战神叶无道,名列天骄榜第三!一个叶无道撑起了叶家四十年的辉煌。”

    想那叶无道一人败神风国阴贺流三大剑道至尊,只用了四十年,便生生将叶家从上京二流家族成长为四大家族之一。

    这是何等的荣耀,何等的风采!

    陈大师感慨道:“叶家有叶无道镇守,五十年不倒也!”

    闻言,云虎山的眼睛瞬间亮了,他老了,不出十年云家必定衰落,若是云家能有武道宗师坐镇,那就另说了。

    “敢问天骄榜第一名是谁?”

    “第一?”陈大师浑身一震,喃喃道:“那是一个传奇。”

    “神剑山庄天下第一剑客,谢东帝!”

    “谢东帝?”云虎山不断重复这个名字,他不是武者,江湖对他来说太过遥远,自然不知道这个名字的背后代表着多少荣耀和鲜血!

    ‘武道宗师,我云家要是能交好一位武道宗师,可保几十年富贵啊。’

    云虎山想着,抬起头,望着远处叶玄所在的画舫,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

    ……

    夜风起,夕阳西下,将湖水染的绚烂至极,一叶画舫随着波浪起伏,残阳洒在叶玄乌墨的发上,淡雅的眸里,构成一幅绝美的画面。

    萧妃儿在一旁睡得香甜,长长地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令人心疼。

    叶玄拆开一酒,一口灌了干净,喉管涌动,齿颊生香,随后他又拆了一酒,一股脑儿倒在滇池里,片刻,酒香四溢。

    “酒是昔日最爱喝的酒,当年一起舞剑的故人却如江水一般,滔滔向前,一去不复返了。”

    叶玄轻叹了一口气,声音说不出的复杂:“来,独孤兄,再敬你一杯,不枉当年你我相交之情。”

    恍惚间,叶玄似乎有一种错觉,

    汨罗江里还荡着屈原的哀叹,

    太白的豪情刚刚远去,

    东坡的茶香未满,

    滇池上独孤舞剑的风姿犹记,

    仿佛是昨天,

    仿佛已千年,

    回眸一望,俱为尘埃。

    而他,初心不改,傲骨未移。

    时光眨眼而逝,叶玄抬起头,夕阳彻底消失在天际,只留下一道橘红色的尾巴,向世人证明着,它曾经绚烂过。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啊。”

    叶玄垂下头,看了一眼犹自酣眠的萧妃儿,眼底深处浮现出一抹淡淡地温馨,冲淡了心底哀伤的情绪。

    ……

    “姐夫,你是神仙吧?”

    回去的路上,小丫头沉默了好久,终于鼓起勇气问了一句,之后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如一只欢喜的雀儿。

    “嗯?”

    “姐夫,我明明看见你张口一吐,那个人、那个人……就死了。”

    “噢!大概是你看错了。”

    “我没看错!!”小姑娘咬牙!

    叶玄发笑:“你脑洞太大了,都能写成一部小说了!”

    “姐夫,那你快写吧,我给你打赏盟主!百盟,千盟,反正本姑娘有钱!哼!”小姑娘贼任性。。

    叶玄随口敷衍,面上始终是那不咸不淡地模样。

    小丫头也不气馁,扯着叶玄的衣袖,撒娇卖萌扮鬼脸。

    “姐夫,我姐姐不喜欢你,你觉得我怎么样?”

    “挺好。”

    “姐夫,你做我男朋友吧?”

    “不好。”

    “那、姐夫,你娶我吧。”

    “不行。”

    “喔!!…姐夫,要不我做我姐姐的陪嫁丫鬟,一起嫁给你。”萧妃儿仰着脸希冀地望着叶玄,长长地睫毛忽闪忽闪,简直把人萌化。

    叶玄无奈,揉了揉萧妃儿娇憨地小脑袋,说道:“到家了,小小年纪少胡思乱想。”

    “喔!”

    小姑娘说不出的失望,看着叶玄的背影,攥了攥粉拳,暗暗发誓,哼,本小姐一定会让你喜欢我的。

    ……

    ……

    讲个事,

    有次麒麟跟老妈在超市,碰见亲戚带着儿子也在买东西,两个长辈寒暄几句,

    然后老妈从购物车拿出刚刚给我挑的零食送给亲戚家儿子,

    亲戚一个劲推说“不用不用,家里有,别管他!“之类的客气话,

    老妈很热情的一直说拿着拿着,几个回合以后,亲戚终于收下,然后互相道别,我们先走……

    出了超市之后,我对我妈说,你送亲戚那零食还没买单呢,老妈的脸一下就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