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一眼入幽冥【求票票】
    “雕虫小技。”

    梅超锋眉毛一挑,拳头犹如铁水浇灌,身上散发出凛冽杀意,与他拳意混在一起,犹如怒龙狂啸。

    这三十年,他沉寂海外,拜高人为师,习得上乘武功,曾在十万大山,与群狼夺食,狮群争威,在血与泪,生与死之间体会格斗技巧。

    如今,他大乘归来,恐怕就是同等境界的先天高手也奈他不得。

    两人交战,拳风呼啸,打斗之处,惊起一道道浪花冲天而起,打破了滇池难得的宁静。

    嘭……

    忽然,陈大师吐了一口鲜血,倒飞数米,重重地落在了画舫之上,撞得小船簌簌颤抖。

    “你…你竟然快要踏入先天大成了。”

    陈大师捂着胸口,脸上憋的通红,难以置信地说道。

    “哼,无知蠢货。”梅超锋一脸傲气:“先天大成又怎么样?纵使你境界与我持平,我杀你仍如杀鸡一般,我从十万大山而来,搏鹰猎虎,追狼宰熊,练就一身铜筋铁骨。就你这种温室里的花朵,岂能与我争艳。”

    那骨子里透出来的杀气,睥睨天下。

    画舫上的人不多,那老翁已经吓得跳船逃命去了。

    叶玄依旧闭目,萧妃儿吓得瑟瑟发抖,本能地靠在叶玄的肩膀上,不知为何,叶玄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气势,竟然慢慢地让她心神安宁。

    “好神奇。”萧妃儿如慵懒的小猫咪,恨不得把头全部埋在叶玄的怀里。

    “我…输得不冤。”陈大师脸色沮丧,一脸落魄。

    他输的那一刻,陈巧儿美艳的脸上落满了无尽的悲痛,所有的骄傲仿佛在顷刻间被摧毁。

    她心里如战神一般的爷爷,竟然败了。

    梅超锋一步一步地踏上画舫,身上弥漫着凛冽的杀意。

    船上只剩下云虎山以及他的一位保镖,陈大师,陈巧儿,萧妃儿和叶玄六人。

    其余会水的早已经逃命去了,不会水的也抱着木板,漂浮在湖上,尽可能远离梅超锋这个魔鬼。

    “梅先生,梅大师,有话好好说…”

    云虎山眼皮狂跳,声音颤抖,感受到死亡的威胁,他终于怕了。

    梅超锋露出了魔鬼一般的笑容,他恶毒地盯着船上的众人,放肆大笑:“呵呵,你们都会死的,不,男的全部杀光,女的我要留下来享用完,再杀!”

    阳光下,脸上的刀疤显得格外狰狞。

    他绿油油地眼睛,放着邪恶的光芒,时不时扫在陈巧儿和萧妃儿的身上,似乎在做取舍。

    最终,他落在萧妃儿身上,笑眯眯地说道:“云老儿,这是你孙女嘛?我可最喜欢小萝莉了……”

    他误把萧妃儿认做云虎山的孙女儿,他猖狂地大笑,准备在云虎山面前侵犯他的孙女!

    云虎山拦阻道:“这两位小朋友,和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关系,他们都是普通人……”

    “滚开。”

    梅超锋哪里肯信,一脚踢开云虎山,张牙舞爪向萧妃儿扑来。

    “小萝莉,叔叔来疼你了!!”

    “呜呜……姐夫,我怕。”

    色眯眯的模样让小姑娘怕极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小脑袋蹭在叶玄的怀里,不一会儿,就哭湿了一大片衣衫。

    陈大师和陈巧儿隐隐有些后悔,如果当时他们直接将这两人撵下去,而不是为了满足自己在普通人面前的优越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

    “小家伙,不哭!”

    终于,叶玄睁开了眼,语气里透着怜爱,修长如玉的手揉了揉萧妃儿的小脑袋,动作极为优雅。

    萧妃儿反而抱的更紧了,浑身轻颤,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叶玄抬起头,一双眸子静静地盯着梅超锋,缓缓地吐出三个字:

    “你、该、死。”

    哗,

    满场皆惊。

    那少年的眼眸,太可怕了!

    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蕴含着无尽沧桑,盛满了吞吐天地的气势,仿佛只需一眼,就能焚尽苍穹。

    梅超锋吓得倒退了半步,又生生止住,他揉了揉眼睛,少年的身上确实没有半点真气的波动。

    “装神弄鬼,去死吧。”

    噗嗤,无比可怕的一幕发生了,那一拳可以掀起巨浪的铁拳噗嗤一声爆炸,化成一团猩红色的血雾。

    噗嗤,

    这只是一个开始,

    紧接着,梅超锋的另一只胳膊,双腿,身体,全部化成了血雾,片刻,刚才还主宰全场的武道先天强者竟然消失不见了,如果不是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地血雾,众人只以为是做了一场梦。

    只一眼,你已入幽冥。

    陈大师呆若木鸡,

    陈巧儿怔在当场,

    云虎山惊骇莫名,

    小姑娘直接吓晕在叶玄的怀里。

    “这、这难道是武道宗师?杀人于无形!”

    陈大师真的懵了,他只是一个先天高手,武道宗师是他仰望而不可及的境界,这种处于传说境界的高人,往往神出鬼没,至于这些高人有着什么样鬼神莫测的手段,他也只是道听途说。

    杀人于无形就是其中一项,他以前还觉得传说夸大,如今亲眼所见,心里不禁骂娘,狗屁传说,这明明比传说中还要恐怖百倍,差点吓尿老子。

    “小老儿有眼不识宗师,还望前辈见谅。”

    陈大师直接跪倒在地,武道之途,达者为先!想到之前他竟然还在叶玄面前秀优越感,整个人就羞得通红。

    ‘这就是武道宗师?他才多大啊!’

    陈巧儿失魂落魄,她总得意自己天赋绝佳,二十岁就成为化劲高手,如今和叶玄一比,连毛都不是,而自己还在人家面前,洋洋自得。

    这真是李白门前秀诗名,关公面前耍大刀。

    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谢谢先生救命之恩。”云虎山大难不死,老泪纵横啊!

    陈巧儿嘴角嗫嚅,看着叶玄淡漠地神情,俏脸羞得通红,不知道有多么尴尬。

    “不必,我并没有打算救你们。”叶玄神情冷漠至极。

    “是是,我这里有三千万支票,感谢……”

    “不用了。”

    云虎山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叶玄打断,顿了顿,叶玄若有所思道:“你若想感谢我,可还有刚才的西凤酒。”

    “有有有!”

    很快,云虎山和保镖亲自上游轮,将剩下的三大坛西凤酒恭恭敬敬地摆在了叶玄的面前。

    叶玄扫了一眼,点点头,

    “酒收下,你我两清。”

    “是是。”云虎山不敢多言,恭恭敬敬地问道:“敢问先生名讳?”

    叶玄淡淡道:“叶、九、玄。”

    ……

    ……

    【今天真是气死麒麟了,丢人丢大发了。

    下午去上厕所,一个隔间发出一个声音:“你,来了?”

    我莫名其妙,还是回了句:“来了。”

    隔间回到:“来干嘛?”

    我说:“来拉粑粑啊,能干嘛?”

    隔间丝毫没有听出我的不耐烦,还是继续追问:“那你什么时候走?”

    我说:“当然是拉完就走啊!”

    隔间不依不饶,继续说:“你等下过来我这。”

    我终于忍无可忍,骂道:“我过nmlgb!死gay!”

    隔间终于感受到了我的怒气,气汹汹的说:“我等下再打给你,旁边有个傻、b,老子讲一句他回一句。”

    尴尬死了,求推荐票,求打赏,求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