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三百里滇池
    年轻女子当然知道两人不信,

    那小姑娘天真也就罢了,

    那少年竟都不瞧她一眼,

    这让美貌女子骨子里的骄傲无处宣泄!

    “巧儿,这两位小娃娃不信,你就展示一下,让他们开开眼界。”

    一直闭目养神,高高在上地老人终于开口了。

    “是,爷爷。”巧儿一喜。

    她足尖轻点,整个人如云中鹤一般,在水中踏了十来米,又重新回到了船上。

    “什么。”

    这一幕将萧妃儿惊得目瞪口呆,嘴巴张得老大。

    连那撑船的老翁也怔忡半晌,竟忘了划船。

    踏水而行?

    她以前听说少林寺有这门功夫,还以为是开玩笑的呢,没想到真的有人可以做到。

    巧儿一脸骄横:“这是轻功水上漂,我本事低微,也只能行个数十米,我爷爷凭借一口真气,可以踏出百米之外。”

    看着众人眼底的震惊,巧儿脸上透着浓浓的得意,不过当她看到叶玄依旧闭着眼睛,不由暗恨这少年睡得沉,没有看到她精彩的表演。

    巧儿再次一掌拍在水面,水中好像鱼雷炸开,数条小鱼随着水花溅起十几米高,最后落在船上,翻起了白肚。

    “很好,你这样修炼下去,三十岁左右就能成为先天高手。”老者拍拍手,夸奖起来。

    武道一途分为明劲,暗劲,化劲,先天,宗师,每个境界又分为初期,中期,大成,巅峰。

    巧儿便是一位化劲初期的高手。

    听到老者的赞扬,巧儿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当她又瞟向叶玄,瞬间,脸上又染上了厚厚的阴霾。

    这次,她故意弄得动静极大,叶玄却仍如死猪一般,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哼,没关系,等一会儿决战的时候,有你震惊的。’

    巧儿肺都气炸了,不过看到目瞪口呆的萧妃儿和撑船老翁,总算找到了一丝慰藉,她知道自己已经给这两个井底之蛙上了一堂生动的课。

    恐怕他们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今天了。

    “你们刚才说的云虎山,见到我爷爷也得恭恭敬敬叫一声陈大师。”

    “今天,就是云虎山请我爷爷来帮他助拳的。”

    巧儿眼波流转,落在老者身上,眸子深处愈发得意起来。

    萧妃儿沉默了,今天的画面彻底震撼住了这位刚刚上高一的青春美少女,颠覆了她十五年的人生观。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她眼神瞟向叶玄,这位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姐夫如果看到刚才的画面也一定会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吧。

    很快,画舫来到湖中心一艘豪华游轮前。

    “来者可是陈大师?还请上船一叙。”游轮甲板上走出一位老者,声音透着惶恐和焦躁。

    老者一双虎目,微微泛光,气势惊人,一看就是常年高居上位。

    陈大师依然闭着眼,那年轻女子却傲然道:“我爷爷是什么样的人物,难道不配云老先生亲自过来请嘛?”

    云虎山虽然不是武道中人,但也是一方诸侯,在这大云州,云家就是最顶尖的权贵,不知道多少人要仰视云家的鼻息。

    不过,陈大师作为武道先天高手,也有他的傲气,况且现在生死关头,云虎山有求对方,也不得不放低姿态,在保镖的协助下,亲自下到画舫上,对着陈大师躬身行礼。

    “陈大师,老朽失礼了。”

    陈大师这才站起来,整了整有些褶皱地衣服,淡淡开口:“云老将军,大可放心,有我出手,定保将军无事。”

    顿时,云虎山喜上眉梢,挥挥手,立刻就有人送上金银珠宝。

    “陈大师,这里有两千万谢礼,还有您最喜欢的百年以上的西凤酒,我可是托了大关系弄来的。”

    陈大师坦然收下,似乎很满意,冲着云虎山拱了拱手。

    一旁的萧妃儿看得目瞪口呆,这位陈大师只是帮人打一架便赚了两千万,比他父母辛苦好几年还要赚得多。

    云虎山这时候也注意到了两人,问道:“陈大师,这二位是你新收的徒弟嘛?”

    陈大师扫了叶玄、萧妃儿一眼,冷哼一声:“这种资质也配当我徒弟?两个毛头小子,跟着长长见识,不必当回事。”

    这次,萧妃儿却如鹌鹑一般,缩着脖子,半点也不敢反驳。

    ——

    这时,忽然传来一阵骚动,举目望去,只见远处一道白浪如蛟龙入海般奔腾而来,生生将滇池划成两半。

    “那、那是什么?”云虎山声音发着颤。

    “不好,那是个人。”陈大师眼睛一眯,脸上头一次露出了凝重地神色,

    “踏水数百米,先天高手。”

    他没想到云虎山的对头竟然也是一位先天高手,看来要有一场恶战了。

    那道白浪奔腾如闪电一般,一路上摧枯拉朽,所有阻挡他的船只全部被撞翻在地,很快湖上如下饺子一般,落满了挣扎的人。

    他便是云虎山的对头梅超锋。

    踏浪而来,一出场便地动山摇。

    撑船老者已经吓得瘫坐在地,萧妃儿更是瞠目结舌,张口无言,一会儿小姑娘回过神下意识望向叶玄,奇怪,这么大的动静难道吵不醒姐夫嘛?

    梅超锋稳稳落在云虎山对面的小船上,“云虎山,今天就是云家覆灭的日子。”

    “三十年前你杀我父,三十年后我灭你全家。”

    声音犹如鬼魅,让人不寒而栗。

    “梅超锋,那是你父咎由自取。”

    云虎山内心惊惧,但是常年身居上位,容不得他有半点害怕。况且,当年他为国剿匪,杀得大义凛然,没有半点亏心。

    “小子,你很狂?”

    话音落地,陈大师已经站了出来,和梅超锋遥遥相对,他也是先天高手,而且已经进入先天三十多年,无论是从经验还是技巧来看,都比梅超锋高的多。

    “就凭你?”梅超锋不屑地笑了,转过头望向云虎山,眼神玩味:“他就是你的底气?”

    “行将就木,不在家颐养天年,却上赶着送死,真是可笑至极。”

    他直接迈开脚步,一点一点踏着浪向几人走来,身上的杀气越来越浓重,身后是弥漫起的巨浪。

    这语气轻蔑至极,把一旁的陈巧儿气得肺都炸了,“我爷爷乃是昆市第一高手,岂能败给你?”

    “和他说什么废话。”

    陈大师腾空而起,宛如羽毛,重重落在湖上,激起数十米高的浪花。

    ……

    ……

    【叶九玄:“麒麟大大,我不想让孙悟空当我徒弟了。”

    周麒麟:“为啥?”

    “太蠢了!”叶九玄抱怨道:“孙悟空用七十二变变成了一条鱼,结果七秒钟之后忘记了咒语。”

    周麒麟:“好吧,如果有一万张推荐票,我就让如来当你孙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