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剑魔独孤
    (大家百~万小!说的时候,有推荐票的给我吧。)

    叶玄走在前头,

    小姑娘蹦蹦跳跳跟在后头,

    三百里滇池,风光如画。

    或许是少女的敏感,小姑娘的眼中却只有叶玄的背影,谜一般的男人,像风,像诗,像画。

    忽然,一大片的云聚合,投下一道阴霾,凉爽的风儿吹过,叶玄抬头望着天空。

    “你看这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不外如是。”

    叶玄轻声呢喃,心中怅然若失:“独孤兄,八百多年了,你早已为尘埃,而我却还执泥于心中大道,却不能如你那般洒脱了。”

    想那一代剑魔,纵横江湖三十馀载,杀尽敌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

    既无敌於天下,乃埋剑於剑冢。

    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独孤求败是多么孤寂的人,叶玄又是多么清高的人。

    两个人站得太高,看得太远,都不被世俗理解,却成了最好的朋友。

    当年他和剑魔独孤求败在这滇池之上,煮酒畅饮,论天下剑道。

    后曾决战滇池,叶玄封印法力,纯以剑招和剑魔比斗,三千招之内不分胜负,独孤求败对剑道的理解已经登峰造极,若生在地仙界,定是一方道祖,开宗立派的人物。

    遥想剑魔的风采,叶玄也不禁微微失神,良久,他轻叹了一口气:“往事历历在目,谁曾想,转眼已是千年。”

    只有在凡尘,叶玄才能感觉到光阴的可怕,一股忧伤的气息从叶玄的身体散发出去,周围的花花草草瞬间枯萎,百年老树的树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黄,滇池中的小鱼翻起了白肚。

    萧妃儿看着叶玄,不知为何,有一种特别委屈,特别想抱着他的感觉,就好像天塌了一般,“姐夫,你不开心嘛?”

    唰!

    “没事。”

    叶玄回过神来,所有的气势瞬间消散的无影无踪。

    “喂,两位还坐不坐船,再不坐,就看不见决战了。”一位船家冲二人吆喝。

    “坐啊!”萧妃儿拉着叶玄,跳上了画舫。

    叶玄也正想去湖心,祭奠故人。

    这艘船不大,装饰得却极为华丽,在另一头还坐着两人,一位老人,一位年轻女子,两人都穿着古风十足的衣服,透着一股古典的气质。

    一上船,叶玄便开始闭目养神,似乎对任何事也不放在心上,萧妃儿待的无趣,便好奇地向船家问道:“老爷爷,你刚才说什么决战啊?”

    那老人一边撑着船,一边说道:“小姑娘,听你的口音是本地人啊,知不知道云家?”

    “当然知道了。”

    昆市云家,乃大云州第一家族,族长云虎山曾经是帝国将军,统帅一方,虽然退休了,但是余威仍在,他的几个儿子,也各有出息,势力交情遍布云州政商各业。

    那撑船老翁兴致勃勃地说道:“我跟你们说,云老爷子早年杀过一位穷凶极恶的马贼,结果,二十年后,那位马贼的儿子不知道在哪学得了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现在回来报仇了,就和云老爷子约在滇池湖心,决一死战。”

    说着,老翁指了指周围船只上的人群,道:“这些人,有来看热闹的,也有昆市的武者,更多的都是云老爷子的手下,还有道上的人,过来撑场面的。”

    “哼,庸碌之辈,来再多也是送死。”另一头一直没说话的年轻女子忽然娇喝一声,眸中略过一抹不屑。

    她声音婉转,萧妃儿却听得一脸不服气,嘟着嘴道:

    “姐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这里这么多人都是云老爷子的部下,还会怕一个马贼的儿子?”

    “呵,无知。”

    年轻女子眼眸深处掠过一抹不屑,站了起来,她一身淡青色长衫,古色古香,约莫二十出头,却已经出落得如仙如画,她的气质容颜无法用语言形容,只有天上皓月,地上清泉能与之相比。

    她眼神重新落在萧妃儿和叶玄的身上,带着一抹轻蔑:

    “你们两个人只是最平凡最一般的普通人,当然不知道武道高手的可怕。”

    年轻女子的话让萧妃儿感到很不舒服,反驳道:“什么武道高手,还能像电视里演的飞来飞去,一个人打倒十几个?”

    年轻女子掩面轻笑,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红唇轻启:

    “你说的都是儿戏,真正的武道高手蜻蜓点水,一苇渡江,如我爷爷这般,十米之外就可以用一片叶子取人首级。”

    女子说着,眼睛里闪烁着崇拜的光芒。

    撑船的老翁沉默不语,萧妃儿美目中流露出一抹怜悯,就像是在看中二少女一般。“姐姐,你病得不轻啊!”

    “嗤……”年轻女子看到萧妃儿的眼神,气得不轻。

    “你们太年轻,太平凡,太普通,接触的世界太小,当然不知道这世界远比你们想象的精彩万倍。”

    年轻女子语气轻蔑,似是不屑,又似嘲弄。

    举手投足之间,处处流露着高高在上的姿态。

    那眼神让萧妃儿一震,淡漠得就像是在看蝼蚁一般。

    她有些委屈,看着一旁闭目养神的叶玄,微微气恼,如果姐夫看到这欠揍的女子,会不会站起来打她。

    可惜,叶玄像是老僧入定一般,不悲不喜,小姑娘却不知不觉看呆了,原来姐夫睡觉也这么好看啊。

    “姐夫果然是天底下最帅的人。”

    那年轻女人似有所闻,心里不由冷笑,叶玄上船的时候,她也多看了几眼,确实长相惊艳,不过,普通人到底是普通人,和武者之间有着云泥之别,所谓容颜易逝,而修为高深的武者虽不能青春永驻,但是岁月在脸上的痕迹却要比普通人小得多。

    “你们啊,还真是普通人,关注的也不过是普通男女之间的琐事,你们看我爷爷面貌也就五十出头,但是他今年已经八十多了,他当年威震南疆,一拳可打死虎豹,一脚可开碑裂石,如今也是昆市第一高手。”

    听着年轻女子不依不饶的话,萧妃儿冷着脸。

    她想不通,这位长得像天仙一样的姐姐,怎么这么爱吹牛逼,而且还吹地如此清新脱俗,一吹再吹。

    ……

    ……

    【讲个故事,上次麒麟去夜店,好多漂亮的小姐姐啊,其中一个小姐姐叹了一口气:“等我玩够了,我就找个老实人嫁了。”

    对于这种话,我就呵呵了……麒麟这暴脾气,当场就发飙了,我替咱们老实人问一句:“你啥时候玩够,我的长枪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推荐票跟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