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茶香依旧
    九玄城堡。

    上一世叶玄兴起而建。

    再次来到这里,已经相隔百年,但是叶玄第一感觉便是熟悉。

    一砖一瓦,一草一木,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要说最大改变,恐怕是建造这些东西的主人,又成了翩翩美少年。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历经多少岁月轮回,叶玄还记得李后主怨恨的眼神,只是叶玄永远无法体会到后主当时的心情,

    因为古今多少事,又有几件能让玄尊忧心的呢?

    唐纳德已经130多岁了,是欧国国宝级别的人物,此刻却像一个孩子一样,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叶玄。

    “你都这么老了,不用亲自伺候我,让其他人来就好了。”接过唐纳德递来的茶,叶玄于心不忍道。

    “那些人毛手毛脚的,哪能伺候好九爷您。”唐纳德苍老的面容上流露出满足的笑容。

    这一天,他朝朝暮暮想了一百多年。

    叶玄端起茶,轻轻吹开茶叶,一股清香直入肺腑,是西湖的明前龙井,从东方万里之遥,远渡重洋,却还如此鲜嫩。

    “你有心了。”

    他轻轻抿了一口,动作说不出的优雅和恬淡。

    闻言,唐纳德身子一震,激动道:“九爷,这茶我每年都给您备着,不允许任何人动,好多都放坏了,我记得您最爱喝的是西湖苏家老农种的,而且是清明节前采制的,您说喜欢这茶里故人的味道。”

    “嗯。”

    叶玄不喜多言,他的思绪顺着茶香,飘荡到很远。

    叶玄喜茶,

    有位居士为了留住他,特地在西湖苏堤旁为他种了大片的龙井。

    那段日子,叶玄和居士煮酒饮茶,泛舟西湖,谈古今,论英雄。

    居士敬佩他见识非凡,叶玄亦感慨居士才华超世。

    只是滚滚江河之中,

    叶玄如一叶扁舟,

    有人匆匆上船,

    有人不舍离开,

    他的船,渡一个人,结一段缘,

    最终,驶向自己的道。

    分别那天,居士感慨万千,郑重道:“这明前龙井我会命人为先生一直种下去。”

    后人称这位居士为“东坡居士”。

    苏东坡可能永远也想不到,九百多年后,他已为尘埃。

    当年的故人却在万里重洋外,复饮他种下的茶。

    才华盖世如东坡,亦不敌玄尊千年后的回眸一望。

    叶玄放下茶,看着唐纳德苍老的面容,叹了一口气:“一百多年过去了,你也老了。”

    唐纳德眼神里闪烁着崇敬:“人都会老的。”

    “但,九爷,您是神仙,当然不会老。”

    叶玄又抿了一口茶,他虽然是天尊,但是并不是不会衰老,只是衰老的极为缓慢,只有领悟“大自在境”,才能做到不死不灭。

    “说一说,这一百年你都做了些什么吧!”

    唐纳德仍有些激动,怔了怔,语气有些颤抖地说道:“九爷,您走后,老奴用您留下的财富成立了九玄基金和九玄风投。”

    “如今这两个公司合并,成立九玄集团,掌控着整个西半球的经济命脉,在工业、科技、互联网、金融、食品、娱乐等等产业,都是第一名。”

    说到这,唐纳德颇为自傲道:“九爷,您的财富比明面上的世界首富多了百倍不止,您动动手指头,半个经济圈都会震动。”

    “还有,您可以调动的资金超过十万亿美金…只是……最近老仆老了,黑手门、罗斯柴尔德家族蠢蠢欲动,前几天还杀了城堡里的几个后辈……老奴没用啊!”

    唐纳德哀伤起来,眼眶潮红:“以前,九爷在的时候,连大不列颠女皇都得前来觐见,唉…算算日子,女皇也有三十多年没来过了。”

    闻言,叶玄摆摆手,淡淡地笑了笑,他睿智的眼神仿佛能穿越历史。

    世人追名逐利,又有几人能悟透权贵如烟云的道理,要怪只能怪凡人百年太匆匆,悟不透,放不下。

    “小德,我不是问你这些,我是问你这些年过得快乐嘛?”

    “啊……”

    唐纳德怔了怔,连忙点点头,老实道:“只要有九爷在,老仆就快乐。”

    叶玄又叹了一口气,“小德啊,你不是为了我才活着……也罢,我便赐你一场机缘吧。”

    …………

    …………

    两年后,

    九玄城堡内。

    “小德,我该离开了,你好好练习我留下的《长生道诀》,资质就算再愚钝,活个三五百年没问题。”

    这两年,他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

    却引来整个欧国乃至世界的震动。

    农历丁酉年九月,秋雨绵绵,叶九玄一人斩杀欧国第一帮派黑手门十万弟子,血洗黑手门总舵,斩黑手门老大“教父”。

    农历丁酉年十一月,大雪纷飞,叶九玄一人血洗罗斯柴尔德家族,随后九玄集团全面接盘罗斯柴尔德家族所有产业。

    ……

    道上风传,九玄城堡神秘的东方主人回来了。

    三天后,大不列颠女皇亲自入九玄城堡拜访,

    紧接着西班牙国王、挪威国王、丹麦国王、瑞典国王、比利时国王、荷兰国王、卢森堡国王……等整个大洲的国王,相继来到九玄城堡拜会。

    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没有见到传说中的神秘东方人,悻悻而归。

    “九爷,您要去哪里。”望着愈发飘渺出尘,宛如神仙的叶玄,唐纳德满脸不舍。

    这两年他愈发感觉到九爷越来越…出尘,九爷的眼神就像佛堂上的神明,充满了漠然,视众生如蝼蚁,只有在看到他的时候才偶尔流露出一丝人气。

    叶玄道:“我要回华国了,有些往事需要了结。”

    他在欧国待了这几年,心境愈发淡然,已经无限接近“大自在境界”,怕是去华国之后,了断尘缘,便能真正迈入不死不灭的门槛了。

    “那我跟九爷一起去。”唐纳德依依不舍。

    叶玄摇摇头,唐纳德顿时一脸黯然,叶玄微微有些不忍,便道:“小德,你若想见我,随时可以来华夏,这一世,很长时间我都不会离开。”

    顿了顿,叶玄意味深长地说道:“你若想永远跟着我,就要努力修炼《长生道诀》。”

    有些话他没有说,就是他大徒儿孙悟空,也只是他漫长人生里的一段风景,更何况凡人?

    唐纳德大喜,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九爷,老仆一定会努力的。”

    “噢。对了,九爷,这张卡是九玄银行黑金卡,只有一张,您是九玄集团的主人,只有您有资格拥有,可以无限透支,您每月花多少钱,我会还多少,反正都是您的产业。”

    唐纳德眼眸里露出一抹狡黠,他也不笨,想要多见到九爷,就要制造更多和九爷交集的机会。

    况且九爷刷卡消费,必然会留下记录。

    “好。”叶玄点头。

    这财物,他收下,但是不会动。

    收下是为安心。

    不动是求心安。

    人生在世,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他当年收下唐纳德这些仆人,不是为了求什么回报,只是顺自己的心意罢了。

    他抬头远望,晴空万里,山河依旧,心中充满了无限感慨。

    “母亲,妹妹,等着我,我定许你们万里山河,此生喜乐。”

    “还有小夷,这一次我一定会找到你!”

    叶玄挥挥衣袖,抬脚向东方走去,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身后,雾水灌满了唐纳德的眼眶,他生怕,这一别,又是百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