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九爷
    这一天,

    细密的雨点绵绵不绝,有风吹来,桃花落了一地。

    九玄城堡外,

    少年撑着黑雨伞静立,眼前的情景让他眼眶微红。

    一百年了,这树、这山、这城堡,一砖一瓦,依稀还是当年的模样。少年知道,城堡中的人从来都没有忘记他,所以才一直保持着城堡的原貌。

    这可比重新建一座还要困难。

    他回过神来,眼前立着一座碑,碑上有用华文小篆书写的文字:

    “我见过盘古开天的震撼,

    我望过女娲补天的瑰丽,

    我从远古走来。

    从黑暗穿越黎明,

    从寒冬行向盛夏,

    以三千年为春,

    以三千年为秋,

    悠悠万载,不过弹指一春秋。

    我从慌乱到勇敢,

    从渺小到伟大,

    时光追不上我的脚步,

    终于,

    我回眸一望,你已为尘埃。

    ——叶九玄”

    这是九玄城堡的创始人九爷立的,虽然一百多年过去了,但是碑依然保存的很好,除了岁月的痕迹,没有半点损坏。

    良久,少年喃喃: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撑着黑雨伞,少年转身,缓缓离去,身后是落了一地的秋思。

    ……

    不远处,

    一位耄耋老人,

    一位妙龄少女,

    同样撑着两把黑雨伞。

    “祖爷爷,今天天气不好,您就不用去了,我十岁就跟着您检查城堡,每一块砖是什么样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少女柔声细语。

    老人却呆住了,望着叶玄远去的方向,微微失神。

    “您…不舒服么?”

    “这背影……”老人回过神来,喃喃道:“像、真像…”

    “像什么?您认识那个男孩子?”少女眨巴美目,狐疑地望着快要消失在路口的少年。

    老人摇摇头:“没什么、可能老眼昏花了,最近老是梦见九爷,唉,人一老总喜欢回忆以前的事。”

    老人叹了一口气,又想起当年九爷从乱匪里救他出来的场景,那只修长如玉的大手毫不嫌弃地牵着他脏兮兮的小手…

    倒是他,一路上一直躲,唯恐弄脏那只手。

    那是一双怎样的手,精雕细琢,就像世间最伟大的艺术品一样。

    一个男人怎么能生出那么漂亮的手掌?比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的手还要漂亮!

    “您才不老呢,上次医生给您检查,说您的体质比壮年人还要健康,真是奇迹!”少女一脸娇憨,美目中直冒小星星。

    “这不是奇迹,是……”

    “人家知道,您都说了一千遍了,是主人给了您神奇的力量嘛!可是,主人真的会回来么?……”少女满脸问号。

    老人使劲地点点头,仿佛在诉说一个真理:

    “九爷说过,120年以内,他一定会回来的,九爷怎么可能骗我!!!”

    少女磕磕绊绊:“可是…如果……主人还活着,那他至少两百多岁了,这怎么可能?”

    当年神秘的东方人离开的时候,已经快一百岁了,现在一百多年过去了,如果他还活着,简直太可怕了!

    瞬间,老人脸色铁青,布满寒霜:“闭嘴,立刻道歉。”

    少女俏脸一白:“对不起。”

    “不是向我,向主人,请求主人宽恕你的无知。”

    “对不起,主人,请您宽恕我的无知,我不是有意冒犯您的。”

    少女连忙恭恭敬敬地说道,老人的脸色才有些和缓,浑浊的眼眸里跳动出狂热的光芒:“九爷是不会死的,当年我受了重伤,九爷用神奇的真气为我疗伤,一百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能感觉那股真气在滋养我的身体……”

    ——

    这一番话又勾起了唐纳德的回忆,当年得知九爷要离开,才十几岁的唐纳德是主人最小的仆人。

    他舍不得主人,便鼓起勇气问道:“九…九爷,您什么时候回来?”

    九爷捏了捏他的脸蛋,笑笑:“这一世我是活着回不来了,你们好好练习我传授的功法,说不定下一世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下一世?”唐纳德大惊,死命地拽着九爷的衣服,颤声道:“九爷…不可能,您不会死的。”

    “哭什么。”九爷呵斥道:“我怎么可能会死?”

    “我要是死了,还会把这些丹药、宝器,金银珍宝存在银行么?”

    “…说了你也不明白,如果你能好好学习我留下的功法,120年内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那时的唐纳德很小,但是对九爷的感情却最深,自从九爷走后,他每天都用心去练习九爷留下的神奇武功。

    眼看120年的期限就要来临,

    他似乎有某种预感,

    他强大的主人就要回来了。

    “菲儿,存在古堡银行保险库的东西,还没人来取么?”

    少女摇摇头,这是祖爷爷每天都要问的事情,已经持续一百年了。

    少女名叫唐菲儿,事实上,他们虽然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但是,古堡的后人都姓唐,这是他们自发纪念古堡的原主人——九爷。

    因为九爷来自神秘的东方华国,而唐曾经是这个国家最强盛的王朝。

    唐纳德郑重地点点头:“一定要看好九爷留下的东西,我有预感,主人就要回来了。”

    “是。”唐菲儿满脸慎重,她知道,这是整个九玄基金最重要的事,也是她这位呼风唤雨的祖爷爷唯一真正关心的事情。

    …………

    …………

    瑞士古堡银行,有着四百多年的历史。

    大约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被九玄基金给收购了。

    奇怪的是,这间银行被收购之后,便不再对外营业。

    银行的一砖一瓦,门前的一草一木,都有专门的人打理,不允许有半点改变。

    包括古堡银行这块招牌。

    据说,这间银行从此以后,只为一个客人服务,而这位客人已经一百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罗伯特是这间银行的第五位经理。

    今天他又百无聊赖地坐在这里,

    这是一个薪酬高,轻松却无趣的工作。

    他已经认定,他将会和他之前的四位同事那样一直工作到退休,也不会遇见一位客人。

    不知何时,他的面前站了一位明眸皓齿的东方少年。

    “办业务的话,去隔壁的九玄银行,我们不对外开放。”罗伯特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这些年,不少外地人总是误闯入这间银行,给他无聊地工作里带来一丝乐趣。

    “我来取东西。”少年神情淡漠。

    “取东西,我们这里没……”

    “我来取放在017号保险柜里的东西。”少年又说了一遍。

    罗伯特身子狂震,瞳孔骤然紧缩,死死地盯着少年:“您、您有密码么?”

    罗伯特身子狂抖,说起话来都磕磕绊绊。

    叶玄平静地报出了一串超过24位数字的密码。

    “没…没错。”罗伯特狂喜,恭恭敬敬地把叶玄带入贵宾室,

    “您稍等,我们董事长马上就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