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七章一定是阴谋
    一定是阴谋

    “当某天,你若听见,有人在说那些奇怪的语言。”

    “当某天,你若看见,满街的本子还是学乐先。”

    “当某天,再唱着,这首歌会是在哪一个角落。”

    “当某天~再踏进~~”

    “这校园会是哪片落叶,掉进回忆的流年。”

    很快,叶玄的歌声再度袭来。

    这首歌曲风清新、伤感,有一种难得的纯净,充满了画面感和浓浓地校园风情,声音从始至终声音都没有过多的高昂,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在某个高坡之中,迎着寒风,迎着落日,迎着晚霞,看着漫天灿烂的星光,亦或者看着寂静无声的夜晚般。

    这种感觉,似一道道牵肠挂肚的思念,缓缓幻成一缕缕的光芒,随着风,随着夜,悄然的散发着。

    宁静,却更多的是惆怅。

    叶玄带着独特的声音,低着头,弹着吉他,慢慢的开始继续演奏。

    他的嗓音纯净如,似乎能抵达灵魂深处,拉扯着每一个人的情绪,让他们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不仅是刚刚毕业的学生,就是在场的大人们也仿佛回到了自己无忧无虑的学生生涯。

    这首歌曲唤醒了他们的青春记忆,仿佛回到“当年的自己“。

    “表示从一楼到四楼的距离,原来只有三年,”

    “表示门卫叔叔食堂阿姨,很有夫妻脸。”

    “各种季度洋流都搞不懂,还有新视野,”

    “各种曾经狂热的海报照片,卖几块几毛钱,”

    “我们穿上西装假装成长,”

    “胶片挥霍习惯的笑脸,”

    “悲伤一发,寂寞唏嘘,痛的初体验,”

    “毕业和成年的字眼,格外扣人心弦,”

    “各种莫名的感受,只说句,嘻嘻一些……”

    台下的众人们彻底被震撼了,他们根本想不到,一个学霸,嗓音竟然比专业歌手还要好!不,就是四大天王和叶玄比起来,也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而且叶玄还是原创,又在此情此景之下,触动了所有人的心弦。

    起初他们认为,叶玄是个学霸,就算会唱歌,最多也是个业余的水平。

    现在,他们彻底疯狂了,沦陷在叶玄的歌声中。

    “卧槽,这真的只是个学生?尼玛,确定不是专业歌手?”

    “草,唱你麻痹啊,唱的老子都哭了。”

    “这歌词太有画面感了,眼泪不知不觉就下来了。”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这嗓音太纯净了,如同天使一般。”

    “早知道就不听了呜呜呜,好好听啊。”

    “别问我眼泪为什么流下来,只因你的歌声太好听。”

    台下众人举起大拇指清一色的夸赞。

    然而,叶玄依然用低沉的声音,继续演唱,这首歌曲最带动人心的,不是之前所唱,而是最后一个部分,最后一个部分,可以说,完全把这首歌曲的精髓唱了出来。

    叶玄修长的手指,慢慢的弹奏着音乐,此时歌曲已经到了最后一个段落了。

    “我们即将分别,独自浪在华国外国不同地点,”

    “瞥见白色的校服,还会以为是我认识的谁,”

    ”也许谁都忘记谁的名字,但记得,”

    “昆市一中的日子。”

    一声“昆市一中的日子”,直接震撼了全场。

    潸然泪下!

    吉他的弹奏渐渐的没有了,而全场所有的观众,还沉寂在之前的歌声当中。

    这一刻,全场没有掌声,没有欢呼,没有呢喃,有的只是,安静无比的沉默。

    沉默足足过了几分钟后,突然观众们似乎想到了什么,瞬间就活跃起来了。

    数千人的现场,无论带着笑还是带着泪,一个个振臂呼喊,一个个大声叫好。

    好评犹如浪潮,一层叠加一层,从开始零散无比,后来直接凝聚在一起,同一个时间,齐声大喊好听。

    “完美的先天条件!深入灵魂般的演唱!”

    最震撼的便是赵小骨了,她本身就是艺考生啊,对唱歌自然不陌生,而且师从知名的音乐大师,叶玄的音乐素养至少达到了一流歌手的水平。

    加以培养,绝对是天王巨星的存在!

    蒋州书想要说什么话,但是现场观众太激烈了,他们只能静静的等待着场面安静下来。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现场沸腾的场面才被控制下来。

    这就是青春,这就是流年,这就是成长。

    三年,他们从曾经的懵懂无知,变成满腹诗书的谦谦学者。

    从曾经的稚气未脱,变成成熟稳重的懂事少年。

    匆匆的时光,赋予我们无限的回忆,回忆曾经满地的粉笔头;

    回忆曾经七扭八歪的课桌;

    回忆曾经被画得乱七八糟的校服;

    回忆曾经令人讨人厌的三年同学。

    三年,他们哭过,笑过,吵过,闹过,累过,倦过,烦过,厌过,爱过,恨过,想过,念过。

    留下了数不清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都随着叶玄歌声飘荡在天空中,如同美酒一般,值得用一生去珍藏。

    蒋州书本来还想说一些场面话,看到现场的气氛,一切尽在不言中。

    “同学们,这次荣誉榜到此结束,五日后将会颁布通天榜,祝愿大家好运。”

    通天榜就是将九州所有学子的成绩放在一起,只录取前一百名,能入选通天榜的,便是整个华国最优秀的才子。

    叶玄从台上下来,众人纷纷让出了一条道路。

    云飞扬已经把黄金豪车停在了路边。

    当叶玄离开的时候,四大少口吐白沫躺在一边,就在刚才他们四个分别查了自己的成绩。

    总分七百五十分,他们四个分别考了26,25,24,23,加起来98分。

    果然,特么连一百分都没有,而他们四个也包揽了云州倒数四名。

    “不可能,不可能!”四大少一边口吐白沫,一边喃喃自语。

    很快,人群散去,学海楼又恢复了清冷。

    只剩下四大少躺在那。

    过了好一会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打醒了昏倒的四大少。

    他们奋力地爬起来,抬头望着坠落的雨滴,愤怒、不甘爬满了脸庞!

    “不可能,这一定是阴谋,我要去帝都告御状!”

    “叶玄怎么可能考满分?他一定作弊了!!”

    “我不服!我一定要讨一个公道。”

    四大少眼中冒出了寒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