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东南形胜,三吴都会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

    “是谢东帝?还是华英雄?”

    他只是微微奇怪,以浪逍遥的本事,纵然不敌,亦可全身而退。

    难道这两人已经领悟了神通之力了?

    武尊巅峰,掌握神通之力,便是半步武圣。

    “都不是。”

    韦清风摇摇头,回答得干脆果断,额头上直冒冷汗:

    “是一位年轻人,据说今年才十八岁。”

    “什么?”

    男子如清风明月般的面容终于微微动容。

    韦清风道:“门主,那少年确实十八岁,麒麟阁天骄榜排名第三。”

    “不可能!”男子斩钉截铁地说道:“十八岁便天骄榜第三,杀死浪逍遥,即便他是天才也不可能办到。”

    十八岁就算打娘胎里修行,对武道的领悟又能深到哪里去呢?

    韦清风咬牙道:“门主,不会错的,珠峰之巅,少年以一敌三,口吐规则文字,一言灭臧神老祖霸爷,一念之间击死光明左使大人。”

    “什么,连雄霸兄都死了?”

    男子脑海中轰地一声,脸色狂变,他和臧神雄霸相识也有近百年了。

    当年,臧神雄霸效力天海氏,而他效力中石先生,两人各为其主,亦敌亦友,最后中石先生败了,退守大台州。

    他们天地门的势力也被迫退出华武帝国,但是他同臧神雄霸惺惺相惜,结为挚友。

    “一言?一念?难道这少年真的达到了传说中的半步武圣?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虚活二百年,我也才摸到一点门槛,他怎么可能?”

    臧神雄霸的面容狂变,神色狰狞,对着天空大声吼叫起来,说什么他也不相信,竟然有少年能踏入他梦寐以求的境界。

    忽然,天空一道黑影掠过,跪倒在地:“属下黑袍毒王沈威拜见门主。”

    “何事?”中年男子喘着粗气说道。

    沈威道:“天骄榜更新了,榜首换人了。”

    中年男子心底一沉,寒着声音问道:“谁?”

    沈威道:“叶九玄。”

    说着,他缓缓地说出了麒麟阁的评语:

    “叶九玄,十八岁,实力深不可测,品评为:当世无双,万古英才!”

    “戊戌年底,叶九玄于珠穆朗玛峰之巅,一言灭杀百年前高人臧神雄霸,一念斩杀天地门光明左使浪逍遥,当世无双,万古英才,实力深不可测,预估超越武道至尊,半步武圣。”

    听到沈威的话,中年男子失魂落魄,重重地跌坐在地上,眼神之中死灰一片。

    “门主!门主!!”

    两人对望一言,连忙惊叫起来,生怕中年男子受到什么刺激。

    中年男子充耳不闻,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嘴中喃喃自语,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苍白地脸色才微微恢复红润,一言不发地向山洞里走去。

    “门主!门主!!”

    两人在后面大叫,中年男子理也不理,轰隆一声关上山洞的石门。

    韦清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门主恐怕受了刺激了,这次闭关又不知道要多少年了。”

    “是啊。”沈威神情中充满了担忧:“就怕门主铤而走险,到时候走火入魔可怎么办?”

    叶九玄以十八岁之龄,登顶天骄榜第一,名扬天下,四海震动,更是在华国武道界掀起滔天巨浪。

    只要是武者,到处都在谈论叶九玄其人。

    而玄尊却已出现在了江南。

    ……

    ……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江南,杭都。

    今日花灯节。

    西子湖上,华灯初上,无数画舫,连绵成片,花灯已是极美,偏偏湖水映着花灯,连天上的繁星也过来分一杯羹。

    灯光、星光、烛光。

    湖水映着的灯光、湖水映着的星光、湖水映着的烛光。

    各种各样的光芒交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幅极美的画面。

    无愧于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美誉。

    “夷冰,快帮我拍抖音,我要红,我要火,我要十万个赞。”一位清秀少女兴冲冲地说道。

    “呃,好。”叫“夷冰”的少女甜甜一笑,拿起手机拍了起来。

    清秀少女欢呼道:“耶,拍的好美啊,夷冰,我也给你拍一个吧!”

    “不要。”

    那叫“夷冰”的女子羞涩地摇摇头。

    清秀少女嘟着嘴:“好了好了,不拍了,真搞不懂,这么漂亮的脸蛋,却从不拍照,唉!真可惜。”

    “我要有你这么漂亮,不!有你一半漂亮,我都出道当明星去了。”

    清秀少女白了一眼自己这闺蜜,脸上充满了无奈。

    夷冰也不反驳,只是恬静一笑,她冰肌玉骨,倾城之貌,这一路走来,吸引了无数人的注目。

    以她的容颜,拍一段短视频,必引起无数人疯狂舔屏。

    可她天性喜静,一举一动都流露出江南女子的温婉可人。

    两人后面还跟着几个男男女女,其中不乏一些高大英俊的少年,可他们的目光都死死地盯着那名叫做夷冰的少女,任谁都能看得出那双眸中充满了浓浓地爱慕之情。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忽然,西子湖上传来一阵悠扬的曲调。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

    “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

    “余路还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

    “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

    “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

    “杭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轻柔的风将这歌声吹遍西子湖畔的每个角落,嘈杂的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这首歌仿佛充满了魔力,让浮躁的心变得沉稳。

    纯净、沧桑这两个看似永远不会在一起的特质,却奇妙地融合在这声音里。

    “这声音……”

    施夷冰从不凑热闹,此刻却仿佛着了魔一般去追寻声音的来源,清秀少女拉都拉不住,最终众人租了一栋画舫,缓缓地向那里靠近。

    “和我在杭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兜,”

    “走到西子湖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