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一念三千
    一念三千

    “从今天起,本尊要建立龙门,你们十三人便是龙门第一批成员,职责便是永镇九州,守护华国。”

    “是。”十三人大声应道。

    “记住,我让你们守护华国,不是守护某一个皇室或者家族,而是守护这片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

    “绝不辜负九爷所望。”十三人郑重其事地说道。

    “嗯嗯,很好。”

    看着这十三个大汉,叶玄满意地点点头。

    这些天人拥有极其强悍的天赋,以后就算他离开这里,他们和他们的子孙依然可以肩负起守护华国土地和人民的重任。

    就在这时,天边一道金芒穿越层层云霞,照耀在叶玄的身上。

    “这是功德之力?”

    叶玄微微动容,当年女娲造人,天道感念其大功德,赐下功德之力,助女娲一举成圣。

    如今,他再造一批天人,用来守卫华国,虽然论功德,和女娲比起来远远不如,但却正好可以借助这功德之力突破自己的封印。

    当下,叶玄直接闭目盘坐,吸收这一丝充满天地本源的功德之力。

    他每一个呼吸,都如同巨龙在吐气,悠长深远,随着他的呼气、吸气,半空中甚至形成了一个气旋,凝聚成形的金光如同漏斗般灌入他体内。

    “呼,竟然连破两道封印。”

    叶玄缓缓睁开眼,此刻他体内的封印已经破了八道。

    他的身体微微绽放出白金色的光芒,晶莹剔透,如同水晶,可以透过身体看到体内那根根如玉的骨头,和银汞般川流不息的血液。

    而他的身体也已经超过了两米,整个人如同小山。

    “睁开眼,我即是我,闭上眼,我即是世界。这是一念三千,千变万化啊!”

    突破了第八道封印,叶玄领悟了自己的第一道神通:一念三千。

    这是一门幻化术。

    当年他教悟空天罡七十二般变化,教导悟能地煞三十六般变化。

    那两种变化都是速成之法,徒有其形,却不能具备其神,他自己领悟的便是一念三千。

    所谓一念三千,不是说一个念头就能有三千种变化,而是大道三千皆在他一念之间,意思是他一个念头可以幻化出大道三千内的任何生物的形态以及神韵。

    当年他为了修行一念三千,耗费了数万载的光阴,一个个物种观察他们的形态和神韵,才创造出了这门神通,被誉为天地间最强的幻化之术。

    不过,此刻叶玄也才突破了八道封印,能幻化的生物还比较有限。

    ……

    下午,叶玄把云飞扬叫了过来,经过臧神氏的事情,他发现自己在云州的势力太弱,根本不足以彻底掌控云川三州。

    云家、天龙寺、大理段家、南诏赵无极虽然对他足够忠心,但受本身实力的局限,根本不足以威慑云川三州。

    “叶先生,您找我?”云飞扬谄媚中透着恭敬。

    自从叶先生将云州的中下层势力彻底清洗,又灭了臧神氏,大川州、大阳州的势力全部靠拢过来。

    他们云家一跃成为三州之最,当真是风光无限。

    自然对叶玄也是百般感激,千般尊崇。

    “我很忙,从今天起你做我的代理人。”

    叶玄淡淡地吐出一句话,却令云飞扬心中狂喜,连忙跪倒在地,发誓效忠:

    “我愿一生一世听从叶先生吩咐,有违此誓,天打五雷轰。”

    他重重磕头,他知道自己的造化来临了,抓住这个机会,跟着叶先生,未来的自己必将登临九州,万人之上。

    “起来吧。”

    叶玄神情波澜不惊,一挥手,云飞扬的面前便漂浮着两样东西。

    “这有一粒化武丹,还有一本《长生道诀》,服下化武丹,照着《长生道诀》的方法修炼,一个礼拜内可让你成为武宗,《长生道诀》练到极致,寿延三五百年,并不是问题。”

    “谢叶先生。”云飞扬目光充满虔诚,就好像面对着一尊神佛。

    “有什么事龙门会协助你处理的,你下去吧。”

    说完,叶玄便闭上了眼睛,云飞扬静静地行了一礼,退了出去,从他凌乱步伐里可以看出来,他心情有多么澎湃。

    叶玄之所以选中云飞扬不过是看在对方的忠诚罢了。

    ……

    北海之上滚滚波涛泛着寒光。

    有一座岛,孤零零地坐落在那。

    却是武林中谈之色变的存在——圣火岛。

    岛上有一座山洞,山洞里盘坐着一名男子,看模样也就四十左右,但是他给人一种很苍老的感觉,这种苍老不是年龄上的,是含在他身上散发的气势里的。

    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好像同周围融为一体。

    再仔细看,山洞四周的岩壁上画满了不穿衣服的小人,或坐、或立、或站、各种姿势,小人身体上还有各种运功路线,那似乎是一种高深的武功。

    这座山洞便是整个圣火岛的禁地。

    忽然,洞外传来一阵吟唱的声音: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这吟唱声一连响了三遍方停下来,随后又响起一道嘶哑却充满嗜血的声音:

    “青翼蝠王韦清风求见门主。”

    洞中,那男子缓缓地睁开了眼,唰地一声,便出现在了韦清风面前。

    那穿着黑色蝙蝠袍的男子连忙跪倒在地:“见过门主。”

    “山中无日月,不觉已十载。”

    男子低吟一声,神情冷峻,当目光落在了韦清风身上,才略微有些柔和:“说吧,出了什么事?”

    闭关前,他曾下令,如无大事,不可打扰之。

    “门主,光明左使他老人家被人斩杀于珠穆朗玛峰之巅,门中兄弟个个悲痛。”

    韦清风一拜到地,额头重重地磕在地面上。

    “逍遥…他死了嘛?”

    男子站立在那,面沉如铁,除了微微迟疑,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浪逍遥是他门中光明左使,论地位、才学也只在他之下,论对武学的痴迷却不在他之下,但,他死了,他却一点也不奇怪。

    溺水而亡的一般都是会游泳的人。

    比武而亡亦然也是好武之徒。

    江湖上,杀人者人横杀之。

    “是谢东帝?还是华英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