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我的愿望
    我的愿望

    叶尊宫内!

    亭台楼阁,繁花锦簇,绿草茵茵,溪水潺潺,还有白烟阵阵,就宛如世外桃源,仙家住所一般。

    “吼!”

    一声巨响,大地微微颤抖,随后一只雪白怪物跳了出来。

    “豹子?”

    萧初晴吓得尖叫一声,这豹子大概有五六百斤重,体长四到五米,看上去就像一个小型恐龙一般。

    那双雪白的尾巴也有三米多长,不停地捶打在地面上,宛如铁鞭一般,留下深深地痕迹。

    萧初晴依稀认出,这是叶玄养的宠物,她曾和小伙伴远远地望过一眼。

    只是,现在这头豹子的体型更加巨大了,威势也比当初强上百倍。

    “喵…吼!”

    它骄傲地扬起头颅,俯瞰着萧初晴,双眼如幽冥的火,冷漠而残忍。

    那恐怖巨大的身躯,吓得萧初晴脸色煞白,她紧紧抿着唇,不让牙齿格格的撞击声传出。却无法阻止身体的颤抖,每根骨头都好像被拨动的琵琶弦。

    脚酥,腿麻!

    心惊,肉跳!

    “你…别过来。”她试图用语言恐吓,却显得单薄无力。

    大猫歪着脑袋,看着它,眼神特别纯净,却又特别冷漠和无谓。

    萧初晴能看懂那眼神中的意思,就好像一个小孩子蹲坐在树下,盯着一团蝼蚁。

    对于蝼蚁来说,小孩子无疑是巨人的存在,他们会轻而易举地用脚将这些生命踩碎、碾死,而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好玩。

    现在,大猫看着她的眼神,就是这样,有好奇,有冷漠……

    啪地一声闷响,萧初晴再也忍不住,摔坐在冰凉坚硬的地面上,她神情充满了恐慌、害怕,可是,在这恐慌害怕中却又格外拥有着一丝坚定。

    是的,就是坚定。

    人生中,总有些事情,它的意义超脱生命本身。

    “如果我死了,你会在漫长的人生中偶尔想起我一下嘛?”

    “想起我的时候你是嘴角带着笑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呢?”

    她苦笑着摇着头,声音说不出的复杂,她不知道大猫能不能听懂人言,但这么大的一只猫,几乎已经成精了,即使能听懂,应该也不屑于听她说话吧。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大声地说道: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你!”

    “我想尽可能多去了解你!”

    “所以今天我来了!”

    她抬起头,望着大猫,目光明亮而坚定:“哪怕今天我被吃掉了,我也并不后悔!”

    “但是我求你一件事,可不可以让我见到他之后,你再吃我。”

    萧初晴的脸色有些苍白,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她的情绪有些激动。

    出乎意料,等了一会儿,大猫并没有吃她,而是歪着脑袋,从她身边缓缓走过,奇怪的人类,对着我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好烦咧!

    大猫摇摇脑袋,跳到山里找母豹子玩去了。

    萧初晴长舒了一口气,身体彻底瘫软下来。

    太好了!

    我竟然还活着!!

    她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鬼使神差顺着道路一路走过去,如入无人之境,她奇怪,偌大地别墅,为什么除了那只大猫,再没有其他人了?

    难道他不需要佣人嘛?

    但想到叶玄如天神一般,她又释然了,当她沿着道路走到尽头,果然看着叶玄闭着眼睛坐在一张藤椅上,浑身上下身体近乎透明,阳光似乎都能从他的身体穿过。

    “你到底是谁?”

    问出这个问题,她便扶着膝盖,直喘粗气,似乎已经用尽全身的力气。

    几秒钟过后,如白玉般的面容上亮起了两道明晃晃的光柱,那是叶玄的眼睛。

    萧初晴心里道,这还是人嘛?

    “你来这里就是要问我这个问题?”

    叶玄淡淡一笑,眉眼中的漠然和往日并无两样,不知道为何,萧初晴只觉得这一刻,叶玄离他好远。

    就如同那漫天风雪,握在手里,瞬间便会化为乌有!

    她终于体会到了唐清雅临走前的眼神,那是充满着绝望和悔恨的眼神!

    她也终于明白了唐清雅为什么会留下那样的话。

    她第一次生出了一种无力感,这种无力感让她充满绝望!

    无论她怎么样努力,都抓不住眼前少年的一片衣角。

    她爱他,却爱的如此卑微谨慎!

    她爱他,却爱的如此自惭形秽!

    那假如她再不要脸一点呢?哪怕你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你是来自云端的神仙,也不能剥夺她喜欢别人的权利!

    “叶玄,我喜欢你,与你何干?”

    少女突然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令牌:“叶玄,你说过,只要我拿着麒麟令,你便实现我任何一个愿望?”

    “本尊从不骗人。”

    玄尊淡笑起来:“哪怕你要天上的星辰,地底的精魄,我也可以办到。”

    “我只求你让我跟在你身边,给我一次喜欢你的机会!哪怕为奴为婢都可以。”

    说到这里,萧初晴忽然央求起来:

    “叶玄,难道你就不能原谅我的无知嘛?如果曾经我惹你生气了,让你不高兴了,我愿意用一辈子去补偿。”

    “哈哈,笑话,我说过你最大的毛病就是自以为是,你总是理所当然,殊不知你有什么资格惹我生气?我又何须你的补偿?”

    “更何况,愿意花一辈子补偿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叶玄抬起头,望着萧初晴,眼眸中蕴含着吞吐天地的气势。

    “不过,我既然给你麒麟令,我便不会食言。”

    “但你要想好了,你手持令牌,哪怕要做大英女皇,我都能满足你!”

    “甚至你要飞升成仙,我亦能办到。”

    “我不要,我就要跟在你的身边。”萧初晴坚定地说道。

    叶玄冷冷说道:“你会后悔的。”

    萧初晴摇头:“不会。”

    “假如你有一天想通了,放弃跟在我的身边,我仍可以满足你任何一个愿望。”

    萧初晴再次摇头:“不,我只想长长久久地跟在你的身边。”

    “你一定会后悔的。”

    叶玄轻蔑一笑,凡人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有太多的事情要求到他了,何况以他的手段想逼迫一个凡人求他别的事情,那太简单不过了。

    “萧初晴,你终究只是个凡人,却想做这种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事情,太过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