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四章我只出一招
    我只出一招

    “噢?还弄出一条臭虫?”

    叶玄眼睛一眯,不屑地看着天空上的火龙。

    “找死!”

    霸爷再次大喝一声,身上的火芒更盛,天空火焰滚滚。

    “去吧!”

    火龙立刻向着叶玄汹涌而去,张牙舞爪,带着焚尽苍穹的气焰。

    叶玄却不闪不避,嘴角挂着轻蔑的笑容,似乎根本没有把那条“臭虫”当回事。

    浪逍遥、龙雪彤也被震慑住了,呆呆地望着,似乎忘记了出手。

    “叶九玄太过托大了,竟然不知道闪躲,霸爷这至强杀招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接下的!”

    “就算他能接下,也必定会损耗大量真元,而后面还有浪逍遥、龙雪彤两位强者!”

    “看来,这天才少年今天就要陨落了。”

    观战的武者纷纷感叹起来,其中不乏惋惜的叹息声。

    叶玄才十八岁而已,再成长十年,谁还能拦他,可惜,没这个机会了。

    听到周围武者的声音,萧初晴脸色狂变:“不会的,叶玄你不会死的,你要活着。”

    呼!

    火龙冲着叶玄落下,化为一道火焰气浪,向四周澎湃而去,如同原子弹爆炸一般,升腾起巨大的蘑菇云。

    只是在火龙落下那一毫秒的时候,叶玄忽然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

    “护!”

    瞬间,刺目的金光,从叶玄的体内迸射而出,照耀四面八方。

    与此同时,那一道文字如同浩大的吟唱声,响彻天地,这股声音,飘飘渺渺,若有若无,仿佛是从人的灵魂中传出,散发着一股大智慧、大毅力的气息。

    只见金光弥漫,一尊上千丈高散发着金光的巨人从叶玄的体内钻出,悬浮在半空中,将叶玄的身体笼罩住。

    而那火龙轰在金光化成的巨人身上,就如同在帮人挠痒痒一般,再难前进一分。

    “口吐规则文字,天呐,那少年竟是陆地真人!”

    “一字之威,竟能调动如此恐怖的力量,太可怕了!”

    “好恐怖的规则之力,我恐怕还没靠近,就被这股气势给绞碎了。”

    一众武者纷纷脸色狂变,虚无子更是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何为真人?

    化天地万物之气运为己用,静有风云在侧,行有霹雳随身,龙行虎步,踏天而行,方为真人!

    “啊,怎么会?我活了二百岁,都没有领悟口吐规则之力,为什么你竟然可以!!”

    虚无子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

    叶玄冷漠地望着他,再次吐出一字:“死。”

    顿时,金光大作,化为一只巨型手掌,拍向臧神雄霸。

    金色的巨掌还没落下,霸爷立即就升起一种,逃无可逃,必死无疑的感觉。

    “不好,恐殃及池鱼,避!”

    这巨掌主要的威势全部笼罩在霸爷的身上,但是浪逍遥和龙雪彤依然能感受到这锐不可当的威力。

    两人连忙跳了起来,勉强逃开了。

    “啊,不要。”

    霸爷刚尖叫一声,那巨大的金色手掌轰了下去,他惨叫一声,就被轰成了齑粉。

    活了二百年的岁月,却落得这样的下场,令人唏嘘感叹。

    “灭你何须动手?”

    叶玄轻蔑一笑,勾勾手指头,那两个镇水神珠便到了叶玄的手里。

    “遭了!”

    虚无子和薛雪薇面色一变,霸爷陨落,镇水神珠落到了叶玄的手中,事情有些难办了。

    “接下来该轮到你们两个了。”

    叶玄把目光看向了浪逍遥和薛雪薇:“一起上吧,省得麻烦。”

    这一刻,玄尊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拔地而起,直冲云霄,令天地变色,电闪雷鸣,让众人心灵随之震慑。

    两人惊惧地看着叶玄,太可怕了,上下嘴唇碰一碰,一个活了二百多年的绝世强者就这么死了?

    龙雪彤迟疑了,害怕了,退缩了。

    浪逍遥呢?

    浪逍遥没有动,没有退缩,没有害怕,而是默默地抽出了刀,身为刀客,如果连刀都不敢亮,那么余生即使活着也和死了没有区别了。

    此刻,橘红色的太阳的光芒落在浪逍遥的身上。

    天地间仿佛已只剩下他一个人。

    万里荒寒,连阳光都似乎在渲染着悲壮。

    “叶九玄,我不会怕你的。”

    他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把刀:苍老的手,冰冷的刀。

    “我磨刀三十载,就是在寻找一个对手!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了你。”

    “我只有一招,也只出一招,一招过后,你我便分生死。”

    他嗫嚅地说道,嘴角有些苍白。

    过了一会儿,便是长时间的沉默。

    空气似乎有些压抑,龙雪彤默默地退到了一边,她拿剑的手已经颤抖了,面对叶玄,她连拔剑的勇气都没有了。

    就这一点,她便不如浪逍遥。

    两人之间的气势还在升腾,众人纷纷后退,留出了一大片真空地带。

    “你的刀杀不了我。”

    叶玄看着那把刀,冰莹莹、蓝晶晶的刀。

    “只要我能使出那招,哪怕死了,我也瞑目了。”

    浪逍遥笑了,旋即,笑容猛收:“但我这招是完美无缺的,没有人能挡得住!”

    他直勾勾地看着叶玄,那双偏执、冰冷近乎疯狂的眼睛里,就仿佛真的已看见了死亡!

    难道死亡就在他眼前?

    是他死?还是叶玄死?

    他在往前走。

    他走得很慢,可是并没有停下来,纵然死亡就在前面等着他,他也绝不会停下来。

    身为一个刀客,要有刀客的尊严!

    不出刀便是怯懦,刀客要是怯懦,便会生不如死。

    他走的很用力,每一步都在积雪中留下深深地脚印,似乎每一步都已经竭尽全力。

    在他七十二年的生命里,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走的如此艰难,他似乎一步步在走向死亡,又似乎一步步在走向新生。

    可他的眼睛里没有恐惧,没有害怕,只有兴奋!

    那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兴奋!

    他要出招了,当他握着这把刀的时候,前面是死亡还是新生已经不重要了。

    “叶九玄,我要出招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和天地融为一体一般,而他的刀也消失了,似乎化为天地万物一般。

    风是刀,

    雪是刀,

    光是刀,

    影是刀,

    手中无刀,

    刀在心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