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云州王叶先生
    云州王叶先生

    “那是为大帝准备的椅子,小子你快站起来!”

    有人呵斥起来。

    “无妨,以叶先生的实力,的确有资格坐在那把椅子上!”臧神天圣摆了摆手,微笑着说道。

    人群立刻让出了一条道!

    臧神天圣、臧神嫣然两人缓缓地向叶玄走去!

    一步,

    两步,

    每一步好像都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神情肃穆,似乎那道路的尽头坐的是顶破天的大人物一般。

    必须恭敬以待!

    人群中有不少人是冰雪城的子民,冰雪大帝在他们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

    那少年坐在大帝的椅子上稳如泰山,大帝不怪罪他是大帝的大度,但是他们却不能忍?

    君忧臣辱,君辱臣死!

    “小子,你还不赶紧起来,大帝大度赦你不敬之罪,你还敢蹬鼻子上脸?”

    “喂,你这个装逼犯,坐在那要死啊!”

    冰雪城的子民不能忍,但人群中自有知情的人,连忙呵斥住那些人!

    乖乖地!

    坐在那的主可是真正的杀神!

    人命在他眼中就如草芥一般!

    那平常眼高于顶的武者,在杀神面前,弹指间灰飞烟灭,何况这些凡人乎?

    叶玄依旧坐在那里,盯着连绵起伏的雪山,看着那扑簌簌地雪花渐渐消融,至始至终,连头都没有回!

    他的背影,宛如泰山一般深邃、宽阔,充满着慑人的气息。

    臧神天圣、臧神嫣然顿住了脚步,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额头上都是滚落的汗水,手心里潮湿一片。

    那是强者的气势,不动如山!

    不远处,

    萧初晴等一伙人站在那,望着这一幕,瞠目结舌!

    “叶玄疯了?”萧初晴惊呼一声,即使叶玄如此对她,她心中始终牵挂着对方。

    何墨楠从帝都来,不是云川人,并没有听过冰雪大帝的名头,但是从周围人的态度和大帝的气度、威仪来看,应该是顶顶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她小脸上泛起一抹忧色,叶玄给他的感觉很不一样,那是一种真正的傲气。

    有的人自傲流于表面,这种大多是装出来的。

    有的人自傲从骨子里传出,这种多半是家境很好,或者很优秀。

    但叶玄那股傲气就好像是从灵魂深处传出来,与生俱来,不因任何外界因素而发生丝毫改变。

    无论沧海桑田,千年万年,

    他就是他,永不改变。

    “这样的性格,一定会得罪很多人吧!”

    何墨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情不自禁地为叶玄暗暗祈祷。

    这一幕,看得王亮嘴角一喜!他能从服务生爬到七星级酒店的经理,无论人脉、交际自然有自己独树一帜的地方,从他的眼界来看,叶玄如此性格,在这社会人迟早要吃大亏。

    “我去,这家伙狂到连冰雪大帝都不放在眼里了嘛?”

    “他只是臧神氏的一条狗,在普通人面前狗仗人势就算了,如今主人都来了,他还如此猖狂?”

    张平忍不住说道。

    闻言,楚江川脸色瞬间绿了,暴跳如雷的大声呵斥起来:

    “闭嘴,你特么不想死,就给我闭嘴,你要是连累了我,撕烂你的嘴巴!”

    张平见到楚少爷狰狞的模样,不由缩了缩脖子:

    “楚少,不至于这么激动吧?他就是一条狗耶!”

    话音刚落,楚江川心中一颤,下意识蹦到一边,远远地躲开张平。

    “楚少爷,您离我那么远干嘛?”张平不解地挠着头。

    楚江川:“你竟敢侮辱叶先生,简直罪大恶极,我害怕你遭雷劈的时候连累我!”

    “遭什么雷劈啊?”

    张平抬头望了望天空,今天晴空万里,哪来的雷劈?

    “楚少,你是不是精神受刺激了,叶玄不就是投靠臧神氏了嘛,至于怕成这样?”

    话音刚落地,天空忽然降下一道鬼火,狠狠地砸在张平的身上。

    立刻,张平变成了非洲王子,还免费烫了个头!头顶上冒出丝丝白气。

    周围人吓了一跳,猛得跳到旁边,尼玛,平地一声惊雷,这也太吓人了吧!

    楚江川心中暗道,好险啊,差点就被误伤!

    果然,叶先生就是神仙啊!

    这时候,二人已经来到了叶玄的身后。

    臧神天圣望着背坐在自己面前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抑住一刀捅死他的冲动!

    “叶先生。”

    他弯下腰,恭敬地行了一礼,旁边的臧神嫣然同样俯下了身子。

    我的天呐!

    炸了!炸了!

    所有人齐声惊呼一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帝和公主竟然给他行礼?

    他凭什么?他配嘛?

    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他们目瞪口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周围的人仿佛雕塑一般,但是叶玄依然坐在那里,连头都没回。

    这时候,人群外面有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他们径直走来,从人群中穿梭而过,来到叶玄身后,止步!

    唰!

    齐刷刷弯下了腰。

    “参见叶先生!”

    叶玄依旧没有回头,仍然望着前方,此刻,周围雪山上大颗大颗的冰层已经开始融化,雪花扑簌簌地往下落,雪水涌动,汇在一起!

    它们在积蓄,

    它们在努力,

    它们即将涅槃重生!

    千年雪潮马上而至!

    玄尊坐在那宛如山岳一般,他没有发话,这帮大佬全部弯腰矗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但周围的民众从呆愣中清醒过来,看着之后来的这些大佬们,瞪大了双眼,再次惊呼起来。

    “那位是我们昆市云家的家主云虎山,他也要向那少年弯腰问好!”

    “天呐!那位是川州青城山白家家主白素军!”

    “啧啧,那是大理镇南王段鸿飞啊!”

    “那个是大阳州苗族领袖巴尔加!”

    “那是南诏王赵无极!”

    “我去,这么多大佬都要低头,他到底是谁?”

    云州、川州、阳州不少人都认出了这些大佬的身份。

    他们个个弯腰向着少年行礼,神色恭敬,口呼“叶先生”!

    那这“叶先生”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这少年竟是云州王叶先生!

    轰!

    如晴天霹雳一般!

    众人纷纷吓得半死。

    “听说臧神氏为打压云州王叶先生,全面封停叶先生仙汤水的产业,没想到叶先生如此强势,直接杀到冰雪城,竟让大帝俯首赔罪!”

    有明眼人仅凭一些蛛丝马迹,便将整件事情串联的**不离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