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云川之主
    【】云川之主

    “现在,你还觉得臧神氏有什么了不起的嘛?”

    叶玄狂笑不止。

    臧神冰清咬着红唇,脸色瞬息万变,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叶先生威武!”

    “叶先生牛掰!”

    “向叶先生致敬!”

    云虎山几个人兴奋地疯了,牛逼,牛大发了!

    云州其他大佬如同鹌鹑一般,缩得远远地,不停在心里求爷爷告奶奶,只求叶玄能赶紧忘掉他们。

    “你们刚才选择背叛我!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英明,现在呢?”

    叶玄一步步,站到这些人的面前。

    玄尊是睚眦必报的人!

    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

    “我…我们?”这些人嗫嚅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会儿,才有个人战战兢兢道:

    “叶先生,我们愿意献出一半的家产,求您放过我们吧!”

    “不,我愿意献出九成家产!”

    “对啊,叶先生饶命啊!!”

    “叶先生,我全给您,我啥也不要,就求您饶我一命!”

    “我上有十八个老婆,下有一百八十个小三,还有三百多个私生子都指望着我养活呢,我不能死啊!”

    这时候一个女大佬跪了下来:“我能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上,认了七十八个干爹,他们将来都等着我养老送终呢!”

    这些人一个个跪在地上哀求起来,叶玄杀人如麻地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

    叶玄负手而立,看着满地哀求的身影,却没有半点怜悯,他手中日芒变得炙热起来!

    “人生就是一道选择题啊,选对了就生,选错了就死!”

    “你们选错了,如果还活着,岂不是对那些选对的人很不公平?”

    公平,很重要啊!

    玄尊手上地日芒越来越亮,明亮地如同一颗太阳,这光芒把那些跪地求饶的云州大佬们包裹起来,下一秒他们便化成了一团蒸汽!

    连惨叫都没来得及!

    便烟消云散了。

    云虎山、寂灭大师等人一阵惊惧,同时他们又暗自庆幸,幸好自己选对了,跟对了人!

    从今天起,云州算是彻底洗牌了!

    除了他们这几个还活着的顶级大佬以外,其他都要换人了。

    这样也好,他们已经抱成团了,可以将自己的心腹安插在云州各处,以后云州自上而下将彻底拧成一股绳,全心全意为叶先生服务!

    这时候叶玄的目光又看向大川州、大阳州的一众大佬!

    这些人对望一眼,硬着头皮先后走了上来。

    “川州王白玉汤从今以后,唯叶先生马首是瞻!”

    “天府城叶氏从今以后唯叶先生马首是瞻!”

    “川西白药集团以叶先生为尊!”

    “青城山白家以叶先生为尊!”

    ……

    属于大川州的势力大佬们一个个弯腰行礼,诚惶诚恐,万分恭敬。

    接着是大阳州的各大势力把头,相互看了看,也一个个跪倒在叶玄的面前。

    “阳城李家以叶先生为尊!”

    “阳南钱家从今以后唯叶先生马首是瞻!”

    “苗族领袖巴尔加愿听叶先生调遣!”

    “土家族……”

    ……

    一个接着一个势力轮番上来,大表忠心!

    叶玄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一指头把川州王白玉汤给戳死了,嘴里还小声嘀咕道:

    “刚来的时候你小子好像骂过本尊两句,当本尊记性不好嘛?”

    周围的人噤若寒蝉!

    乖乖地!

    这位可是睚眦必报的主啊!

    当时各为其主,骂你一句,就要人老命,真霸道!真狠辣!

    望着这些人又惊又怕的表情,叶玄嘴角咧开,这就是他要的效果,让这些人全部臣服于他,再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从今天起,云川之地只有叶先生,哪个再敢称王称尊,我灭他全家!”

    “是是!”

    “不敢,不敢!”

    叶玄丢下这句话,转过身看着臧神冰清:“你、送本尊回别墅!”

    臧神冰清身子一颤,如今,叶玄在她地眼中就是魔鬼的代言人,她浑身一颤,下意识就想躲。

    见状,九叔爷连忙冲她使眼色,口中轻笑起来:

    “叶先生能看中你,那是你的造化,以后你就别回来了,给我好生伺候叶先生!”

    “啊……”

    臧神冰清身子狂颤,娇弱的样子惹人怜爱,眼中更是泪光连连,可她却不敢有半点反抗的意思,开着那辆火红色的兰博基尼,老老实实地充当叶玄的司机。

    “恭送叶先生!”

    底下跪倒一片,叶玄理也不理,闭着眼坐在车中,不一会儿就到了蓝月度假山庄。

    待叶玄离去,云虎山等人、大川州、大阳州等群雄们也都四散而去!

    这大冷天的,还是去酒店暖和暖和好!

    正好明天可以欣赏一下千年难遇的大雪潮,也不算白来。

    很快,大帝宫除了臧神氏的子孙,就剩下满地尸体了!

    一夜之间,风光无限的臧神氏沦落到了这番下场,真是令人唏嘘,就如戏文里唱的:

    眼看他起朱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塌了。

    这功名利禄,都是那过眼烟云!

    臧神氏的子孙们哭哭啼啼,哀哀切切!

    臧神天圣哪还有半点冰雪大帝的神采,良久他抬起头来,看着九叔爷,声音中含着一丝愠怒:

    “我们臧神氏难道从今以后就要屈膝在一个毛头小子的身下?”

    “不然呢?”九叔爷冷笑一声,教训起来:“难道让他把我们都杀了?”

    “我们还有老祖啊,老祖已经活了二百多岁,实力深不可测,未必在他之下!”

    臧神天圣愤愤地说着!

    臧神族人听到“老祖”这两个字,一个个燃起了希望,没错,他们还有老祖啊!

    “是啊,九叔爷,我们臧神氏被他差点屠戮的一干二净,还要受到这样的侮辱,难道就这么忍了?不如请老祖出来!”

    “对,不管他是武道至尊还是术法真人,只要有老祖在,未必怕他!”

    臧神氏的族人一个个叫嚣起来,自家老祖可是武道天才,又活了二百多岁,还能怕一个毛头小子?

    九叔爷挥起拐杖,使劲跺了跺地面,脸上闪过几抹狰狞:

    “胡闹,你们懂什么?”

    “老祖一把年纪了,难道因为我们这些不肖子孙,和一个少年去拼命?万一老祖输了怎么办?”

    “老祖便是我们臧神家的支柱,只要老祖在,便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当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

    (本章完)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