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少女心事
    少女心事

    “谁干的?”

    叶玄垂下头,目光明灭,声音低沉。

    云虎山将手机转换成前置摄像头,老脸微微颤抖:

    “是浪逍遥,他还托我给您带句话!”

    “说。”

    叶玄目光一凝,双目眯成一条线。

    “两日之后,珠峰之巅,决一死战!”

    云虎山吐出这句话,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叶玄的神情变化。

    但令他失望的是,玄尊神情如往常一般漠然,似乎只是一只蝼蚁在向他叫嚣。

    “正好一并结果了!”

    玄尊望了望窗外直插云霄地珠峰,淡淡说道,神情无悲无喜。

    冰雪城坐落在喜马拉雅山腹地,背靠珠穆朗玛峰!

    浪逍遥邀他决战珠峰之巅!

    正好省得他再来回奔波!

    云虎山一脸懵逼,他本以为叶玄听到这个消息,会流露出惧怕忌惮的神情,却未曾想到,叶玄就好像听到了一件寻常小事一般。

    “还有……”

    云虎山沉声再道:“古墓派掌门龙雪彤已经前往冰雪城了,她要向您寻仇!”

    “正好一会故人之后!”

    这次,玄尊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当年他和神雕侠侣交情甚好,千百年过去了,不知道古墓后人可有半点先祖的遗风?

    云虎山老脸一阵错愕,云州大佬们个个目光呆滞!

    叶先生接连对上三大高手!

    臧神氏!

    龙雪彤!

    浪逍遥!

    他们的心中早已万分绝望,本以为叶玄再狂傲,也定会万分紧张,却没想到,人家面色如常,神色如故!

    那一脸淡定地风采,连说两个“正好”,就好像是在处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云虎山一脸怏怏,挂了电话,同众人用眼神交流了五分钟,得出一个结论:

    叶先生在装逼!

    “现在,他肯定怕的要命!”

    “说不定在谋划跑路!”

    “他只是不满二十岁的少年,再厉害也不可能比得过这三人吧?”

    群雄纷纷猜测,心中千般思虑,万分焦急。

    消息不胫而走,传遍天下!

    “什么,浪逍遥出山了?三十年前,浪逍遥被誉为天下至狂刀,横扫九州,如今再度出山,不知道实力已经达到了多么恐怖的程度,又有多少豪杰要惨败了!”

    “是啊!听说浪逍遥出山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云州斩叶九玄!!”

    “哈哈,云州叶先生杀风无忌出道,震惊天下,天骄榜第三,可惜他忘了,风无忌的师傅是浪逍遥啊!”

    “浪逍遥三十年不出江湖,虽只名列天骄榜第四,谁知道他现在实力达到了何种恐怖的境界?”

    “可惜,叶先生虽是少年英才,但是面对浪逍遥胜算也极为渺茫吧!”

    “唉,又一个少年天才即将陨落,叶九玄若是能和光同尘,与时舒卷,谦逊温和,以他之才,怕是要不了十年,又是一位谢东帝的存在!”

    “可惜了,可惜了!”

    这一刻,无数武林同道纷纷摇头叹息,哀叹起来。

    “听闻浪逍遥蛰伏极寒岛三十年,领悟天下归元二式,淬炼出冰饮狂刀!”

    “是啊,他抗刀入世,和叶九玄决战珠峰之巅,想一想,便心潮澎湃!”

    无数武林同道心驰神往,当下无数人向珠峰赶去,一观当世两大高手决战!

    ……

    蓝月度假别墅山庄,

    玄字区别墅。

    咚咚咚!

    敲门声。

    “谁?”

    玄尊开门,

    萧初晴俏生生立在门口,她换了一身衣服,浑身上下香喷喷,显然刚沐浴完,一双明眸,深情款款盯着玄尊。

    “叶玄。”

    她温柔地叫了一声,那双眼睛似水柔情。

    “何事?”玄尊眉毛微蹙,神色一如既往地冷傲!

    “你真的要跟着臧神冰清去臧神氏?”

    “关你何事?”

    萧初晴怔了一下,咬着嘴唇,两只手不断绞着裙子,小声道:“你…你可以不去嘛?”

    叶玄冷目一凝:“为何?”

    “就当为了我,行不行!!”

    萧初晴鼓起勇气,勇敢地正视玄尊的目光。

    叶玄不明白了,“为了你和去不去臧神氏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我…我……”

    她支支吾吾,吞吞吐吐,脸上染上红霞,美颜不可方物。

    叶玄烦了,正要关门撵人,萧初晴急道:

    “因为我喜欢你!”

    她终于说出来了!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如此直接、不加掩饰地向叶玄表达心中地想法。

    “我喜欢你!”

    她坚定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可怜兮兮地说道:

    “叶玄,你不要去臧神氏了,不要去参加什么群英会了!我们在一起好嘛?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就我们两个,过神仙眷侣的生活,好不好?”

    她不顾羞耻地望着叶玄,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心意,然后痴痴地望着少年!

    等待命运的审判!

    这一刻,

    少年一头凌乱的碎发随意披在肩头,两颗眼珠子如黑宝石一般,远山黛眉,红唇似一点朱砂,阳光透过百合窗花,洒落在叶玄晶莹如玉地肌肤上!

    世间有君王爱美人不要江山!

    叶玄如此盛世美颜可让天下红颜倾心追随!

    可惜,命运跟萧初晴开了一个玩笑!

    有些人可遇而不可求!

    有些人仅是幻想都是亵渎!

    玄尊抬起头来,目光清澈冷傲:

    “萧初晴啊萧初晴,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嘛?”

    萧初晴芳心一颤,使劲地盯着叶玄的眼眸,想从中看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温柔,可她注定失望了。

    她咬着嘴唇:“什…么。”

    “我最讨厌你自以为是!”

    “你总是以自己的想法去揣测他人!”

    “你总是天真地以为这世界就是眼睛看到的模样!”

    “实话告诉你,臧神氏我一定会去!”

    “而我和你之间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这道鸿沟叫天堑!”

    叶玄冷笑一声,嘭地一声关紧了大门!

    门外,

    萧初晴狠狠地攥着拳头,死死地咬着嘴唇!

    不哭!不哭!

    她不断告诉自己,没有什么可哭泣的,你只是失去一个不爱你的人,而他失去了一个爱他的女孩!

    可是,

    眼泪不争气地肆意流淌!

    像大颗大颗的珍珠一般滚落!!

    她蹲下来,头埋在膝盖里。

    半个小时候,眼泪哭干,她重新抬起头,眼眶通红,眼睛浮肿!

    “叶玄!我以为你什么也不在乎,没想到你也是攀炎附势的人!”

    “好!你去臧神氏当你的男宠吧!我以后再也不理你!!”

    她掩面狂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