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我要他
    我要他

    叶玄化作两米大汉,身形如山岳,腰杆如天柱,丰神俊朗,气盖天地。

    他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便强一分,大地随之震动,南山为之颤抖!

    如此气势,让两人惊慌失措,内心之敬畏无以复加!

    叶先生成神了?

    叶玄一步一步走到云虎山、云飞扬两人的面前,眉宇之间蕴着精芒,双眸之中藏着冷锋,面容寒霜如雪,气势磅礴如大海咆哮。

    “三思?”

    玄尊笑了起来:

    “三思是弱者的借口罢了?本尊何须三思?本尊纵横天地,便要随心所欲!”

    “你竟然用韩信、李世民之流来和本尊比,当真对本尊侮辱至极!”

    “真正的大丈夫不是能屈能伸,而是永远战天斗地,百死不悔,可以被消灭,但永远不会认输!”

    玄尊抬起头来,目光灿若星辰,“一时苟且,一时忍辱,便会一世郁郁,一世不甘。”

    他从混沌而来,经历过多少世事沧桑和变化,道统之争,神魔大战,巫妖相斗,无论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玄尊从来没有一丝一毫的怯懦,退缩和忍让。

    他既修逍遥道,管你神佛仙魔,惹我玄尊,便让你下幽冥地狱。

    他重新垂下头,目光恢复了淡漠和冰凉:

    “古语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呵呵,纯属放屁!”

    “十年太久,本尊只争朝夕,惹恼本尊,便当场拍死他!”

    “冰雪城臧神氏,他若惹我,我便让他化作漫天风雪,烟消云散。”

    这一刻,在他们的眼中,叶玄的气势盖过了天上的骄阳。

    云虎山心情极为复杂,脸上忧心忡忡,云飞扬内心却隐隐有些兴奋,他到底是少年血性,血气方刚,面对如此霸道至极的人物,他一下子就给跪了!

    强!

    好强!

    ……

    这时,云虎山的电话响了,接完电话之后,他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眼底深处还泛起一丝慌张、不安。

    “叶先生,来了。”

    他脱口而出,又连忙补充道:“臧神氏的人来了,就在我们云氏企业的总部,催着我们把今年的贡钱交了。”

    “带我去。”

    叶玄嘴角泛起冷笑,想从本尊手里拿钱,可把你们天真的。

    云虎山看到叶玄这样的笑容,心里便直发毛,但是又不敢不从,只好硬着头皮带着玄尊前往云氏总部,心里只求这祖宗能安生一些。

    云飞扬怀着既兴奋又忐忑的复杂情绪,跟在后面。

    片刻,一辆银白色的劳斯莱斯停在了云氏总部的门口。

    前台的美女客服还有工作人员,一看到这车,连忙出来迎接。

    云虎山、云飞扬点头哈腰把叶玄请了进去,这让那些人一个个都愣住了,这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让云总如此谦卑。

    云虎山也不管那些人,带着叶玄向会客室走去,臧神氏的人此刻便在会客室等待着。

    他忐忑地推开门,带着叶玄走了进去。

    会议室里已经坐了六个人,他们的穿着极具雪域高原特色的长袍,花纹十分艳丽。

    为首的是一个蒙着轻纱的女郎,看不清面容,但是从她秀丽的天鹅颈以及清澈的眼眸,还有那曼妙婀娜的身姿,可以推断出,这是一个年轻的而且非常漂亮的女子。

    其余的是五个老者,肤色黝黑,五官轮廓极为硬朗,腮上有高原红,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凶悍威猛的气息。

    云虎山等人坐向会议室方桌的另一头,本来要让叶玄坐主位的,被玄尊用眼神制止了。

    那蒙着轻纱的女郎眼神里透着高傲,满脸不屑地看着云虎山几人,神情嚣张至极。

    不过,当她看到叶玄的时候,眼神里的嚣张化为乌有。

    此刻,叶玄并没有恢复普通俊朗少年的模样,还是那近乎两米高的大汉,五官如刀削斧凿一般,线条硬朗,全身肌肉爆炸,充满了男子至刚至阳的美感,对于女子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和杀伤力。

    女郎***地望了叶玄一眼,双眸像一片平湖,充斥着一种勾人夺魄的诱惑力。

    她唇角一勾,轻笑起来:

    “云老头,你倒是挺会享受啊,竟然有如此俊美的保镖!”

    叶玄如此魁梧地身材显然被她当成了云虎山的保镖了。

    云虎山苦笑一声,他哪请得起这么牛叉的保镖?正想要解释,又被叶玄制止了,只好直接进入正题。

    “几位大人远道而来,辛苦了!”

    他再次苦笑一声,心里想着如何能把保护费压低一点,避免叶先生和臧神氏产生冲突。

    其实,他哪里知道,玄尊在乎的根本就不是钱,贡钱哪怕只有一毛钱,对玄尊来说都是莫大的侮辱。

    “往常贡钱都是一百亿,今年直接翻了十倍,虽说我们云州的仙汤水极为畅销,但这也才卖了没几个月,并没有赚多少钱,几位大人可否通融一二……”

    “呵呵。”

    那女郎干笑一声:“你们赚了多少钱,我们心里清楚,不过……通融一下也是可以的。”

    臧神氏统治云川高原三百年,缺钱嘛?

    钱对他们早已经是一堆数字了,就是冰雪大帝都数不清自己到底有多少钱了。

    之所以每年如此压榨各州势力,除了要显示臧神氏的威严,还能防止地方上各大势力成长起来。

    发展势力是需要钱的,借以进贡的名义,把地方势力的钱弄到手里,有利于维护自己的统治。

    “我要他!”

    女郎一脸倨傲,目光看向了叶玄,声音居高临下,宛如高高在上的女王。

    “让他做我的奴仆,我可以考虑少收你们二百亿的贡品。”

    呵!

    一个保镖换二百亿,这对很多人来说很值了。

    而且奴仆有很多种,看这女郎眼神中赤果果的光芒,可以判断,这是要做那种可以嘿嘿嘿的奴仆啊!

    说什么都很值了。

    但是,云虎山头顶的冷汗立马哗哗渗了出来,宛如瀑布一般。

    他脸色有些难看:“几位大人说笑了,这位是我们云州新晋的魁首,云州王叶先生!”

    “原来是他!”

    女郎眼神勾勾地望着叶玄,嘴角掠过一抹浅笑:

    “那我要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