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此后百年,谁敢忘我?
    此后百年,谁敢忘我?

    十年苦磨刀,

    未曾试锋芒,

    今日把示君,

    但求一劲敌!

    “龙掌门,三十年前,我便在这孤岛上苦修,十年前你来了,我便等了你十年,今天你神功大成,可否一试我的刀芒?”

    青衫老者浑身上下战意凛然,颇有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痛快之感。

    “哼!”

    龙雪彤娇喝一声,瞬间漫天风雪全部被冰封起来,化为冰棱,如利剑般向老者刺了过去。

    “来得好!”

    青衫老者兴奋至极,仰天长啸,笑声如音波一般,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无数的冰棱被摧毁,化为冰雾,天地都为之震颤!

    然而,这冰棱竟然绵绵不绝,似乎没有穷尽一般。

    龙雪彤长发散落,衣袂翻飞,绝美的容颜,清冷的气质,宛如冰雪女王一般。

    她高傲地站在那里,淡淡一笑,声音透着一股清高:

    “没用的,极寒岛风雪终年不息,我以冰棱为剑,生生不息,耗也能把你耗死!”

    没错,在这风雪中,似乎她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哈哈!好一个生生不息!!”

    青衫老者长笑一声,笑容顿敛,那震颤天地的音波也消散于无形,冰棱打在他的身上,发出噼里啪啦地声响。

    青衫老者面色如常,就好像那些冰棱只不过在给他挠痒痒一般!

    “龙掌门,三十年前我已经是横炼宗师,这三十年在这极寒岛上,敛去内息,将全身冰封,甚至五脏六腑,经脉血骨,全部用冰雪冻住!”

    “如今我已经炼成冰皮晶骨,区区冰棱,再厉害十倍,连我的防御也破不了!”

    他大吼一声,声音说不出的傲气。

    见状,龙雪彤停住了攻击,神色凝重无比,这老者是她凭生所遇最强的敌人。

    两人都立在那里,谁也没有再次出手,高手过招,胜败全在一念之间。

    不过两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势,将方圆十里的冰川全部震碎!

    轰隆隆!

    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阵直升机的声音,不一会儿,从直升机上下来一个中年男子,裹着厚厚的黑色羽绒服。

    他茫然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直到看到青衫老者,眼中闪过一抹惊喜,连忙恭敬地跪倒在地,冲着老者倒头便拜!

    “弟子任天行见过师尊!”

    他的声音随着内劲,朗朗传开!

    青衫老者隔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开口:

    “什么事?”

    “师尊,风无忌大师兄被杀了!”任天行声音低沉,脸上透着哀伤。

    唰!

    青衫老者脸色一变,漫天风雪就此止住,时间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哗!

    “谁杀的?”青衫老者缓缓地吐出三个字,天地之间才恢复了正常。

    “是一个年龄不及弱冠的少年!”任天行抱着拳头,露出了一脸苦涩地笑容!

    风无忌大师兄,跟随师尊修行三十载,继承了师尊寒冰铁拳的神技,本以为可以纵横江湖,却没想到栽在了一个少年的手上,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果然,听到一个少年竟然斩了自己的爱徒,青衫老者脸色微动:

    “那少年是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

    这老者便是三十年前,踏入九州,凭借天下归元一式,连败三十六位武道名宿,被誉为天下至狂刀的浪逍遥。

    风无忌是他的大徒弟,有什么能耐他再清楚不过了,区区少年岂能斩他?

    闻言,任天行一阵尴尬,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说,额头上的大颗汗水,滴落成冰。

    “说!”浪逍遥的声音愈发幽寒。

    任天行连忙道:“师尊,那少年在天龙寺一指便败了大师兄,后在…玉龙雪山,一拳……便轰杀了大师兄!”

    平常风无忌颇照拂他,说到最后他竟然哽咽起来!

    “什么?”这下,浪逍遥有些许惊讶了,目光微闪:

    “好!好!好!没想到三十年不履九州,竟然出现了这等惊才绝艳的少年天才!”

    他先是狂笑,之后笑容猛得一收,盯着任天行,吐着寒气道:

    “他是谁?”

    任天行缓缓道:“云州王叶先生!”

    听到这个名号,他神色一凝,他三十年前就已经隐居极寒岛了,不闻世事,自然不知道这个名号,不过能一拳轰杀风无忌,而且不及弱冠,当真如天方夜谭!

    但又是自己的徒弟亲口报信,容不得他不信!

    “难道华国又出了不亚于谢东帝、华英雄的天才?”

    浪逍遥隐隐有些兴奋,他痴迷武学,越是天才武者,越能激发他挑战的**!

    当年,一招之差,败给了华英雄,如今三十年过去了,不知道江湖是否有人能再次挡住他的刀芒?

    “江湖,好一个江湖!”他幽幽一叹,眼眸中写满了兴奋。

    江湖,不是恩怨情仇,而是你死我活!

    闻言,任天行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内心充斥着浓浓地兴奋,他知道自己的师尊,要再次出山了!

    江湖将再起一片腥风血雨!

    不过,他忽然想到了天骄榜,心沉到了谷底,眼神落寞。

    “师尊,新一届的天骄榜出现了!”

    “噢?”

    浪逍遥一脸漠然:“昔年为师排在第四,三十年过去了,叶无道已经老了,为师当排在第三!”

    “不过,这次,为师重履九州,就是要把华英雄、谢东帝全部打爆!”

    “为师便要登顶天骄榜,成为一代天骄!”

    “师……尊。”

    见状,任天行如坠冰窟,犹豫起来不知道是否要告诉师尊实情。

    “吞吞吐吐,哪有半点武者的果敢!你这样下去,这辈子也练不出什么名堂的。”浪逍遥训斥起来。

    “是。”

    任天行点点头,当下不再犹疑:

    “师尊,天骄榜,您还是第四!”

    “什么!”

    这下,浪逍遥忍不住了,寒着声音道:“谁是第三?”

    任天行心里“咯噔”一下,硬着头皮,缓缓地说道:

    “是…云州王叶先生!”

    “好极!妙极!痛快至极!”

    浪逍遥仰天长笑,声震宇内,整个极寒岛都在这笑声中颤抖起来。

    “杀我徒弟,夺我名次,好一个叶先生!”

    “三十年不出江湖,江湖已经忘了我狂刀的名号了嘛?好!此番再踏九州,便杀他个人头滚滚,腥风血雨!”

    “此后,一百年,我让天地都不敢忘了我狂刀的名号!”

    此后百年,

    谁敢忘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