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本尊恩赐
    本尊恩赐

    “不好!逃!”

    杨战天蓄力一击,对方纹丝不动!

    这可是毕生功力再加无坚不摧的倚天长剑啊!

    竟然连对方的防御都没破!

    这还怎么打?

    他到底是人?

    是鬼?

    是神?

    是魔?

    此刻,他瞳孔圆睁,脸色狂变,如见神魔!

    内心泛起惊惧,脊背透着寒冷,整个人毛骨悚然,一言不发,疯狂地催动身法,扭头狼狈逃窜!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离这个魔鬼越远越好!

    “逃?本尊中指已经竖好,你能往哪里逃?”

    叶玄不慌不忙,竖起的中指缓缓指向杨战天逃跑的背影!

    此刻,整个龙天大酒店的顶层已经被打成了断壁残垣,四周的墙壁早已经不复存在。

    而杨战天的身法极快,几秒钟已经远遁到了数千米开外!他发足狂奔,又跑出上千米,才回头望着叶玄。

    “叶九玄,今日之仇,杨家不会忘记!古墓更不会忘记!后会有期!”

    他自负,凭借自己神奇的身法,就算败不了叶玄,逃应该是没问题的。

    可惜,

    他错了!

    大错特错!

    他遇见的是玄尊!

    敢挑衅玄尊的威严,天涯海角,玄尊必斩你!

    “千里迢迢而来,不如留下吧。”

    玄尊淡淡地声音落下,天地之间无数灵气疯狂地凝聚在玄尊的中指尖,压缩,凝聚,最终化为一团恐怖的能量体。

    “你可以死了!”

    玄尊低喝一声。

    “嗖!”

    能量体以光的速度冲了出去!

    轰!

    杨战天觉得脊背后面劲气狂涌,他还没来得及转身,那道能量直接砸在背上,将他整个人点燃,化为熊熊火焰!

    呼呼呼!

    一代宗师,就此陨落。

    “快看,有人在放烟花!”

    “不对,那是一团火球!”

    “好诡异啊,不会是陨石吧!”

    “啊~别砸着我们,快逃。”

    昆市的市民们纷纷抬头,看着半空中的异像,议论纷纷。

    大厅内,

    少年缓缓地从半空降落。

    那双眸子清亮无比,甚至盖过了天上的月光和星辉。

    晚风吹来,白色长袍随风飘动,玄尊宛如神佛临尘。

    云虎山、寂灭大师、段鸿飞等人呆呆地望着叶玄!

    双眸暴突!

    一脸震撼!

    炸了!炸了!!

    叶先生恐怖如斯,从今往后,当化作九天神龙,翻云腾海,雄霸世间。

    震撼之后,云州诸人,个个狂喜不已,有叶先生在,云州当为九州第一。

    马芸、雷君、余东等人,一个个咽了一口唾沫,这就武者的力量嘛?太强大了,太震撼人心了!

    数千米外,弹指斩人!

    如此神鬼莫测的手段,他们怕了!

    他们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不管得罪谁,一定不能得罪叶先生啊!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比尔盖茨、巴菲特等一个个心潮澎湃,他们在国外是超级大佬,但是哪见过华国武道高手的恐怖。

    “这就是华国功夫!牛掰!”

    “太牛逼了!!”

    “g

    一个个高声赞扬起来,同时在心里发誓,这可一定要巴结好叶先生啊,无论是因为仙汤水还是叶先生如此恐怖的实力。

    本来,叶玄掌控着仙汤水的产量,很多人心中有些不满的,甚至很多人心中有自己的小九九,但是,今天玄尊显露的实力,让他们彻底打消了那些小心思。

    开玩笑,现在他们的脖子还凉嗖嗖的!

    生怕玄尊一指头戳过来!

    从今天起,叶玄踏云州之巅,携云州群豪,问鼎天下。

    最后,叶玄仍没有忘了唐清雅一家,此刻程玥、唐清雅还有已经疯了的唐靖宇,一脸颓然地瘫坐在那里。

    叶玄的鬼神之术,已经彻底摧毁了她们的神经,让她们生不起半点抵抗之心。

    “唐家三番五次辱我,本尊今日将你们挫骨扬灰,服否?”

    叶玄居高临下,宛如神魔。

    “叶…先生,饶命啊!呜呜…叶先生,您大人有大量,饶过我们啊!”

    程玥直接吓得尿了出来,白色的短裤上湿了一大片,她浑然不觉,不停地给叶玄磕头。

    玄尊一言不发,只是直勾勾地望着唐清雅,轻蔑道:

    “想求饶?也可以,你给本尊跪下,磕一百个头!”

    唐清雅浑身一颤,难以置信地望着叶玄:“你让我给你跪下磕头?”

    “怎么你不愿意?”玄尊的眼眸升腾起寒芒。

    程玥吓得又尿了一滩,连忙使劲地拽住唐清雅的胳膊,大声呵斥起来:

    “清雅,你疯了,快给叶先生跪下磕头!”

    “我…我……”

    面对母亲的呵斥,唐清雅像是受了莫大的屈辱一般,眼泪顺着脸颊无声流淌!

    缓缓地,

    她跪在叶玄的脚下!

    而叶玄连最后一丝尊严也没有留给她,轻蔑地大笑起来:

    “记住,本尊不杀你们,是对你们的无上恩赐!”

    叶玄大笑离去,只留下唐清雅一家孤零零地跪在那里,带着无尽的悔恨和屈辱。

    “恭送叶先生!”

    群雄的声音响彻大厅。

    ……

    第二天,滇西唐家家主唐天仁携唐家一百一十七口,跪倒在云州王府前,连跪了三天三夜,整个人都快虚脱了,玄尊才大发慈悲,让他们进了王府!

    “叶先生,这是唐家所有产业,现金一千五百亿,不动产两千一百亿,还请叶先生……屈尊笑纳!”

    唐天仁强撑着跪在叶玄的面前,将唐家的家产全部献了上去。

    唐家一家老小战战兢兢地跪在下边,哆嗦着,连气都不敢喘。

    滇西唐家作为云州首富,起家在上个世纪初,已经传了四代,将近一百年了!而在这一刻,这个显赫一时的家族,将彻底不复存在了。

    这一刻唐天仁仿佛苍老了十岁,所有唐家人的心头涌上了浓浓地悲凉之情。

    屈辱、愤恨、不甘、怨恨最终都烟消云散了,如今他们跪倒在玄尊脚边,只求叶玄能饶过他们家族的性命。

    玄尊拿起桌边的茶,一边淡淡地喝着,一边缓缓地翻看着唐家家产的清单。

    底下的众人,跪到腿都发麻了,却连动都不敢动,心里不断祈祷着。

    过了好一会儿,众人只觉得腿都快跪断了,玄尊才放下了手里的茶杯,眯着眼睛:

    “从今天起,唐家滚出云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