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大秦不灭
    大秦不灭

    “将士们,大秦不灭,始皇永在!”

    “冲啊,大秦的将士永远不可战胜!”

    “杀啊,为吾皇,千秋万载,一统九州!”

    周贤林骇然地发现,自己宛如身处在某个古代的战场,周围充斥着各种声音,刀剑相鸣,战马奔腾,吼叫厮杀,一股来自远古的杀戮气息弥漫开来。

    “这,这是?”

    “不过是幻觉罢了。”玄尊冷笑一声,挥了挥手,周贤林眼前的幻象全部消失了。

    “叶…师,发生了什么,这就是您说的好戏?”

    周贤林骇然地咽了一口唾沫,刚才的一幕仍让他心有余悸,摸了摸裤裆,还有点湿,老脸微微有些发红。

    “那群蠢货,竟然把剑匣给打开了,本尊倒是要瞧一瞧,是何方妖魔鬼怪,在这里作祟!”

    马勒戈壁!

    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没点ac数啊!

    那剑匣一看就不好惹!

    只有脑袋被驴踢了的人,才会打开它!

    叶玄暗骂一声,这时候内阁的通道里陆陆续续不断有人走了出来。

    只不过,这些人一个个瞳孔灰白,双眼无声,满脸麻木,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他们好像失去了意识,宛如被人控制的木偶一般。

    “杀啊!为吾皇,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杀啊!我为吾皇,愿死千千万万遍!”

    这些人如游魂一般,走起路来不带半点声响,手中还拿着各种武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一些实在没武器的,举着椅子板凳,看上去极为滑稽。

    他们时不时喊着一些中二的口号,就宛如要踏上战场的将士一般。

    而在他们上空,没有人注意到一道白光一闪而过,但是玄尊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把青铜剑,看花纹和造型,应该是春秋战国时代的武器。

    玄尊第一世的时候不知道见过多少这种剑了,不过这把剑却让他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叶师,他们是怎么了?”周贤林一脸懵逼。

    玄尊不屑地撇撇嘴:“自食其果罢了,我们且跟上去瞧一瞧。”

    叶玄和周贤林两人跟在这群人的后面,大约半个多钟头,便来到了包家工地。

    周贤林也认了出来,包家工地闹鬼事件,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此刻置身此地,还遇见了如此恐怖的事情,他吓得尖叫起来!

    “啊…有鬼啊!”

    这一嗓子凄厉的惨叫声,一下便把众人惊醒过来。

    “咦,发生了什么?”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哪里?”

    一众修行者,莫名其妙地看着周围,这似乎是工地啊!

    包不同脸色一下就白了,自家工地,他怎可能不认识?

    “我们中邪了!”

    包不同叫了一声,众人都想起来了,他们刚才好像在看鱼玄法师等人做法,结果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醒来就来到了这里。

    “这是包家工地!”

    有人惊呼一声,再联想到包家工地各种恐怖的传闻,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的。

    “鬼啊!鬼啊!”

    包不同更是吓得汗毛根根炸起,恐惧万分,他忽然想到了叶玄说过的,工地上的人都会死,一下子如坠冰窟,整张脸都被吓青了。

    “鱼…玄法师,你不是说能摆平嘛!”包不同颤着声音问道。

    回头看,此刻的鱼玄法师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作为修道之人,更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早已吓得亡魂皆冒!

    “跑!快跑!”

    不知道谁反应过来了,大吼一声,众人四散向外面逃去,可是奇怪的是,无论他们怎么跑,都好像在原地打转一样,永远逃不出这块工地。

    “完了,这是鬼打墙!”

    鱼玄法师认命地瘫坐在地,眼中一片绝望。

    “没用的,这妖物的道行太高深了,我们永远跑不出去的。”

    “认…命吧,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一连几个法师瘫坐在地,一脸失魂落魄。

    众人的心沉到了谷底,绝望的情绪在所有人的心中蔓延。

    “呜…咽……”

    就在这时,工地上传来一阵号角声,声音高亢凌厉,现场弥漫着浓浓地悲咽苍凉的气息。

    忽然,一阵低沉的声音,在众人的耳畔炸响!

    “大秦的子民们,你们将作为光荣的战士,献祭给吾皇,吾皇将在你们的热血中重生,再临大地,一统九州!”

    “待山河一统后,吾皇将为你们筑英雄碑,你们的名字将永照河山。”

    “呐喊吧!狂欢吧!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那声音渐息,随之而来的的是千军万马的呼号声,声音如潮水,将他们吞噬淹没。

    鱼玄法师脸色惨白至极,目光惊恐地看着周围:“遭了,我们被献祭了!”

    “什么献祭?”包不同颤着声音问道。

    鱼玄法师:“这个工地应该就是祭台,这里的邪祟打算用我们献祭,来复活他们的皇帝!”

    “那我们会死嘛?”

    鱼玄法师缓缓地点了点头,一瞬,所有人面无血色,眼神失焦。

    包不同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人死了,钱没花了啊!”

    他悔恨交加!

    挣那么多钱,没花掉,有个毛用啊,等自己死了,那个败家娘们拿自己挣的钱,去嫖别的小白脸,想想都可悲啊!

    忽然,他猛得站起来,愤怒地扯着鱼玄法师的衣领:

    “你丫的不是告诉我,和谐社会,邪不胜正嘛!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包不同可是富人阶级啊,手中的股份价值数百亿啊,如此优越的生活,他舍不得死啊!

    “我!我!我!”

    鱼玄法师瞠目结舌:“谁曾想,这剑匣里的邪祟会这么厉害。要不,我们找九玄天师?”

    这个提议一下得到了众人的支持:

    “对啊,九玄天师应该有办法的。”

    “只有九玄天师能救我们的命啊。”

    包不同有些犹豫:“可是,他要我60的股份啊!”

    话还没落地,周围的人就劝了起来:“包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命都没了,钱有什么用?”

    “包总,你听我说,人生在世,一定要看得开,别把钱看太重了。”

    那人淡淡地说:“你看我,我就看得很开,反正花的不是我的钱嘛!”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