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主动交流
    ,!

    岳妍现在倒是有些尴尬不知所措了……

    本来以为见到了鸢一折纸之后,能够通过她再见到其他的精灵的,这样加上日下部燎子交代给自己的任务自己已经完成了,按道理讲算是完成了考验,可是现实却令她非常意外。

    鸢一折纸是将岳妍带到了五河家,不过——只有一个人。

    除了鸢一折纸之外,只有五河琴里一个人在。

    岳妍现在有些怀疑了,是不是杜彦航跟这些从者已经联系过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崇宫士织不在她知道,时崎狂三在自己的那个世界这件事她也知道,但是无论怎么想,也不应该只有五河琴里一个人啊!夜刀神十香呢?四糸乃呢?八舞姐妹呢?本条二亚呢?不仅仅是精灵们,就是像崇宫真那这样的从者也是没有见到。

    不过暂时没有见到就算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另一件事就让岳妍更加难受了。

    五河琴里和鸢一折纸把他带到这边来之后,就干脆把她晾在一边了,根本就不管她。那两个精灵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事情,忙得不亦乐乎。

    “什么嘛……”岳妍开始搞不懂了,难不成这次的考验并没有杜彦航他们表面上所说的那么简单?那究竟是在考验自己什么啊?

    岳妍想到这里之后,也就将自己的精力全都沉浸在猜测杜彦航他们的用意上了。这样至少自己不用在这个地方呆呆地坐着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跟从者交朋友……什么意思啊?”岳妍长长地叹了口气,心中想着还看了看一旁还在用自己听不懂的语言讨论着什么的两个从者,“难不成也跟她们对我的态度上有关系?”

    “把我晾在一边,还要我跟从者交朋友,难不成是要我自己去搭讪?实际上是考验我的交际能力?那也太古怪了吧,在圣杯战彻需要交际能力?”岳妍感觉理解不了,但是又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稍微沉吟了一会儿,岳妍终于是做出了决定。既然自己只想到了这样的一个可能,那就先尝试一下吧,就算失败也好,总比不尝试要好得多吧?

    “那个……”

    两个精灵都转过头来了。

    “怎么了?”黑色缎带的五河琴里嘴里依旧叼着一根珍宝珠棒棒糖,一副非常不爽的表情看着她。

    岳妍顿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临时编一个话题?在这种时候,岂不是会跟某个说出“风儿喧嚣”的男高中生一样尴尬吗?但是什么都不说又不行。这个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呢?你们刚才在聊什么?这肯定不行啊!今天天气……这是最尴尬的内容了吧!那谈什么?棒棒糖?不行不行!那还有什么是可以说的啊?真是急死了,这里有没有其他人了,真是想找人帮忙也没有办法……

    诶?这里没有别的人了?

    岳妍瞬间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我看这栋房子这么大,就只有你一个人在住吗?”

    “笨蛋姐姐去你们那个世界了,父母长期在外地工作不回来,其他的朋友也差不多都上学去了,还有的去参加圣杯战争了。”五河琴里眼睛中微微露出一丝满意的光,“嘛,人全的时候还是会很热闹的就是了。”

    岳妍见五河琴里开始回答自己的问题了,顿时有些开心,同时还在对方的回答中找到了一个自己可以继续追问的点:“你们从者也要上学的吗?那你们两位为什么不去呢?”

    “说是上学,只是给我们这么长的生活添加一些色彩而已。”五河琴里心中暗暗点了点头,“圣杯战场内的普通人还是跟你们一样,只有几十年的寿命而已,我们从者却是一直不老不死的,为了不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无聊,也就会有人选择上学。当然,这些都是自愿的而已,什么时候不想上了,我们就不用去了。就这么简单。”

    “听起来还真是感觉有些任性啊……”岳妍忍不住感叹一句。

    “如果你也拥有这么长的寿命,你就会明白了。”这时候,鸢一折纸回话了。

    “也许吧……毕竟有些事情不自己亲身经历,真的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呢!”岳妍点了点头,“那会不会有的从者因为承受不了自己这么长的寿命,而想要自杀呢?”

    听到这个问题,两个精灵少女同时露出了一个比较严肃的神情,将岳妍吓了一跳。

    “这个你现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五河琴里叹了口气,“当然如果你什么时候能够跟杜彦航他们几个一样,成为了‘准从者’,那你就有知道这些秘密的权力了。”

    “准从者?”

    “嗯,这个我暂时也不能跟你说,因为涉及到一些比较机密的事情。”五河琴里点了点头,“对了,看你的样子,好像是从来都没有来过圣杯战场?”

    听到五河琴里主动跟自己说话,岳妍顿时兴奋了起来。这不就是一个突破吗?看来还真的是要自己主动问些什么呢!

    ------

    圣杯战场内的五天过去了。

    “这样差不多就可以了吧?”杜彦航看了看已经写满的计划本,终于是松了口气,“也是时候将岳妍那个丫头接回来了呢!”

    卢青鸢白了杜彦航一眼:“还好意思说,两个人在外面玩了两天才回来,前面的设计不都是我来弄的吗?”

    “都说了没有出去玩啊!真的是跟那些从者交流去了啊。”杜彦航有些无奈,但同时也有些心虚。因为,他们两个还真的就是在外面玩了两天。只不过他们还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再加上徐婷婷平时表现出来的样子,又怎么会随便跟着别人出去玩呢?

    “好了好了,我信你!”卢青鸢笑了笑,“我知道婷婷是不会这样的,准确的说是因为我相信婷婷。”

    听到卢青鸢的话,杜彦航差点笑出来,毕竟这两天,玩的最疯的就是徐婷婷啊!按照杜彦航的意思,至少也会早回来半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