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送信与约会
    ,!

    “嗯……应该是这里吧……”岳妍看着面前那一片的建筑物,有些不知所措,“千万不要找错啊,千万不要找错啊!”

    没错,日下部燎子交给岳妍的事情,其实就是简单的送信而已。岳妍就算是再怎么不明白日下部燎子为啥不直接用电话联络,也必须要完成这一个工作。毕竟她已经说过了,必须要自己完成这项工作,日下部燎子才会承认将自己当作朋友了。

    虽然怎么想,都感觉有种应付感在里面。

    岳妍又仔仔细细地看了看信封上的地址,确定自己没有记错之后,便向其中一栋大楼走去了。

    “咚咚……”敲向了某一扇门,岳妍有些紧张地等待着。虽然是代替送信,但是岳妍连收信人是谁都不清楚,根本不知道门开之后,究竟会出来一个怎样的人。

    一个孝子?一个白发老人?一个粗犷大汉?或者是一个美少女?

    就在岳妍不断幻想的过程中,门开了。

    门缝微微打开,里面是一个有着白色齐肩短发的少女,如同洋娃娃一般的长相,但是并没有任何一丝的表情。

    “那个,你好,这是你的信件……”岳妍瞬间不知道该怎么去交流才好,不过稍微过了两秒之后……让自己帮忙来送信的是日下部燎子啊,那面前这个长相是这个样子的少女那就是……

    “请问,是鸢一折纸小姐吗?”

    “信。”鸢一折纸点了点头,将手伸了出来。

    “哦。”岳妍点了点头,将信件递给了愿意这这,“那个……”

    “咔!”还没等岳妍再说什么,门已经被关上了。

    岳妍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自己早就应该猜到会这样才对的啊!自己难道还抱有跟这个精灵少女成为朋友的奢望吗?太困难了啊,这可以说是所有精灵里面难度非常高的一个啊!虽然自己之前在触摸屏上写的那个,也是难度颇高的一个精灵了。

    岳妍叹了口气,转头想要离去,“咔”的一声,门又开了。

    “进来。”

    “唉?”岳妍怔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了,这是日下部燎子在信件中写了什么,所以鸢一折纸才会让自己进去吧……但是她究竟是叫自己有什么事情,岳妍就不知道了。

    “进来。”鸢一折纸又重复了一遍。

    “是。”岳妍这才缓过神来,点了点头走进了这个并不算大的房间。

    鸢一折纸没有再对岳妍说什么,而是走进了里屋,至于去干什么了就不是岳妍能够知道的了。岳妍看看这边,看看那边,也不敢随意地走动,只是呆呆地站在门口,等着鸢一折纸再一次发话。

    就好像是在战战兢兢地等待着主人的命令的小狗一样。

    很快,鸢一折纸就从里屋走出来了,而她身上的便装也换掉了,换上了一套看起来很是简洁干练的衣服,主色调自然是跟她的发色一样为白色的。

    “跟我来。”

    “是。”又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岳妍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对方既然这样说了,那就跟着去就好了。

    其实鸢一折纸现在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因为这个少女来到这边的事情,她之前也是听五河琴里说过了,也知道要尽量的不能让这个少女那么容易地完成考验。不过令她没想到的是,日下部燎子竟然是遇到了这个少女,还让她给自己送来了信,让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其实刚来去里屋,鸢一折纸也跟五河琴里联系了一下,并且确定要将这个少女带过去了。

    ------

    杜彦航看着手中的名单,稍微有些尴尬。

    这份名单不是别的,正是整个天宫市所有长住从者的名单。本来杜彦航还以为这边的从者数量会稍微少一些,没想到整个天宫市单单是长住从者就有上百个,这还是在不包括流动人口的情况下。

    杜彦航长出一口气:“这下麻烦了,我感觉我们的考验要求定的有些低了。”

    “也好好吧,至少我们最主要的目的能够达成。”周围没有其他人了,徐婷婷也表现得更像是一个她这种年纪的少女了,“必须要让她习惯与从者相处不是吗?”

    杜彦航点了点头:“没错,所以说我们的考验,更像是对她的培训啊!希望这段时间,能够让她熟悉跟从者相处的这种感觉,能够让她保持住平常心去对待任何一个刚刚见到的从者。”

    “好了,不要想那些了,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为什么不趁机来一场约会呢?”徐婷婷带着一个期盼的眼神盯着杜彦航,让杜彦航顿时有种“不认识这个女孩儿了”的感觉。

    “我们再外面约会,让青鸢她们去制定后面的计划?有点没良心了吧?”杜彦航有些无奈,“不过,只要不用太长时间就可以了,我也觉得我们应该好好找一个二人时间呢!”

    “嗯!”徐婷婷点了点头,直接牵住了杜彦航的手,“平时都有别人在周围,就好像没有谈这场恋爱一样。”

    “还不是因为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杜彦航笑着摇了摇头。

    “这还不是为了你?”徐婷婷狠狠地瞪了杜彦航一眼,“我倒是无所谓,可是清泉如果知道了我们在一起了心里会好受吗?青鸢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也都对你有意思。”

    杜彦航有些尴尬,仔细想来好像还真是这样,不过又感觉很是奇怪,如果这样瞒着谢清泉究竟好不好,如果等以后让谢清泉知道了一直在瞒着她,是不是会更加糟糕呢?

    想到这里,杜彦航就感觉有些头大,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好了,现在给我把笑容露出来,不准再去想别的东西!”徐婷婷狠狠地捏了一下杜彦航的手,捏的杜彦航一个忍不住差点叫出声来。徐婷婷的手劲也是不小,不然怎么能成为整个学校几乎没学生打得过的存在呢?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把其他的一切都忘掉!”杜彦航无奈地笑了笑,同时将那份从者名单折了折,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