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以后的打算
    ,!

    “那……最后呢?”项月琴听完余雪所讲述的过去,心中也是有些不舒服,“最后你姐姐怎么了?你又为什么要去参加死亡游戏呢?”

    “姐姐为了我,在我睡着的时候故意被警察抓走了,并且说是为了保护我而杀死了他们……”余雪的神情更加地痛苦了,“当时就算是我想要将姐姐救出来,但是看到她那个眼神,就什么都做不到了。”

    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所有人又陷入了悲愤之中。余雪之所以会以“猎杀者”的身份参加死亡游戏,去猎杀那些拥有进入圣杯战场资格的人,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吧……

    这时候,杜彦航看了看东方默,做出了一个决定:“虽然我不知道说这句话,究竟算不算给你们压力,但是我还是想要说出来。”

    东方默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的确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可以我们会尽可能地不去做那些。不过你不要忘了,余雪她姐姐,跟你是同级生。”

    “嗯?”杜彦航怔了一下,立即露出了一个笑容,“你是确定,还是猜测?”

    “不都一样吗?”

    其他人都没有明白过来这两个人究竟在说什么,显得有些不知所措。其实,杜彦航就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毕竟焱灵心就是在从者的帮助下才活下来的,如果能够让从者出手的话,就可以让余雪的姐姐活过来。东方默则是明白了杜彦航的意思,不过他并不同意这样做。当时为了救焱灵心是因为有另外的原因,现在他是不会同意这种有非常大的风险的方法,却拯救一个人了。另外,东方默心中其实还有一个猜测,毕竟这几年,至少是这三四年,从者已经开始在这个世界出现了,帆刈叶可不是第一个来到这个世界的从者。

    “好了好了,虽然我知道现在想让你们将之前的那些悲伤全都收起来有些不现实,但是过去的事情毕竟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你们最需要想的是以后应该怎么样。”东方默长叹一口气,“我想知道,你们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了对以后的打算呢?”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是有些尴尬,毕竟所有人都明白,真正有理由留在这里的人,只有一部分,其余人都是因为那些有理由留下的人才会在这里。而东方默所问的,也就是他们这些人了。

    “其实,我有些担心明绪她们,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应该怎么做。”孔明晗最先开口了,“的确,我并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当时我会来这边也是为了协助杜彦航的,现在我的任务其实早已经完成了。”

    邢楚楚听着这句话,眉头也是紧紧地皱了起来,她也明白其实自己早就应该回去了,但是她依旧不想要回去。尽管她知道,她所心系的那个人,也许一直都不会对她有意思吧……

    “所以呢,你准备如何?”东方默微微一笑。

    “也许我会选择回去。”孔明晗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楚楚,你呢?”

    “我……”邢楚楚皱了皱眉,“我也不知道。”

    东方默点了点头:“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回去考虑清楚就好了,无论你们怎么选择,我都会选择完全的支持。”

    两个少女都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

    “许玫萩,你呢?”东方默又看向了另一个少女。

    “我没有其他可以去的地方,青鸢在哪里我在哪里。”许玫萩倒是非常的明确,根本就没有犹豫。

    卢青鸢听到这番话,感觉有些尴尬,不过心里倒是暖暖的,毕竟自己当时只是顺口说出了一番话,就多了这样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

    “叶莲娜。”

    “至少在我报仇之前,是不会选择离开的。我也希望大家能够给我一个重新相信我的机会。”

    东方默点了点头,其实有可能会选择离开的,也就是这四个人了,其他人他倒是很放心。虽然差不多都是因为杜彦航才留下来的,但是有这样一个“吸引源”在,也能够保证这些人不会出现反叛的情况。

    “其他人呢?”

    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正如东方默所说的一样,杜彦航是属于根本无法离开的人,而其他人也有几个是因为他选择了留下来。当然,像蓝玉冰和光艳,也是有她们自己的原因的。

    “既然这样,那我希望你们接下来仔细听一下我所说的事情,无论你们以后选择离开也好,留下也好,我希望你们能够明白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东方默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严肃,“首先我先说一下我的身份,而我也只能从这一点开始讲述这一切。”

    看到东方默如此凝重的表情和语气,大家都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了起来。

    “圣杯战场的制造者寒天泽,他原本是这个世界的人,后来他将自己的意识放入了圣杯战场系统,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之后他所收养的女儿寒穹歆也是在收养了一个女儿并且将其抚养成人之后选择进入了圣杯战场。寒穹歆的女儿寒竹叶以及再往下的寒月晨,则是依旧在这个世界中。”

    稍微缓了口气,东方默又开始了他的讲解:“但是,第二个将这个世界的一切抛弃掉进入圣杯战场的人,并不是寒穹歆,而是我。也就是说,我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从者,或者说我是跟你们一样的存在,更加合适一点。而我的名字,我也告诉你们了,就是东方默。可能我的名字你们之前没有听说过,但是我表哥的名字,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了,他叫万宏。”

    听到这个名字,好几个人都是露出了一个震惊的表情,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的那种感觉,只有像余雪光艳她们两个,并不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着什么。

    “万宏就是那个……”杜彦航紧紧地皱了皱眉。

    “没错,就是现在的华夏万主席的父亲,也就是说,我是现在的华夏主席的表叔。”东方默的语气依旧淡然,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