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两边的理由
    ,!

    一个看起来很是破旧的房子里,一大一小两个少女满脸哀伤地坐在椅子上,都是微微低着头,都是眼神涣散,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姐姐,我们以后该怎么办?”余雪有些痛苦地问,“我们究竟应该去什么地方才能生存下来啊?”

    余烟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现在你杀人的事情已经被太多人知道了,我们根本不能以曾经的身份再出现了。”

    将余雪和余烟抓起来的那家人,也并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人物,在余雪的面前都不堪一击,她非常轻松地就将他们全家杀了个一干二净。最后,终于是找到了她们的父母和弟弟,只不过……

    她们找到的三具已经明显开始腐烂的尸体。

    这么大的动静,没多长时间就被警察发现了,姐妹两个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就躲到了附近山中的一座破旧的小房子里。据说这里曾经是两个离家出走的兄弟所住的地方,两兄弟就这样一直生活在深山里,直到老死。

    “对了,姐姐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些家伙为什么要抓我们啊?”余雪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还有你是怎么知道‘夜魂’的?”

    余烟稍微沉默了一会儿:“你知道‘圣杯战场’吗?”

    “嗯?”余雪怔了一下,摇了摇头,“这是什么?”

    见到余雪这样的反应,余烟感觉很是奇怪,明明是夜魂的成员,但连圣杯战场都不知道。余烟没有办法,便从头将圣杯战惩夜魂的事情讲给了余雪。

    “夜魂的重点原来是那个啊……”余雪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死亡游戏这种事物,“这我到真的不知道,我所接触到的夜魂就是一些拥有远超常人力量的家伙的聚集地。”

    余烟微微叹了口气:“因为我在去年被学校里组织的测试‘有参加圣杯战场资格的学生’的活动中被选中了,才会引来的后面这些事情。”

    “那个人渣没有被选中,就是这个原因对吧?”余雪立即明白过来了,眼神中透出了一丝恨意,“看来那个圣杯战场也跟夜魂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

    余烟张了张嘴,刚想要反驳余雪,突然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

    “什么声音?”余雪也是听到了,连忙透过石头缝往外看去……

    “姐姐,快跑!”余雪连忙转过身来,一把拉起了余烟的手,“是下面的山路,那些警察又追上来了!”

    “什么!”余烟也是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这些警察竟然能够找到这边来,按说这里不应该是死角才对吗?

    “姐姐,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余雪有些着急地说道。虽然她能够将那些警察也全都干掉,但是那就会更加压缩她们本来就不大的生存空间,就算这些人都是普通人,总会有一些跟她一样拥有特殊能力的人。余雪还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的能力可以举世无双了,不说别人,就是项月琴他们,也都有跟余雪平分秋色的实力了。

    余烟看着余雪,微微抿了抿嘴,做出了一个决定……

    -------

    夜魂分部,项月琴正在匆忙地整理手中的资料。

    “月琴,稍微休息一下吧。”一个看起来很和气的年轻男子这样对项月琴说道,“太过于疲劳了可是会对身体不好的哦!”

    “我没事的,组长。”项月琴礼貌地回应了一个微笑,“我想先整理完这些,作为一个新人我得倍加努力才能不拖你们的后腿啊!”

    “那好吧,可不要过度劳累了哦!”那个组长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他放下了一叠文件之后,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走出了这个情报室。

    项月琴没有理会他,继续整理着手中的情报资料。

    “这个是政治类,这个是内部成员类……”项月琴所做的正是情报分类的工作,将一张又一张纸分到了不同的档案夹里面,直到从她回答那个组长的话之后的第七张。

    “焱家……”项月琴微微抿了抿嘴,准备仔细地看下去。这个姓氏本来就少的可怜,能够出现在这里的焱家,所说的事情是关于什么人的,她自然也知道了。

    这张情报档案里面,所描述的就是关于焱家的一个大体概况,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不过这也正常,项月琴本来就是一个并不能被他们完全信任的人,交给她整理的,也自然不会有什么机密的情报。

    “月琴,在看什么呢?”突然,那个组长的声音突然从项月琴的身后传了出来,吓了项月琴一跳。

    “啊!组长你为什么要吓唬人啊!”项月琴装作小女孩儿生气的样子,“不理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月琴你不要生气啊!”这个组长立即开始道歉了……

    虽然表面上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但是项月琴心里还是非常担心的,担心自己的举动引起什么人的怀疑,于是便主动对这个组长问道:“组长,我之前在山谷中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儿就是这个姓氏呢!这个姓感觉好少见啊!”

    组长审过头来看了一下,一看到“焱家”两个字,立即愣住了,过了一嗅儿之后才面色有些凝重地对项月琴问道:“你确定山谷中有一个姓这个焱的女孩儿?”

    项月琴点了点头:“先生应该也将名单给你们了才对,你们可以自己查一查啊!”

    组长听到这句话,也稍微松了口气,知道自己刚才有点过激了:“那那个女孩儿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尘语。”项月琴很是轻描淡写地回答,“至于是不是成为逝者了,我就不清楚了。”

    听到这句话,这个组长皱了皱眉:“我知道了,你给的消息很重要,我会在部长那里帮你索要奖励的。”

    “谢谢组长!”项月琴笑着回应道。

    这个组长立即冲了出去,准备报告去了。

    项月琴看着离开的组长,眼神渐渐地变得冰冷,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如果我以后就变成灵曲了,又会怎么样呢?反正知道的就那么几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