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罪人,蓝宏志
    ,!

    “咚咚咚……”第二天傍晚,项月琴和岳清很准时地来到了那个成年人的房间,并轻轻地敲了敲门。

    没有人回应……

    两个女孩儿有些意外,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究竟是直接推门进去,还是在外面等着。

    “再敲一下看看吧。”岳清提议到。

    项月琴点了点头,直接又用出了更大一点的力气,敲了敲门。

    “咚……”

    刚敲一下,项月琴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因为,只是稍微用了一点力气,门就开了。

    原来本来门就没有被锁上。

    两个女孩儿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都选择了推门进去,既然门没有关,说明那个人应该还在里面才对。

    将门彻底地推开,两个女孩儿也的确看到了那个成年人,他正靠在椅子上,眼睛紧紧地闭着,头向上仰,好像在休息一样。

    “先生,我们过来了。”项月琴非常恭敬地喊了一声。

    没有反应……

    “先生?”

    依旧没有反应,总让人感觉静得有些可怕。

    “月琴,你看那里!”随着岳清的手,项月琴也发现了两样平时不会出现在那个成年人桌子上的两样东西。

    一个是药瓶,另一个是一封信。

    项月琴稍微犹豫了一下,大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还没动手拿起那两个东西,就看到了信封上几个大大的字……

    “项月琴、岳清收。”

    两个女孩子都是怔住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新的任务?只不过是这个家伙喝醉了?但是也没有闻到酒味啊!

    岳清拿起了那个药瓶,看了一眼之后立即明白了,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非诶长急切的表情:“月琴,这是安眠药!我们……”

    “先别着急!”项月琴先拦住了岳清,她知道岳清想要干什么,她又何尝不非常恨这个人呢?她又怎么会不想杀掉他为焱灵曲报仇呢?但是她有点怕,怕对方只是装模作样在试探她们两个,不然为什么卢晨不在这里?就因为卢晨对夜魂,明显地要更加忠诚一些。

    项月琴拿起了那个信封,这时候才发现下面还有一个信封,只不过这个信封看起来要小一些。

    “先打开看看?”岳清征求意见道。

    “嗯。”项月琴点了点头,将那个写着自己跟岳清收的信封打开了,取出了里面的一张信纸,不过上面的内容,立即让项月琴震惊到说不出话了……

    ------

    虽然我知道无论如何,你们也不会原谅我,但是我依旧要说一句对不起,即便是他们已经听不到我这句毫无价值也晚来了很多的道歉了。

    其实,我跟你们有着差不多的遭遇,我比你们早十六年进入这里,跟你们一样,被后来我的老师在这里当作工具去培养。你们在这些年里承受到的那些我也能够感受的到,因为那也是我曾经体会到的。

    只能说我比较幸运,因为我的名字跟老师的孩子一样,所以被他收下来做了他的弟子。不然,我应该会跟当时和我一起生存到最后的其他三个人一样,变成夜魂的工具吧。不过就算是老师又让我恢复了很多自主意识,可我还是很难回到就像现在的你们一样一个真正的人所应该有的那种样子了。

    将你们抓来这里的,是老师。他在你们来到这里三个月后就突发心脏病去世了,而作为他唯一的弟子,我也就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里的继承者,同时成为了对你们施加迫害的罪人。

    半个月前,我其实已经看出来了,那个人是自杀的,不过岳清你的话的确让我很满意,我才会选择暂且放你一马。我一直都有所察觉,总感觉焱灵曲那个丫头很不一样,很古怪,同时也给了我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所以我才回选择了一个最不适合她能力发挥的场地来作为你们最后的角斗场,同时我也准备让你们三个人去争夺两个可以存活下来的名额。

    不过,我只注意到了焱灵曲,并没有注意到原来你们,也都保留下来了对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东西。一开始陈铮只是让我感到很意外,很气愤,但是后来荀浔的做法,就让我开始怀疑起自己来。为什么老师能够完美地调教出死士,我却不行?

    最后,焱灵曲的那一番话让我明白过来了。

    我终于明白,我跟老师还有你们之间,究竟差了哪一点。因为我已经完全失去了,我之前所说的,一个人最重要的东西——感情。正因为老师曾经经历过孩子惨死,家破人亡的绝望,才能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而我只是在一味地模仿。同时,也是因为你们之间的感情,才让你们支撑到了现在,让你们能够保留着自己的本心。

    我想起了当时跟我一起被抓来的那些同龄人,当时还有两个姐姐在黑漆漆的车上给我安慰。那个时候我只有四岁,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哭,只知道想要活下去。最后,她们两个都是死在我手上的,为了让自己能在老师制定的法则中生存下去。

    我明白了,我生活的这些年,究竟是多么的罪恶,多么的没有意义。没有了感情的我,就只是一个给人带来灾难的机器而已,这样的我,还有什么资格继续活下去呢?

    我已经服下了绝对能够致死量的安眠药,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早就已经死了。只是这样安宁的死法,对于我这样一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美好了。

    桌上还有一封信,是我写给夜魂分部的介绍信,上面写了你们三个的名字,有这个你们就可以去那边任职了,当然不愿意去也可以去你们想要去的地方。没错,你们自由了。

    前段时间让你们运送过来的炸弹,我已经全都安放好了,引线就在我的椅子后面,记住,这个地方不要留下来,不要再让更多的人在这里受苦了,这也是我现在仅能做到的事情。这里的其他人,也都是一些罪人,一起炸掉便好,也算是为这里的冤魂们陪葬了。至于卢晨,究竟是要带走还是让他一起留在这里,那就看你们两个的意思了。等夜魂分部的人问起来,你们就说出现了间谍,炸掉了这里,其他人都死掉了就可以。

    最后,再跟你们说一句对不起。

    罪人,蓝宏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