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运货
    ,!

    又过去了五天,好像一切都这样安定了下来,项月琴虽然非常痛恨夜魂的做法,但也知道自己一个人是没有办法与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去争斗的。同样,岳清也是如此。卢晨就显得有些不一样了,本来他应该是怨念最深的一个,但是等他知道了自己的姐姐有活过来的机会之后,变成了最“忠诚”的那一个。

    至于最后一位……

    “你确定要走?”项月琴看着余雪,有些不知所措,“你一个人出去之后能够做些什么?”

    余雪无奈地笑了笑:“既然呆在这里,也没有办法为他们报仇,那我还是先回家里去看看吧。这样的生活可能你们能够承受下来,但是我做不到。我好怕如果有一天,我承受不住这份压力而对夜魂动了手,还连累到你们。”

    “可是……”

    “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余雪打断了项月琴的话,走上前给了她一个拥抱,“替我向岳清告别,至于另一个家伙那就不需要了。”

    项月琴沉默了好久,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她并不擅长去劝说别人什么的,只能点了点头,任凭着事情的发生:“我知道了,你一定要小心。”

    “嗯。”余雪点了点头,“那等以后有机会干掉夜魂了,我还会再出现的,再次作为你们的伙伴。”说完,余雪直接转身向外走去,再也不回头看一眼。

    因为她不想让自己心中那份被别人庇护的弱小再次出现。

    “我也要像灵曲一样,成为一个强者!”

    抱着这样的念头,余雪借助着自己所掌握的潜行技巧,悄悄地离开了这里。

    项月琴长出一口气,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跟那个成年人交代,虽然他现在已经什么都不管了,但项月琴仍旧有些害怕他发脾气。

    稍微沉吟了一嗅儿之后,项月琴决定还是先去找岳清比较好。

    ------

    “我知道了。”听完项月琴和岳清的话,那个成年人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我知道她也不会留下来。”

    两个女孩儿都是很意外,同时也有些害怕,不明白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项月琴,岳清,你们两个认为卢晨这个小子怎么样?”突然,成年人问出了这样一句话,问得两个女孩儿一脸懵逼。

    “这……”项月琴感觉有些难搞,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说出真实的想法就好。”成年人淡淡地说道,“这个小子,在我看来是跟你们七个完全不同的一个家伙。”

    听到他说的是“七个人”,项月琴和岳清都立即警惕了起来,难道他想要在这个时候把自己干掉吗?

    看到两个女孩儿的样子,成年人竟然是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从一旁拿出了一个大大的信封,里面鼓囊囊地装了好多的东西,从形状上来判断,应该是钱没错了:“你们两个去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项月琴心中依旧在警惕着,不明白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不远处的t城,东郊有一个工厂是我一个朋友的工厂,我需要你们去那边帮我取一些东西过来。具体的位置,我已经写在信封上了,我要求你们两个必须把我要的东西,一点不差地运过来,明白了吗?”

    项月琴抿了抿嘴,点了点头:“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成年人点了点头,倚在了后面的椅背上:“去吧!”

    “是!”

    出来这个房间,两个女孩子都是有些疑惑,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成年人会让她们两个来帮他运送货物。

    “月琴,你说会不会是他想要借别人的手除掉我们?”岳清有些担心。

    “我也不知道。”项月琴摇了摇头,看了看手中的信封,准确地说是看了看那上面所写的那个地址……

    那里,明明是一个军事基地啊!

    岳清实在是有些担心,不过转头一想,又感觉不对劲:“不是吧,如果他想要除掉我们,根本不需要借助别的的手啊?而且他又没有什么需要怕的。”

    项月琴稍微想了想,感觉是这个道理,但又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说不过去。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

    一晃,又是十几天过去了,项月琴和岳清也将那个成年人想要的东西给运了过来,至于运的是什么,她们也不知道。

    “先生,您要的东西已经到了。”项月琴还是跟以前一样表面上对那个成年人毕恭毕敬的样子。

    “嗯。”那个成年人只是这样轻轻地应了一声,“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傍晚的时候再过来一趟。”

    两个女孩儿都是没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段时间她们也是挺累的,有休息的时间自然是最好的了。

    “月琴,你觉得那里面应该是什么?”岳清刚刚走出来,就这样对项月琴问道,“上了这么多道的密码,还这么重。”

    项月琴摇了摇头:“那些士兵也是什么都不说,我们根本就猜不到。不过既然是军队,应该是一些军火什么的吧。”

    岳清点了点头:“虽然知道夜魂跟政府有联系,但是也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这种勾当。”

    路上并不是项月琴和岳清两个人运回来的,同行的还有一队士兵。虽然凭借两个人的实力,是不怎么讲这一队士兵看在眼里的,但也不好直接强行破掉密码锁,去查看里面的东西。说不定那个成年人就是故意要瞒着她们两个呢,如果让他知道了她们两个强行打开,一气之下直接出手那就非常不划算了。

    来年各个女孩儿这样说这话,渐渐地回到了她们的住处,当然现在已经是一人一间了,并不是像以前那样很多人挤在一个牢房里面了。

    另一边,那个成年人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出了自己的房间。这几乎是他这段时间第一次走出房间了。

    输入了早就被他知道的密码,成年人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那些密码锁,将最后他购买的东西,一个又一个地取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