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结末
    ,!

    “时间,也差不多了。”荀浔缓缓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余雪还没有反应过来,荀浔突然身体出现一阵剧烈的抽出,直接就倒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已经不省人事了。

    “荀浔!”余雪也不管那个成年人是不是就在旁边了,离家就蹲下查看情况。得到的结论是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停止了。

    荀浔的能力是跟波动有关的,刚才那在说话之前,就强行地用自己的能力去干扰了自己的心跳,渐渐地致使了她的心跳突然间停止,从而导致了她的死亡。

    看到陈铮和荀浔都选择了这样来结束这场死战,项月琴的心也突然坚定了起来,转过头来露出了一个微笑:“灵曲,能够认识你,我真的很开心。在这么令人绝望的情况下,是你给了我们生存下来的希望,所以我也不能让这份希望消失掉!”

    说完,项月琴也要发动能力,但是还没等她有什么反应,立即就被一只手抓住了。

    “嗯?”

    焱灵曲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了一旁因为看到两个人自杀而整个人愣住了的成年人:“先生。”

    “嗯?”成年人这才回过神来,不过现在的他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霸道和残忍,而是显得很是无知,有些不知所措。

    “我知道,打破了您立下的规矩,破坏了您的计划,您绝对会非常生气的,不过我希望您能听我一句话。一切都是我一个人造成的,后果也由我一个人来承担,他们都是被我挑唆了才会做出这样不符合您意图的举动的。所以,就算是失去了最后那个活下来的机会也好,我也希望您能放过他们。”

    “这……”

    成年人还没来得及回话,项月琴也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一根尖锐的阴影化成的刺突然从地面上伸了出来,直接洞穿了焱灵曲的胸膛,鲜血瞬间飞溅开了,再一次将周围化为了血的世界……

    “月琴,请代替我,好好活下去……”

    ------

    “先生,那些人来了。”项月琴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但是她眼神中那满满的恨意是无论怎样都消除不掉的。

    “嗯。”成年人点了点头,再次拿起了旁边的酒瓶,狠狠地灌了一口,“他们四个的尸体都让他们运走吧,说不定还能让他们活过来。”说完,又是狠狠地灌了一口又一口的酒。

    项月琴皱了皱眉,没有回应什么,直接走了出去。外面,一脸严肃的卢晨,还有另外两个跟项月琴一样满是仇恨的余雪和岳清,都在这里。

    “走吧,给他们一个最后的机会。”项月琴说出这句话,但总有一种异常想哭的冲动,明明自己已经做好了为她而死的准备,但是一切却都变了,变成了她为自己而死……

    卢晨紧紧地皱了皱眉,没有说什么,但是另一边的余雪和岳清的眼睛中,却是都射出了一丝带有希望的光芒。虽然死去的人成为逝者这种事情的成功率非常低,但她们还是想要赌一把,无论是为了谁。

    四个人来到了存放尸体的冰库,这里已经等了好几个人,一个个都是穿着白大褂。

    “夜魂杀手项月琴,这三个是我的同伴。”项月琴主动对那几个人说道。

    “您好,项小姐。”领头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奇怪的女子,至于哪里奇怪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但就是感觉与一般人不一样,“我是‘尘语’的w小姐,负责这次的回收工作。请问一共有多少尸体呢?”

    “被保存下来有利用价值的尸体,一共有一百一十二具,其中有五具尸体,我希望你们能够尽可能地让他们成为逝者。”项月琴说道“利用价值”这个词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现在连自己都开始泯灭人性了吗?

    “好,那还请项小姐跟我说一下是哪五具。”说完,w小姐转头对自己身后的手下说道,“都准备开始干活了!”

    “是!”一个个逝者应了一声,在项月琴的带领下,进入了这个大冰库。

    “卢晨,你把你姐姐找出来吧。”项月琴转头对卢晨说道。

    卢晨愣了一下,没有想到项月琴会这样说,本来她说的五具,还以为是加上了某个实力强劲但没有进入最后一轮的人,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姐姐。想到这里,卢晨感觉自己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多谢了。”卢晨点了点头,直接往最里面走去,因为他姐姐死得比较早,尸体自然是被堆在了里面才是。

    项月琴其实自己心里也是非常紧张的,因为这五具尸体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请示那个成年人,而是自己做出的决定。不过自从那一天之后,那个成年人也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整天酗酒,各种事务几乎全部交给了强月琴去处理。

    “w小姐,请跟我来一下。”

    “好的。”

    在项月琴的带领下,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冷库小间,里面有四具尸体,正是鞠致远、陈铮、荀浔还有焱灵曲:“这四个人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你们将他们复活为逝者的成本我们可以出,但是我要求的是要尽最大的可能去复活他们。”

    w小姐点了点头,项月琴话语中的重视他自然是能够感受得到,而且这笔买卖对他们来说稳赚不赔,没有不答应的道理。毕竟这些家伙就算是复活成为了逝者,也依旧要为“尘语”而战。

    “您答应下就好。”项月琴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一会儿还烦请您跟着卢晨一起去里面看看另一具尸体,条件跟这四具尸体是一样的。”

    “当然。”w小姐倒是很会为人,说话做事都很是平和,让人看起来很舒服。不过项月琴却是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因为在那个成年人给他们的资料中,说到过这么一个w小姐,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很快,卢晨就走了出来:“我找到了。”

    项月琴点了点头:“w小姐,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