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赎罪者
    ,!

    两团蓝色的火焰在卢晨的控制下迅速地聚集到了一起,突然间暴涨,将卢晨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陈铮看到这样一招,也是感到非常地头痛,毕竟他还是很忌惮卢晨的火焰温度的,那股几乎可以将人烤化掉的炙热,让他不敢随便硬接。另外,陈铮现在更加地确信了,卢晨所使用的能力,跟之前自己遇到过的某个女孩子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只不过卢晨用出的是两团蓝色的火焰,而那个女孩子用出的则是两团黑色的电光……

    虽然那个人曾经是陈铮的手下亡魂,但是陈铮依旧不敢随便动手,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出来,卢晨身上所拥有的力量,比之前自己杀掉的那个女孩子还要强很多。这也很正常了,毕竟能够撑到现在的人,没有一个是弱者。

    “先生,我可以问他一句话吗?”陈铮思索了一下,最后还是做出了这样一个选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嘴里叼着的那把尖刀放回到了手里,转头对那个满脸横肉的成年人问道。

    成年人稍微有点不爽,毕竟他想要培养出来的,是完全没有自我意识,只会听从命令的杀人机器,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无论是一开始的岳清,还是后来的焱灵曲,现在在场上的陈铮和卢晨,都让他感觉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意志,这是让他非常不满的。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他是第一年接手这项工作,他还指望着能够有四个人最后被上面的人重视,好让他升职加薪,以便于干掉某个仇人呢!现在就是再怎么不爽也只能忍着了,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用老师教过的方法却是没能达成老师所培养出来的那种效果,但是结果已经这样了,再怎么不满也没有办法改变了……

    “快点,不要耽误时间!”成年人显得非常生气地吼道。

    “是。”陈铮点了点头,看向了对面的卢晨,“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亲人,也来到这里了?”

    听到这句话,除了卢晨之外,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明白陈铮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难道想要依靠嘴遁什么的来获得这场生死斗的胜利?

    卢晨轻轻一笑:“你还能记得姐姐,这倒是让我很意外。”

    “原来她是你的姐姐。”陈铮笑了,但是笑容中透露出来的却是一丝无奈,“难怪我一直想要跟你交个朋友,却是总感觉之间有什么隔阂。”

    “毕竟我是亲眼看到了,你将那把刀刺进姐姐的胸膛的。”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周围的其他人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卢晨还有一个姐姐,也被抓到了这里,只不过卢晨的姐姐早在很久之前,就死在了与陈铮的对战中,恰巧卢晨还看到了这一幕。

    “问完了没有?问完了就快一点动手!”成年人现在更是不爽了,本来他以为这额孩子也就是多一些自己的想法而已,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样,都能谈得上是交朋友了……

    想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了岳清和鞠致远的事情,开始怀疑起一个可能来……

    陈铮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中十分的复杂。他想要出去,想要重新见见自己的家人,所以刚才他才会一点都不迟疑地向卢晨发动进攻。但是现在不行了。

    他感觉自己失去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动力。

    “我突然感觉好可笑啊。”陈铮突然笑了,笑得让人感觉异常地悲凉,“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你的姐姐,也许我还在自我麻痹吧……杀人了就是杀人了,这已经是事实,我就算再怎么用别人逼迫来作为自己逃避的理由,那也是我绝对无法逃避的事实了。”

    “你小子……”成年人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什么时候看到过现在的这种情况。明明自己的老师调教出来的就是你让他去死,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的死士,为什么现在换自己来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卢晨,我不知道你将来会怎样想,怎样做,但是现在的我已经做出决定了。”陈铮看向卢晨的目光充满了坚定,“我想跟他一样,了解自己的一生。不过我们的目的却是不同呢,我没有他那么高尚,我只是为了替自己的内心赎罪而已!”

    “嚓!”说完,尖刀直接从他自己的脖子上划过,鲜血剧烈地喷涌了出来,将整片空地都染成了赤红色……

    卢晨看呆了,另一边的其他五个孩子也看呆了,旁边的成年人也是看呆了。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不是都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战马,为什么会选择自己结束?明明都到了这个时候了。

    “你……”卢晨狠狠地攥了攥拳,整个人变得有些狰狞,双手一挥,一团团火焰直接轰了出去,目标正是陈铮的尸体,“你凭什么用这样的方法了结自己?你又什么资格!”

    “轰!”一声巨响,一股看起来好像实质的气浪直接将卢晨的那些火球弹开了。

    “荀浔……你……”

    “我也是将死之人,自然不会怕什么。”荀浔淡淡地回应道,“死者为大,他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你又何必?”

    “你又怎么能理解我心中的那份痛苦?”

    “那如果我说,我的表弟是死在你手上的呢?”荀浔的语气一瞬间变得异常冰冷,这一句突如其来的话,更是让所有人都怔住了,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卢晨怔住了,他不敢去否定,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曾经杀过这样一个人。因为他跟陈铮不一样,他已经忘掉了自己已经杀过的任何一个人,对他来说除了为自己的姐姐报仇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被他忘掉了……

    其实,荀浔也只是说谎而已,作为一个孤儿,她又怎么会有亲人在这里呢?就算是有,她又怎么会认识呢?只不过刚才卢晨处于一个比较癫狂的状态,所以才会被这句话哄住而已。

    荀浔松了口气,转头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余雪,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