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血之晨
    ,!

    焱灵曲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虽然天还只是蒙蒙亮,但她已经睡不着了。就算是作天晚上睡得很晚。

    “嗯?什么味道?”焱灵曲愣了一下,总感觉闻到了一股非常不好的味道,这种味道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但却一点都不喜欢。

    血的味道。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焱灵曲缓缓地坐了起来,接着外面传进来的那丝微弱的光,看了看周围……

    地上有血。

    如果不是因为她们睡觉的地方要稍微高一些,那这些血肯定也都粘到他们的身上了吧……

    “怎么回事?”焱灵曲怔了一下,顺着血迹蔓延的方向,看了过去……

    “大家都醒醒!”

    无论是还深深地睡着的,还是已经在半梦半醒状态中迷糊着的,都是同时一激灵,连忙坐了起来。

    “怎么了灵曲?”项月琴擦了擦嘴角,拼命地掩饰着自己睡觉流口水的事实问道。

    “发生什么了?”卢晨也是拢了拢自己的头发,不过这句话刚说完他也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有血味?”

    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了,顺着地上的鲜血看过去了……在视线的终点处,那里有一个那孩子靠着墙,一动不动。

    “那是……”岳清立即冲了过去,“致远!”

    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了,一个个地赶了过去,也都看清楚了那个靠在墙上的身影。鞠致远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就算是没有那么强烈的光,大家也能感觉得到他身上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鞠致远右手中,拿着一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磨得非常锋利的石头,而左手手腕上,则是有一道非常深的伤口……

    “为什么……为什么?”岳清的身体直接失去了支撑,跪倒在满地的鲜血中,一下子扑倒在了鞠致远的身上。不过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一丝温度

    焱灵曲现在也明白了,鞠致远为什么会那么晚了还不睡,他早就做好了自杀的准备,就在决战的前一天。他不想让岳清再去多背负杀死一个朋友的痛苦。

    岳清的泪珠大滴大滴地往下滴落着,周围的其他人也都是心中非常不好受,各种各样的情感夹杂在他们的心中,让他们每个人都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住心中那份痛苦的涌出……

    “他自杀了?”荀浔也是满脸震惊,她才是那个已经决定好要去死的人,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这样做,也许除了岳清之外,鞠致远的死对她的影响是最重的吧……

    “应该把……”陈铮低下了头,长长地出了口气,突然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他心中还在思考,如果他是鞠致远会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情?陈铮不知道,他只知道在一般的时候,他真的拿不出去死的勇气来,所以才会一直那么拼命地想要活下去。

    岳清这时候也稍微缓过来一口气了,艰难地抿了抿嘴:“其实……我本来想要他活下去的……灵曲,昨天晚上你们的谈话我也听到了,我当时心里就好痛苦。可能对我来说,他只是一个朋友,对他来说我的地位可能会更重一些,但是我发现了,从昨天我听到他的话之后,我就明白他一直想要为我牺牲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了。”

    焱灵曲看着这样的岳清,心里非常地慌张,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现在对我来说,我失去的也是喜欢的人啊……”说道这里,岳清的泪水再次承受不住地涌了出来,让人看着感觉非常心痛。

    岳清再次抹了一把自己的泪水,眼神中带着一丝坚毅,一把拿起了鞠致远右手中的那块锋利的石头,二话不说就向自己的脖子划了过去。

    “叮!”一把尖刀直接打飞了这块石头,将想要轻生的岳清救了下来。

    “陈铮,你为什么要拦我?”

    “如果他没有被尘语复活,那我就不再拦你了。”陈铮收起了自己的尖刀,“别忘了,你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焱灵曲这时候也缓缓地蹲下,轻轻地拉住岳清的手:“如果你跟他一起去了,那他的牺牲不就白费了吗?”

    岳清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之后才摇了摇头:“但我现在该怎么办?”

    “岳清,记住。”焱灵曲面色有些严肃地对岳清说道,“现在开始,鞠致远不是自杀的,而是你杀死的!我们所有人都看到了你装作答应了他的示爱,并偷袭杀了他。”

    听到焱灵曲的话,其他所有人也都明白过来了,知道焱灵曲是什么意思了。

    “没错,不然那个家伙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就算是这样,他也有可能会难为你,以你不遵守规矩而惩罚你。”陈铮立即补充道,“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活下去,这样才不会让他白白死去,这样你们才有再一次见面的机会啊!”

    岳清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谢谢,谢谢大家。”

    听到岳清这么说,其他人也就放心一些了。

    等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七个人没有选择再去休息,而是好好地计划了一下,等一会儿那个人问起来该怎么去回答,该怎么去统一口径。已经有一个同伴自己选择了离开,这段时间对他们来说,更加地重要。

    太阳缓缓地升起,将一抹晨曦投了进来,只不过这一抹晨曦不仅仅没有给他们带来希望和光明,反而将绝望和痛苦映照得更加明显。

    “都出来……”那个满脸横肉的成年人过来之后,刚想喊出这句话,突然停住了。

    所有人都没有出声。

    “这是怎么回事,谁能跟我解释一下?”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杀意,“之前那些不在决斗的时候随意杀人的家伙受到了怎样的惩罚你们应该也都知道了,我就想知道这是谁明知故犯!”

    岳清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她刚才就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现在更是不会害怕:“先生,您说过我们将来是要作为杀手为夜魂效力。”

    那个成年人眼神冷漠地看了看她:“所以呢?”

    “杀手的任务是解决掉自己的目标,无论用什么手段,无论自己会不会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