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死亡前夜
    ,!

    有了荀浔和陈铮的带头,另外两组的人也开始考虑了起来……

    “岳清……”鞠致远突然发现自己刚才去安慰对方的那句话,反而成了现在自己做出决定的障碍,“抱歉,我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才好……但是,两个选项,无论你选择生,还是选择死,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去选择另一个。如果你想要活下来,那就让我留在这里,如果你想要解脱,那就让我来承受这份……杀死自己喜欢的人的痛苦好了!”

    其他人全都愣住了,岳清也是愣住了,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孩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表白了……

    场面瞬间变得非常尴尬,谁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谁都没有去打破这份宁静。

    “笨蛋!”岳清的眼泪再一次涌了出来,“你都这么说了,让我怎么去选择啊?”说完,直接一拳软绵绵地打在了鞠致远的胸膛上。这一拳真的是没有任何力气,也许是岳清已经哭得没有力气了吧……

    焱灵曲看着面前的这一幕,心中更加痛苦了,看来不仅仅是自己,还有人要面临着跟自己差不多的困境,差不多的苦恼……

    “月琴……”

    “嗯?”项月琴也是眼神中满是忧愁。

    “说实话,我想活下去,非常想活下去!毕竟我的家族就只剩下我和哥哥了,我不能让哥哥一个人去承担整个家族的重担,我有义务去帮他分担一些。但是……如果让我动手杀掉你,我想我做不到……”说着,低着头的焱灵曲眼角又开始往外渗出泪水,不受控制地往地面上滴去。

    项月琴听着焱灵曲的话,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才好,她多么希望自己跟荀浔一样,孑然一身无牵无挂,那样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对焱灵曲说“我会将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你”。不过,她也有担心的人,担心一直照顾她的爷爷。

    “其实,我真的没有资格活下去。”焱灵曲继续说着,“在跟季秀萤战斗之前,我就曾经想过,如果你跟刘诚的对决是他赢了就好了,那样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况了,我甚至还能以为你报仇为理由,毫不留情地对他下杀手……我是不是特别差劲?是不是特别自私?我真的感觉我没有资格做你的朋友,明明是带领大家想要活下去的那个人,但只不是因为自己怕死而已……”

    焱灵曲本来还想要说什么,但立即被一个熟悉的气息包裹住了。

    那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灵曲,我的爷爷叫项卫民,如果没有换住处的话,那就是在xx城xx街街角的那个小巷子里的第二扇门。如果你出去了,帮我对他说一声谢谢,还有对不起。就可以了。”

    “月琴!”焱灵曲抬起头来看了看项月琴那没有丝毫不满地脸,心中的愧疚更是深了。

    项月琴回应了焱灵曲一个微笑,什么都没有说。

    焱灵曲感觉自己心中更加地不舒服了,稍微沉吟了一下:“月琴,我的哥哥叫焱灵文,他旁边应该还有一个隔壁家的姐姐叫谢清泉。至于他们现在还是不是用之前的名字,住在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毕竟他们很大的可能要躲着很多人的追杀的……我哥哥是个很厉害的人呢,我也相信他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容身之地。如果以后你出去了没有地方可去,那就去找我哥哥吧!只要报上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听到焱灵曲的话,项月琴也是愣了一下,本来自己都打算好要为她而牺牲了,可是现在却出现这这样的情况,这让项月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更紧地抱着焱灵曲,生怕只要一松手,她就会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一样。

    这半个月,孩子们的生活都算不上开心,毕竟谁都知道,要面临这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要么已经做好了死去的准备,要么已经做好了要杀死自己同伴甚至是好友的准备……

    最后一个晚上,焱灵曲缓缓地坐了起来……

    周围的人应该都已经睡下了,每个人都是那样呼吸均匀,在为第二天的生死战养精蓄锐。或许吧……

    看了看勉强能够从牢门透进来的一丝月光,焱灵曲的眼神中充满了痛苦。她到现在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面对与项月琴的死战。

    “你也没睡?”这时,一个非常小地声音从身旁传了过来。不过焱灵曲早就发现了对方的存在,并没有被吓一跳。

    “死之前,还想再看一次星星。”鞠致远微微一笑,坐在了焱灵曲的身边,往牢房外面看去。

    “你已经决定要牺牲自己了吗?”焱灵曲看了看他,有些疑惑地问道。岳清可是一直都没有说想要活下去还是想要解脱,这也是焱灵曲第一次知道了鞠致远的想法。

    鞠致远微微一笑:“你说的没错,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虽然这对她来说很残酷,但我还是希望能够将这个可能给她。”

    焱灵曲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我也好想再去外面看一看呢!”鞠致远一直看着外面的星空,“但是一个男子汉就应该为自己喜欢的人赴汤蹈火才行!至少小时候跟爸妈一起看的那些电视剧里的大侠都是这样的。”

    稍微叹了口气,鞠致远继续说道:“我真的好想成为那样的人,也许故事最终会很凄美。不过凄美也是美不是吗?”

    焱灵曲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他的话,只不过自己的心中,稍微多出了一丝决意。稍微坐了一段时间,焱灵曲感觉有点困了,便对鞠致远说了一声后,躺回了自己的位置。

    鞠致远继续在那里看着星星,别看他说的那么豁达,但是他的心里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在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的地方,一个女孩儿微微睁开了眼睛,将眼泪挤出来后,强行地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嘴唇轻轻地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只能通过口型去判断她所说的话……

    “致远,抱歉。我要让你活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