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他们的决定
    ,!

    焱灵曲满脸忧郁地走出了刚才厮杀的那个角斗场,现在她什么都不想说,也什么都不想做,甚至什么都没有想……

    她的计策算是成功了,季秀萤也确实“中招”了,她也成功控制着那些黑色人性,使他们身上出现了黑色的尖刺,并且刺入了季秀萤的身体中。

    “其实,我也有些不甘心的……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是季秀萤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所说出的话,“还请……请遵守我们的约定……”

    “很好,你们现在,已经有半只脚踏入了‘夜魂’的门了。”那个满脸横肉的成年人,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跟他们说话,“最后一场,在半个月之后开始,你们这段时间可以多休息一段时间了。”

    说完,带着一帮孩子们,回到了他们居住的那个破烂的,如同是牢狱的地方。虽然说是“一帮”,但其实,也只剩下五个人了而已。

    “灵曲!”刚刚进入牢狱,等那个成年人锁上门之后离开了,项月琴立即抓住了焱灵曲的手,“还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听到项月琴的话,焱灵曲顿时感觉自己心中的愧疚更深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鼻子一酸,几滴眼泪夺眶而出。

    “灵曲……你怎么了?”这时候那个叫卢晨的男孩子也是注意到了这边。

    剩下的几个孩子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看到焱灵曲露出那样痛苦的表情,心中也受到了感染,毕竟他们也都是刚刚手刃了自己的同伴,甚至……

    “呜……”一个高个女孩儿突然忍不住哭了起来,眼泪不断地涌出来,撕心裂肺的痛苦折磨地她根本就稳定不住自己的身子了,直接倒在了地上,不住地哭泣着……

    “岳清……”焱灵曲看了看那个女孩子,狠狠地咬了咬牙。她知道这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岳清是被分到三组的一个女孩子,而且她刚刚在战斗中杀掉的,正是她最好的朋友。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为什么?”看着岳清这个样子,其他人也都是心中充满了痛苦,虽然想要上前安慰她,但是谁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去做什么。

    焱灵曲抿了抿嘴,转头看了看一旁的项月琴……最后两个人还是必须要有一战吗?

    项月琴显然也联系到了自己的情况,毕竟下一场生死之争,她要面对的,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焱灵曲了。谁让两个人被分到同一个组里呢?

    “岳清,如果死掉的是你,他也会这样痛苦的吧?这样的痛苦非常不好受对吧?”这时候,一个男孩子走到了岳清的身边,轻声地安慰她,“你既然体会过这样的感觉了,肯定不想让他也体会到这种痛苦吧?”

    这个男孩子叫鞠致远,他的身份不仅仅是跟岳清关系比较好的一个朋友,而且还是……

    岳清下一场就要遇到的那个敌人。因为他也在三组!

    听到鞠致远的话,岳清感觉心中好受了一点,也许死才是一种解脱吧,就像她的好友今天一样。不过……

    “致远,那半个月后我们该怎么办呢?”

    轰!

    这一句话就像是一道雷,直接轰进了所有人的心中。没错,半个月后怎么办呢?大家是最后的八个人了,谁不认识谁?谁不了解谁?所有人都是从一开始一直活到现在的人,彼此之间也都有了一定的感情,可是最后却只能如此。

    如果说他们中有谁没有那么大的心里负担,那就是卢晨了。卢晨转头看了看自己下一个对手,心中反而还有一分开心。自己终于有机会亲手解决掉这个混蛋了,终于能够为自己最重要的人复仇了……卢晨感觉心中很舒畅,跟别人心中的那份压抑完全不同。

    这时,卢晨的对手陈铮也是看向了他,不过陈铮的眼神中却满是悲伤,显然他也将卢晨当作了朋友……

    “余雪,你在外面还有亲人吗?”这时候,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少女,也是四组另一个孩子说话了,眼神中有一份哀伤。

    余雪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如果没有意外,爸爸妈妈姐姐还有弟弟,都还在才对。爷爷奶奶也许都不在了吧……荀浔你……”

    那个叫荀浔的女孩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容:“既然是这样,那我决定将活下去的机会让给你了。”

    所有人都是愣住了,惊讶地看着这个同伴,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是一个孤儿,无依无靠,就算我活着离开了这里,我也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荀浔立即解释道,“不过你不一样,你还有家人,还有关心你的人。相比之下,我愿意将生存下去的机会让给你。”

    “荀浔……”余雪紧紧地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如果拒绝她,但是自己也不想死掉,如果直接答应下来,又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无情无义……

    “卢晨你应该也有在意的人对吧?”这时候,陈铮也对卢晨问出了这句话。

    卢晨微微皱了皱眉,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样我们就公平竞争吧!”陈铮竟然是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不过,我希望无论我们谁能活着离开,都要帮助对方照顾一下家人好吗?”

    听到这句话,卢晨顿时不知所措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这个人可是自己的仇人啊,他可是毫不留情地将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给杀掉了啊,但是他又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

    “这些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绝对是这家伙使出的奸计!”

    卢晨心中闪过这样的一个想法,表面上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但是他的内心已经完全乱掉了。

    “这个人……这个人可是杀死我姐姐的仇人啊!我怎么能放过他!”想到当时亲眼看到自己的姐姐死在了这个人刀下的那个场景,卢晨心中的恨意就止不住地往上升,再也不愿意相信陈铮的任何一句话。

    毕竟,那可是他在这里唯一的亲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