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反击
    ,!

    “呼……”杜彦航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不过当看到外面的一切是黑漆漆的之后,立即就愣住了,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叮!”一声金属相交,将杜彦航从愣神中唤醒了过来,微微坐起一点,看向了一旁的黑暗中。

    就算这里只有一些微弱的光,杜彦航还是能够看得到,那便是两个少女在跟五个工作人员战斗,虽然那两个少女的实力都挺不错,但是两拳难敌四手,对方的攻击还是要更加凌厉一些。

    “糟了!”杜彦航突然想起来一件严重的事情,连忙从自己的装置中跳了出来,同时从装置中跳出来的,还有另外两个少女……

    “旅行者的两位,我来帮你们!”三日月夜空也知道自己不能在这边恋战,在认清楚那边的从者的身份之后,立即一箭射了出去。

    “小心!”几个工作人员来不及反应,直接就有一个人中箭了,不过这一箭并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因为三日月夜空击中的那个人,就是一开始韩清韵刺中的那个生命力极其顽强的人。

    “什么?”三日月夜空也是被对方的能力给摆了一道,看都不看另一边的祁暮雪,直接左手一抓杜彦航的后领,像是旧时候仙侠剧里师傅对待徒弟那样,一把将他掕走了。

    “是dn的三日月小姐?”韩清韵稍微松了口气,现在自己这边多了帮手,接下来的行动就要简单很多了。

    “没错。你们两个,应该是‘剑客’和‘祭祀’对吧?”三日月夜空也是认出了这两个人。

    杜彦航有些难受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顺便活动一下。刚才被三日月夜空这么一弄,差点被自己的领子给勒死。

    “嗯?destroyer?”杜彦航有些愣神地看了看面前那个见过几次的少女从者,感觉有些意外。

    “叫我艾伦就可以了。”艾伦倒是非常地大方,“又见面了呢!”

    这边压力骤减的对面,那就是夜魂工作人员们的压力倍增了。本来对方只有两个从者的时候就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又来了新的敌人。而且看对方的样子,实力肯定也是不弱,自己这五个人估计很难在对方的攻势下撑住了。

    祁暮雪看了看这边的情况,心中一阵发苦。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在对方解决掉所有的从者之后,杜彦航的攻击即将命中自己的那一刹那,三日月夜空直接拿到了圣杯,宣布了死亡游戏的结束……

    他们明明有机会直接杀掉自己的……

    “这次就先放你一马,让你这么简简单单地死了,难解我心头之恨!”杜彦航也在这时候将光放到了祁暮雪身上,语气中的寒意听得周围的人都感觉寒毛直竖。

    “你……”祁暮雪狠狠地咬了咬牙,两个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

    “祁小姐,您快走吧,这里太危险了!”一个夜魂的工作人员立即对祁暮雪说道。

    听到这句话,杜彦航就更加确信了,祁暮雪果然为了对付自己而加入了夜魂,难怪会给自己设置这样一个陷阱……

    祁暮雪到了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点了点头:“你们小心!”说完,连头也不回地立即跑开了……

    看着祁暮雪离开的身影,杜彦航长长地叹了口气,眼神中的寒意一瞬间就转变成了无奈。这样自己和祁暮雪就彻底是敌人了。如果不能找到杀死祁暮雪父母的真凶,那无论如何两个人都不可能和解了,而是见面就要厮杀的死敌。

    “清韵,你们的任务改变,最快的速度干掉这五个人!”蓝新城的声音从通讯器里面传了出来,“艾伦你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去做!”

    因为靠得比较近,三日月夜空也是听到了蓝新城的声音,冷笑一声:“蓝新城,有我在这里还轮得到你来指挥?”

    “哈哈,至少现在我比你多了解一些大体情况嘛!”蓝新城到也不生气,笑着回应了一句。

    “也好,就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有哪些进步!”

    听三日月夜空的话,看来她跟蓝新城还是比较熟悉的,不然也不会在这种时候用这种语气去交谈了。

    “剑客,你是唯一的近战,所以前面就交给你了。”三日月夜空看了看韩清韵,稍微有些严肃地说道。

    “我知道了。”韩清韵点了点头,她也知道三日月夜空的身份比较特殊,权力比较重,倒是并没有什么异议。

    韩清韵直接冲了过去,手中的长剑直接向其中一人身上刺了过去,同时杜彦航也准备好了自己的空气飞刀,时刻准备支援,三日于夜空的箭也已经搭在了弦上,随时都有可能飞射出去。

    韩清韵对三日月夜空没有意见,这不代表艾伦也会没有,她稍微有些不爽地看了看三日月夜空,悄悄地崛起了小嘴,也开始准备自己的攻击了。

    在四个人的轮番攻击下,这五个人渐渐地撑不住了,但这也难不倒他们,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想要逃走倒也没有那么困难。不过这段时间里,艾伦成功地找到了机会,将某个奇怪的装置安装在了死亡游戏的装置上。

    “死吧。”突然,一个非常冷酷的声音,突然从一个夜魂人员的耳边响起,接着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突然感觉自己的体内一阵剧烈的绞痛,接着一口混杂着内脏碎块的鲜血直接喷了出来,倒在了地上,成为了一具没有了生机的尸体。

    “小埃!”艾伦一看是赤见埃,立即笑了出来。

    三日月夜空也是露出了一个笑容:“好久不见了,埃。”

    “好久不见,夜空。”赤见埃的语气虽然还算是那么冷淡,但总感觉这次的声音中,有一丝惊喜在里面。

    艾伦也是听出了赤见埃这细微的不同,稍微有些吃惊,但是吃惊的同时更多的是对三日月夜空更大的不满了……

    “明明小埃是我的朋友……”艾伦感觉自己突然特别想哭,心里嘟囔了这样一句之后,直接一颗灵魂球直接按在了一个可怜的夜魂人员的脑袋上,成为了她的出气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