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是我杀的
    ,!

    祁暮雪一脸震惊地看着被自己包围在中间的那几个从者,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

    “怎么可能?你们只有五个人,为什么能够打得过我们这边七个从者?为什么你们来年各个作为参赛者却可以使用这么强大的能力?”祁暮雪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乱,本来必胜的局面,到现在看起来,已经是势均力敌了,就算自己这边拥有人数优势,也很难将对方给干掉。

    更可怕的是,祁暮雪现在要时刻小心对方突然对自己这边的master动手,不然都跟那个璐璐一样,成了对方的从者,岂不是直接让自己的优势变成了劣势?

    想到这里,祁暮雪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这究竟是为什么?这里明明是死亡游戏,并不是圣杯战场啊!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么不公平的情况?简直就是在感觉自己胜券在握的时候,发现对方竟然是全员开挂的,那种绝望和气愤让祁暮雪现在根本不能保持住自己冷静的心。

    本来,她就是来复仇的,本来她的内心就不平静……

    毕竟她要复仇的人,是她曾经爱过的人啊!

    “小雪,现在你的心已经不平静了。”杜彦航有些心疼地看了祁暮雪一眼,“为什么就不愿意相信,你的父母不是我杀的呢?难道就没有别人有类似的能力了?难道就没有别人有这个动机了吗?”

    “我已经查过了。”听到杜彦航的声音,祁暮雪倒是突然间冷静下来了,“我们家的那些仇家,根本就没有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你以为我会愿意相信是你做的吗?你以为我是主观臆断的吗?如果不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我为什么会认定是你杀死我的父母的呢?”

    听到这句话,杜彦航直接愣住了,沉默了一会儿……

    “夜空,可以让浅葱查一下吗?”杜彦航转头对三日月夜空问道。

    “这个你自己去跟她说,我不管!”三日月夜空看到杜彦航这个样子就感觉来气,回应地根本就没好气。

    “查出来又如何?我不会相信的!谁不知道从者都是跟你一伙的?”祁暮雪笑了,“既然你能下得去那个手,干脆今天在这里也把我杀了吧!”

    杜彦航沉默了好久,一直低着头闭着眼睛。周围的从者们也都停止了战斗,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好像时间静止了一样……

    “夜空,还有saber、caster、guardian……”杜彦航终于开口了,但是他的眼睛依旧没有睁开,头也没有抬起来,“能帮我拦住这些从者吗?”

    “等等,你想干什么?”三日月夜空愣了一下,就算是她,在这个时候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杜彦航长出一口气:“这场恩怨,是时候了解了。”说完,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三日月夜空一眼。

    这个少年的眼神变了……

    三日月夜空稍微看了看杜彦航那坚定的眼神,嘴角露出一个弧度:“我明白了。”

    杜彦航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祁暮雪,而那眼神中再也没有了乞怜,再也没有了哀伤,再也没有了不解……

    充斥的,竟然全部都是愤怒。

    祁暮雪看到这样的眼神,也是直接就呆住了,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杜彦航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就算是当时两个人还没有和解的时候,他的眼神中也没有这种令人感到畏惧的神情啊……

    “既然骗不过你,那我也就不骗你了。”杜彦航的语气异常的平静,“没错,你的父母是我杀的,不过理由你猜错了。你还真是一个傻瓜呢!”

    “什么?”祁暮雪愣了一下,感觉一瞬间两个人的角色互换了一样。

    “你觉得,我原谅过你?我真的喜欢过你?”杜彦航竟然露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你是有多么自以为是,才会觉得自己了解我?不过,到现在我也差不多将我当时受到的屈辱给洗刷掉了,用你的命!”

    话音刚落,杜彦航直接冲了出去,而目标不是别人,正是对面的祁暮雪。

    “去死吧!”

    “berserker!”

    祁暮雪所召唤出来的从者,是berserker职阶的从者,一个如果是在圣杯战场中出现,会不断地念道“1000-3”的一个从者。

    但是金木研在死亡游戏中,完全就是一个程序,连这么简单的一个还原都没有被做好。

    “滚开!”杜彦航大喊一声,直接抬手就是一把空气飞刀。

    但是,就算他的能力得到了“蓝羽浅葱挂”的加成,想要这么快的解决掉金木研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都有可能最后打不过这样一个从者。

    不过,杜彦航根本就不担心这一点,因为他已经计划好了,现在的情况,也只不过是符合他计划中的一环罢了。

    在“尝试”着攻击了金木研几次未果之后,杜彦航选择了收手,没有再进行攻击,而是专注于闪躲。见到杜彦航没有了刚才那种恐怖的攻击性,祁暮雪也从慌张中缓过神来了,看着杜彦航咬牙切齿。

    这个家伙终于承认了,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让祁暮雪更加痛恨,不仅仅是痛恨这个少年,也是在痛恨她自己……

    自己为什么当初就会出现“他喜欢我”的这种错觉呢?

    想到这里,祁暮雪恨不得自己直接给自己一刀,小时候就曾经给自己的父母惹过麻烦,这次又是直接将自己的家人都害死了……还有薛阿姨,明明只是一个无辜的人,为什么也要惨死?为什么也要遭这份罪?难道这真的都是自己做下的孽吗?

    想着想着,祁暮雪的眼眶开始湿润了,眼前的场景也模糊了,感觉什么都看不清楚,感觉一切都变得那么虚幻……

    “哼!得手了!”杜彦航突然笑了出来,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

    “噗!”“噗!”……

    一连四声,四个master同时感到自己的肚子上一痛,全都带着惊讶地眼神,渐渐地倒了下去,渐渐地化为流光消失了……

    “这样以来,就结束了。”杜彦航本来的目标就不在祁暮雪身上,而是在其他的master身上,这样自己这边就又多了四个从者。

    胜局已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