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两场展开
    ,!

    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小城镇,除了一些建筑物的排列之外,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

    杜彦航长叹一口气,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心里有些疑惑地同时,也有些担心,担心自己的猜测是真实的。

    “告げる。汝の身は我が下に、我が命运は汝の剣に……”

    这一大段的咒语,已经不知道念过多少遍了,一开始的时候还感觉很是中二,现在倒也已经习惯了,不会再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光芒闪过,出现在面前的从者是……

    “从者guardian,上条当麻。还请master指示。”

    杜彦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这个从者比较有名气,自己也知道这个从者的能力什么的,但是杜彦航在圣杯战场中,倒是几乎跟这个从者没有什么交集,也不知道他的能力该怎么去运用。

    说白了,就是有些像纸上谈兵了。

    “guardian,走吧!”

    这边杜彦航只是稍微有些尴尬,而另一边,三日月夜空就感觉很难受了。

    “从者saber柏崎星奈,master可以随便命令我哦!”

    三日月夜空满头黑线地看着面前这个少女,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心情,总感觉有种古怪的感觉。面前这个少女,的确跟她所熟悉的那个“肉”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她的眼神总感觉很是空洞,连语气也感觉怪怪的……

    如果让真正的柏崎星奈知道了三日月夜空在死亡游戏中召唤出了她,绝对会非常难堪吧……

    “真是让人头痛啊……”三日月夜空叹了口气,在死亡游戏中,她就算是身为从者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用出自己的能力,毕竟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在看着呢!

    当时,帆刈叶在死亡游戏中能够混得风生水起,完全是因为她的能力使用起来,没有那么容易被别人发现,可三日月夜空不行,想要依靠自己从者的身份来谋取胜利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也不知道那个家伙的从者是什么人。”三日月夜空心里暗暗嘀咕一句,接着直接向远处走去了。

    死亡游戏其实,跟前不久杜彦航在侏罗纪经历的那场圣杯战争有些像了,都是那种死掉过少个“单位”之后,圣杯才会出现,不过一个只是退场,一个是完全的失去了生命。

    杜彦航和三日月夜空也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着,毕竟谁也不知道其他的master和从者会在这个城镇中的什么地方。当然这个城镇的面积还是不大的,倒不会出现好长时间都没有人相遇的情况。

    ------

    两个小时之后……

    “master,从者archer喀戎,听从您的差遣。”

    蓝玉冰看了看面前的这个从者,心里稍微有些尴尬,明明同一系列的其他作品自己都很熟悉,仅仅这一部因为自己看不下去而放弃了……可是自己偏偏召唤出来的就是这个作品中出现的从者。

    “我知道了,这次就拜托你了。”虽然是在死亡游戏中,但蓝玉冰早就习惯了这样对待自己的从者。

    “我明白了。”

    虽然已经进入了死亡游戏,可是她还在思考着一些其他的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徐婷婷和卢青鸢的表现很奇怪,自己明明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们了,为什么会给自己这么强烈的陌生感呢?

    过了好长时间,蓝玉冰才缓过神来,狠狠地摇了摇头:“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要不然可就要完蛋了。”

    说完这句话,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让自己清醒过来后,便带着喀戎一起,向远处走去了。

    另一边,已经有两个人会面了,但是这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打起来,只是遥遥相望。

    两个人正是卢青鸢和叶莲娜,只不过她们知道随便联合起来,会导致结束后主办方来找事,于是便没有走到一起。

    卢青鸢身后跟着的是一个一身粉色的少女,粉色的长发,头上的两绺编成了环状,粉色和白色相间的衣裙,粉色的鞋子……感觉这个颜色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一样。估计很多人看到她的第一眼,都会说出“魔法少女”这四个字吧……

    叶莲娜身后站着的,也是一个少女,但是少女全身是黑色的,黑发黑衣,仅有蓝色的百褶裙让她看起来有些不同的颜色。虽然是完全相反的感觉的颜色,但这个少女身上撒发出来的感觉并不让人感觉压抑,相反还很舒服。

    “caster?”叶莲娜率先开口了,淡淡地问了一句。

    卢青鸢点了点头:“你那个呢?”

    “assassin。”

    两个少女都默契地不再说话了,两个人也不做出任何动作,如果不是还有呼吸的胸口起伏,真的会被别人当成两座雕像的。

    相比这两位,她们的从者反而更“活泼”一点,粉色的魔法少女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完全是一个好奇宝宝的样子,好像对什么都很感兴趣。只不过,她的动作总让人感觉很僵硬,并不是那么自然。

    黑衣少女虽然没有她这么活泼,但也会不时地看看周围,当然这也是机械性的动作罢了……

    “看样子,你们是不准备动手了。”突然,一个男性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房顶上传了出来,“那就让我来干掉你们吧!小女孩儿就应该回家窝在男朋友怀里哭泣,不要来这种地方瞎转了!”

    说完,一头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那是一头颜色有些偏蓝,但非常淡的庞然大物,两根巨大的獠牙彰显出了它的恐怖。而它的背上,坐着一个身穿蓝色铠甲的少女,只不过她的铠甲却很是暴露,还散发出了森森寒意。少女的手中,是一把同样散发着强烈的寒冷气息的流星锤,被它砸中绝对不是好受的。

    “caster!”卢青鸢毫不犹豫,粉色的魔法少女直接冲了过去,一脚踢向了那头巨大的野猪。

    没错,那是一头野猪。

    “rider,干掉她!”楼顶上的男人也一句话说明了自己从者的职阶。虽然作为caster,近战一般都很弱,不过介于魔法少女中有一些奇怪的家伙,那个男子也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而是非常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