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劝诱
    夜魂和尘语的人虽然数量上非常之多,但大部分都只是实力一般的下层人员,也许对付杜彦航这样的新手还会有些优势,但对付起从者来,那就力不从心了。【】

    何况这些从者还是在圣杯战场中最强大的组织“dn”中的成员。

    杜彦航他们一行人不断地前进着,越来越多的dn的成员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渐渐地,他也知道了莉瑟所说的团队执行力和团队协作力有多么强了。也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互相联系的,一路走下来,,遇到的从者们显然都已经知道杜彦航他们即将到来了。

    一路上,杜彦航并没有出任何一点力,只是跟着“大军”走,再时不时地指手画脚就可以了。

    不过,终于算是遇到一点意外了……

    “你这边还没有解决啊?”莉瑟看了看面前的那个手持长弓的黑发少女问道,“还真是非常奇怪的情况呢,一般你都会很快结束战斗的才对。”

    “我又不是第一部的家伙,正好这里有一个会隐身的对手,我就只能僵持着了。”三日月夜空非常不爽地哼了一声,“每一次都是我遇到让我非常头痛的对手。”

    “哥哥,是那个你的同学。”当然这里并不是只有焱灵曲发现了谢小云的踪迹。说起来谢小云的隐身能力根本不是特别强的那种,只是三日月夜空的的确确没有对付隐身的敌人的能力。

    平时,dn的成员是很少全员出动的,作为第零部的成员,三日月夜空更是很少自己出击,突然要她去战场上对敌,她还是有些不习惯的。

    “是你们。”谢小云见到认识的人,也就不躲了,显出身形,“凌晨呢?”

    听到凌晨,杜彦航心里很不是滋味:“那场梦境你也进去了吧?”

    谢小云点了点头:“我已经明白了,不用再说了。”

    “很抱歉,现在我们还没有帮你杀掉那个人。”杜彦航连忙转移话题,将其引到了谢小云自己身上。

    谢小云没有在意这些:“不如说这样才好。现在占有优势的是你们,这样刚好能够让我亲自除掉那个家伙。”

    杜彦航对于谢小云的反应倒是有些惊讶:“也就是说,你准备帮我们了?”

    “我好像没有理由不帮你们吧!”谢小云脸上虽然还是没有笑容,但已经带出了一丝暖意。

    杜彦航松了口气:“那还是以前的做法,我们继续前进吧。对了,能够确定那个k究竟在什么地方吗?”

    赵小姐回应:“自然可以,不过我不知道那个k长得什么样子,就没办法确定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体稍微有些胖。”这时候,谢清泉自然是发言权最大的那个人了,“下巴上有个痣,总是化特别浓的妆,身上有一股浓到令人感觉恶心的味道。”

    谢清泉的形容可以说是一点都不留情面,直接将这样一个“标准女性恶人”的形象描绘出来,听得赵小姐有些尴尬,但也只能按照这个标准让自己的同伴找一下了。不过仔细想一下,在战场上出现这样的一个女人,好像也是特别显眼的呢!

    “有结果了。”没过多长时间,就得到了赵小姐的回应,“正巧那个女人遇到了我们一个只会困住人,杀伤力有些差的同伴呢!”

    没错,那个人就是禁制大师园田海未了。

    园田海未早就盼着自己的同伴来这边帮忙了,并不是说她不能布置那些拥有杀伤力的禁制,只是布置那些对她来说就划不来了,不仅仅浪费时间,还会浪费一些材料,还不如在这里等着呢。

    但是等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至少她可以通过白夜凛音的能力随时注意着自己同伴们的动向,就像是坐在一旁看戏。

    看着看着,突然就有一条信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嗯?”园田海未看了看自己身边被自己的禁制困住之后,还一直都不老实的小虾米们,找寻着跟自己的那个同伴描述相吻合的人。

    没过几秒,园田海未就注意到了一个女性:“那个就是灵说的那个人了吗?”

    想到这里,园田海未就单独跟赵小姐取得了联系,将自己这边看到的那个人的相貌描述了一下。

    ------

    两边之间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不过要稍微转个弯儿,还要再往后走一段路。

    但是这些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只要将那个k杀掉,就能获得谢小云这个同伴。

    其实对于谢小云,杜彦航还是有些在意的,毕竟这个女孩子曾经也算是自己的队友了。而且谢小云自杀,跟杜彦航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关系。怎么说圣杯战场的第一次升级是杜彦航搞出来的,就算是说他是罪魁祸首都没有任何问题。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谢小云自身了。

    “这个人你们小心一点。”路上,杜彦航脑海中正在思考着谢小云和k究竟是什么关系,突然这样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自己耳边。

    “嗯?”杜彦航转头一看,是三日月夜空。对于这个从者,算不上熟悉,也算不上陌生了。毕竟自己在圣杯战场里见到三日月夜空的时间比较早,但是两者之间并没有什么进一步的相处,所以也算不上熟悉。

    “你是说谢小云?”杜彦航为了保险起见又问了一句,但是三日月夜空没有搭理他,好像刚才那句话根本就不是她说的。

    杜彦航无奈地摇了摇头,不过这也没办法。也多亏了三日月夜空,谢小云现在的确还不能完全相信,万一再出现什么麻烦事,那就不好办了。

    没走多长时间,杜彦航就看到了远处的园田海未,还有那些仿佛被困在什么里面一样的家伙。

    绝对不能得罪这个家伙,这绝对是一个玩监禁play的高手!

    杜彦航现在还没有认出园田海未,只是感觉这个从者少女有些眼熟而已。

    “dn第五部第九席园田海未。”园田海未应该是知道对方并没有得知自己的身份,便主动地介绍了一下自己。

    “额,你好。”杜彦航一时间有些愣神,只是如同机械一样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园田海未并没有在意这些,指向那些被她困起来的家伙:“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那里了。”

    顺着她的手指,所有人都看向了那边。

    “那个,园田小姐。”谢清泉看了一眼之后,立即向园田海未问,“能不能将里面的某一个人单独放出来呢?”

    杜彦航心里暗暗点头,谢清泉的这个想法很好,如果只是将那个k放出来对付,那会轻松好多,不至于要同时对付这么多的人,虽然这些人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就是了。

    “可以。”园田海未给出了这样的答案,“要将那个人单独带出来吗?”

    “如果可以,能不能先将另外一个人带出来?”

    谢清泉这句话直接让其他人都愣住了,不明白她究竟在想什么。不过下一秒倒是也明白过来了,应该是那些人里面有x或者y开头代号的尘语成员吧……

    “郑上校,有没有天吴部队的人?”杜彦航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先向郑上校发出询问。

    “这里没有。”郑上校摇了摇头,“不过天吴部队一个还算不错的孩子在,能不能给我一个尝试说服她的机会?”

    杜彦航点了点头,就算自己现在又从者撑腰,也要尽可能地得到这个世界的人的支持,毕竟从者从某些方面来讲,也是“侵略者”了。

    得到了杜彦航的肯定,谢清泉和郑上校都级那个自己说的那个人告诉了园田海未,再由她将那两个人带出禁制。

    “x小姐。”那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小女孩儿,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去世,又被尘语复活过来。

    “y001,我想问你,y对你如何?”谢清泉直接问出了这样一句话。同时这一句话也让杜彦航等人明白了这个小女孩儿的身份,她是凌晨复活的第一个人……

    “姐姐她对我很好啊!”那个小女孩儿说出了这样一句话,“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谢清泉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个弧度,她已经有绝对的信心将这个女孩儿拉到自己这边来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将她逼到这个地步?”

    “啊?我做错什么了吗?”小女孩儿愣了一下,“f先生跟我说,姐姐被坏人蛊惑了,要让我们把她救出来。”

    谢清泉愣住了,没想到f竟然用出了如此厚颜无耻的招数,竟然用这种把戏欺骗小孩子……

    不仅仅是谢清泉,杜彦航也是听得一脸黑线,总感觉有种很奇怪的即视感。

    “小丫头,你被那个坏叔叔给骗了哦!”谢清泉露出一个有些不满的表情,“你知不知道那个坏叔叔把你们姐姐害死了?”

    “坏叔叔?就是蛊惑我姐姐的那个坏叔叔吗?”

    谢清泉一阵无语,稍微缓了一下神:“是f那个家伙,是他害死了你姐姐你知道吗?你姐姐根本就没有被坏人蛊惑。所以我现在也站到这里来了。”

    “也就是说x小姐也被坏人蛊惑了吗?”

    ……

    ------

    二十分钟之后,谢清泉终于是在不懈努力之下,将这个小丫头给说服了。小丫头在得知自己的姐姐已经死了之后,直接扑在谢清泉的怀里哭了起来,能够看得出来,她跟凌晨之间的感情绝对不会浅。

    “这边解决了,那就再把那个人放出来吧!”郑上校走到了园田海未身边说道。

    园田海未应了一声,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放了出来。

    “郑上校?”少年看了看这边,“难道上校已经要放弃军人的尊严,违背国家的意志了吗?”

    郑上校不慌不忙:“王冲,我问你,这个国家是谁的?”

    “是大家的,是人民的,是广大老百姓的!”王冲直接就说出了这句被洗脑之后的话。

    郑上校早就料到这个小子会这样说了,露出一个笑容:“没错,这个国家是人民的。那我要问问你了,你所在的不对,有真正的为百姓做过事情吗?”

    王冲瞬间怔住了,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自己的上级根本就不怎么关心百姓疾苦,只是听从上级的命令,自己虽然有意见但也不敢说,毕竟人家才是上级,才是首领。

    “王冲,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做一个英雄,现在机会就在你面前呢!”郑上校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军队本来应该是为百姓服务的,但是因为一些人,我们都在做违背我们本心的事情,现在我们为什么不站出来,把现在军队里这种不好的风气改掉呢?”

    王冲怔了一下,眨了眨眼。

    说的没错啊,如果自己将军队里的风气改掉,自己不就是英雄了吗?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自己怎么能就这样放弃呢?

    “郑上校说得对,既然郑上校是为了改变军队里的风气,那王冲肯定会帮助郑上校的!”

    一旁的谢清泉这算是看傻眼了,想想自己刚才在劝诱那个小丫头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成功,现在郑上校就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对方辩被说服了!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其实这并不是谢清泉的问题,毕竟她们两个劝诱的对象都不一样,一个是糊里糊涂的小丫头,一个是一腔热血的爱国青年,怎么想都知道哪个更简单一些。或者说,郑上校的成功,与平时天吴部队的杨上校什么都不做也有很大的关系,王冲本来就对杨上校不满了,这下更是直接找到了反对他的理由……

    不过,好像仙子啊杨上校本来就已经死了,也用不着那些了……

    王冲在跟郑上校说了一下什么之后,突然整个人精神抖擞了起来,看向杜彦航他们的眼神中都充满了崇拜,这样杜彦航等人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跟他说了什么,怎么跟洗脑一样?”杜彦航有些疑惑地对郑上校问道。

    “只不过是把你们做过的事,都忘大义上靠了一下而已。”

    听到这句话,杜彦航算是彻底地服了这个女人了,难怪能当上上校,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