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赵小姐、光艳
    杜彦航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心里有些不平静。本来定的是千叶祈和凌晨去偷粮,但是现在来了三个新的从者,这个工作也就交给了莉瑟这个可以操控时间的魔法使,当然凌晨这个“老手”还是要去的了。

    至于下午突然到访的人,也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一个会跑动的阴影。当时,莉瑟三个从者看到她之后,都露出了非常警惕的表情,而且还让杜彦航他们后退,在杜彦航明确表示自己认识这个人之后,她们才带着一个古怪的目光让杜彦航过去跟那个人交流。

    当然,后来杜彦航也知道了莉瑟她们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因为w021这个小丫头,曾经在时崎狂三和晓美焰两人手中掳走了帆刈叶……

    杜彦航当时就有些不明白了,明明自己能打得过的一个女孩儿,为什么那些从者反而无能为力?不过仔细一想杜彦航也明白过来了,自己当时毕竟是误打误撞地发现了w021的弱点,而当时时崎狂三和晓美焰都是在攻击那些明面上的黑色人形。说白了,就是两个从者少女轻敌了。

    至于w021来这边是干什么,她并没有说,只说是在这边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就来看看,还说让杜彦航小心x。

    为什么要小心x?

    杜彦航心里有些无语,他现在已经知道x是谢清泉了,对于他来说,谢清泉绝对比w021更能信任。

    虽然是这样想,但杜彦航怎么也不愿意去怀疑w021有什么企图,毕竟当时这个女孩儿也帮了自己很多很多。

    杜彦航有些纠结,但这些事情也没有办法跟别人商量,只能一个人闷在心中。

    “自己一个人不无聊吗?”突然,一个好听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嗯?赵小姐?”杜彦航愣了一下,坐了起来,“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对这个赵小姐,杜彦航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就有一些亲切,也许这是他在dn中遇到的第一个跟自己一样姓名格式的从者,也许是因为她跟自己有些像战斗时冰冷但平时非常温柔的感觉,或者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

    “给你们带来一点东西。”说着,赵小姐将一个包裹扔给了杜彦航,“你们应该能够用得到。”

    杜彦航看了看包里面的东西,愣了一下,微微一笑:“谢谢。”

    包裹里面不是别的,正是杜彦航和凌晨的圣杯战场连接装置,还有当时在自己老家的时候弄到的太阳能发电装置。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了,但这里面也是有内置电池的,里面储存的电量也够持续一段时间的了。

    “光艳呢?”杜彦航突然想到了那个帮了自己很多的少女,对赵小姐问道。这些东西毕竟是他们一直随身携带的,也就留在了光艳的地窖里。

    “我直接跟她说明了。”赵小姐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那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姑娘,她让我有一种看到了某个人的感觉。”

    “某个人?”杜彦航有些疑惑。

    “贞德。”赵小姐微微一笑,“很有那种感觉啊!”

    杜彦航微微一愣,想了想当时在那个体育馆比赛之前遇到的那个光艳,跟现在比起来完全是两个人,而现在的这个光艳,还真的有些类似于贞德的神韵……

    “她会成为你的助力的。”赵小姐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忧伤,“就像我们成为了总长的助力一样。”

    这一丝忧伤自然不会瞒过杜彦航的眼睛的:“赵小姐?”

    “没事了,一些以前的事情了。”

    杜彦航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过了好久才缓缓地问道:“那个……你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名字呢?”

    “因为想要跟以前的自己划清界限。【】”

    杜彦航愣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这样就不方便问下去了:“抱歉。”

    赵小姐摇了摇头,反问道:“你感觉dn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呢?”

    听到这个问题,杜彦航也是有些愣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说起来dn这个组织自己也并不了解,目前给自己的感觉也就是那些而已……

    “神秘,强大,团结……而且,我总感觉你们每个人之间都像是非常好的朋友。”

    “其实并不是朋友。”赵小姐摇了摇头,“是家人。”

    “嗯?”

    “没有说谎哦,是家人!”赵小姐看向了杜彦航,“等什么时候能够拥有一个这样的团队,你就能明白了。其实我们这些圣杯战场中的从者,已经说不上来究竟是原本就存在的生命,还是被你们创造出来的了。因为我们不仅仅拥有那些我们存在的作品中的记忆,还拥有着很多不同可能性的记忆。也许就是所谓的‘同人作’吧!就算是寒统领在制造我们的时候没有去考虑那些东西,但我们还是将那些传承下来了。”

    “所以说你们才……”

    “嗯,我们dn的所有成员,并不是被总长挑选的,而是追寻着自己的记忆走到一起的。在我们的记忆中,有一段我们最快乐的时光,那就是我们所有人在一起的时候。”赵小姐笑了,那个笑容看起来充满了幸福,“在我们记忆中的dn,虽然简称也是这个,但并不是danrous night,而是destroy never。”

    杜彦航陷入了沉思,总感觉自己好像涉及到了什么秘密。

    “我想我们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有强大的意志想要我们变成这样吧!包括士织也是,寒统领一开始制造的时候,制造的就是五河士道,但是却出现了崇宫士织,也许就是有什么人或者是哪一群人的强烈的意志,让她以女孩子出现了吧……”

    杜彦航点了点头,其实他一直都挺疑惑关于士织的事情的,现在听到赵小姐的解释,感觉很是有道理。

    “好了,说了这么多了,再多说怕你消化不了。”赵小姐笑着站了起来,“加油吧,我相信你绝对能够成为第二个总长的,甚至还有可能会超过他哦!”

    看着赵小姐离开的身影,杜彦航有些不明白了,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自己还是很混乱……

    “我还远远不知道一切的真相啊!”杜彦航长长地吐了口气,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奈。黑色的云彩已经渐渐地消失了,月亮也渐渐地将它的光辉洒了下来……

    为什么总感觉,今天晚上有些不对劲呢?

    ------

    “艳艳,你要去干什么?”光艳刚想偷偷地溜出家门,立即被自己的父亲叫住了。

    光艳立即停下了脚步,低下了头:“爸,妈,我难道不应该去帮他们吗?”

    “你觉得你能够做到什么?”光艳的父亲语气没有任何感情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做到什么,我只知道我应该过去帮他们。哪怕只是能够做到一丁点也好,我也想要帮他们!”光艳的语气也非常的淡定,“我的心告诉我,我必须要做些什么,而且有一些东西只能我去做。”

    光艳的父亲闭上了眼睛,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艳艳,如果你要去,我们是不会拦你的。”

    “嗯?”光艳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同意自己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爸爸已经老了,很多东西都做不了了。”光艳的父亲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尤其是跟你妈结婚后,更是什么都不敢去做,我就想着要不要将我的目标交给我的孩子。你出生的时候,我看到是个女孩儿,心里还有些失望,我总感觉女孩儿不会有那种雄心壮志,我以为我的目标永远无法完成了。不过,艳艳,你是好样的!”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光艳脸上渐渐地露出了笑容,对于一个少年少女来说,没有什么比得到自己父母的支持更加令人开心的事情了。

    “艳艳,你不用管我们,你只要去做你认为对的事情就好了。”光艳的爸爸也笑了,“我不会将我的想法强加在你的身上的,去做你自己的正确的事情就好了,趁着自己还年轻,绝对不能让自己后悔!”

    “我知道了!”光艳狠狠地点了点头,打开门走了出去,转头看了看自己的父母,普通一下跪了下来,磕了一个头……接着,站起来转身离去。

    当然,就算她的父母看不到,但地面上的水迹也暴露了……

    光艳哭了……抑制不住地哭了。

    “女儿走了啊!”光艳的妈妈无奈地笑了笑,“她爸,这样真的可以吗?”

    光艳的父亲点了点头:“当然可以,至少那个人将她交给了我们,我们就要做到那个人说的话啊!”

    光艳的母亲笑了:“说的没错啊!还有,你编瞎话的本事真实越来越厉害了。”

    “哈哈,这件事也没有办法啊!”光艳的父亲点了点头,接着苍老的面孔上,仿佛出现了一些裂痕。仔细一看,光艳的母亲也是这样……

    “喀拉……喀拉……”一声又一声,一块块碎片掉落在了地面上,刚才的中年夫妇已经不见了,剩下的是两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夫妻,他们都有着跟一般的人类不太一样的地方……

    他们的眼睛,在眼球和眼皮之间,还有一层薄薄的透明的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