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一对一
    “你们终于来了啊!”孔严诚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三个少年少女,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废话就不多说了,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见杜彦航爽快地答应下来,孔严诚也露出一个微笑,摆出了一个正规地散打的姿势。

    杜彦航看到对方的姿势,不仅没有因为对方的“专业性”而担心,反而是松了口气。杜彦航的旋舞最怕的就是像小孩子打架那样抓住你不放的无赖打法,那样会直接牵制住自己的行动,而对于会一定“专业打斗”的人,旋舞就能发挥出非常强的效果来了。

    “这么看不起我?”孔严诚见杜彦航迟迟没有摆出起手式,有些不爽地问道。

    “不,旋舞本身就是没有任何起手式的。”杜彦航摇了摇头,“或者说任何动作都可以成为我们的起手式,站着不动也是其中之一。”

    “原来是这样啊!”孔严诚笑了,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种武术,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

    既然杜彦航表明了他已经做好的战斗准备,孔严诚也就不再罗嗦了,直接一拳朝杜彦航的面门打了过去,丝毫不留手,这一拳一看就是用出了十足的力气。不过杜彦航根本不担心,这种招式实在是太平常了,这样的直拳能够打到自己,那才真的是困难呢!杜彦航左手迅速抬起,从下边将孔严诚的拳头一托,拳头的轨迹直接被改变了,一拳向着杜彦航头顶上的空气打去了。同时,杜彦航也发起了进攻,身子微微向右一侧,右肘直接向孔严诚的腹部顶去了。

    “咦!”孔严诚完全没有想到杜彦航会用这样的方法来对付自己,“旋舞”自己并不是没有见过,但是见到的并不是“焱家”的旋舞,而是“寒家”的旋舞,现在看起来,两者之间好像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孔严诚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拳头,同时左手护向了自己的腹部,不至于会被这一肘直接打伤。

    不得不说,孔严诚的反应速度也是非常快,杜彦航的攻击也被他在恰到好处的时间给挡住了,不过这正是杜彦航所期望的。旋舞究竟是什么?“寒家”的旋舞暂且不说,“焱家”的旋舞就是在一开始以别人难以置信的方式对敌方进行必须要防守的进攻,而敌方只要防守这一下,那接下来将会完全陷入旋舞的节奏中,失去了自己的战斗节奏,很难再找回主动权。

    杜彦航之前打架的时候是这样,在圣杯战场中对付薛洪涛的时候是这样,现在对付这个老军人的时候,也是起到了同样的作用,对方瞬间就陷入了完全不属于他的节奏的战斗中了。

    第一下被防御住了,杜彦航就不会再等着防守了,直接就开始了一下接一下的进攻,而且进攻的方式和方向每一下都不相同,而且没有任何的规律可言,在这种攻击下,孔严诚更是没有办法找回自己的战斗习惯来了,甚至可以说一瞬间变成了一个根本什么都不会的孩子一样。这个时候的杜彦航也不会怕“胡搅蛮缠”打法了,就算是对方死抓着自己不放,自己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战斗节奏,挣脱对方的纠缠。

    另一边的两个少女看到这边的情况,心中都是松了口气,闲着已经能够明显地看出来了,杜彦航占有绝对的优势,过不了多久,孔严诚将失去与杜彦航战斗的能力。

    果不其然,十分钟之后,已经疲于应付的孔严诚,被杜彦航一个膝撞顶在了小腹上,接着被一脚踢了出去……

    “乒!”孔严诚直接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不过在疼痛过后,他的脸上竟然是出现了一个笑容:“怪不得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得到‘旋舞’,将它发明出来的人果真是个天才。”

    杜彦航皱了皱眉,一直盯着孔严诚的两只手,以防他突然掏枪,不过看样子他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就这样放弃了?”杜彦航皱了皱眉,“当时你下令抢夺我们的‘旋舞’的时候,下令将我们屠村的时候,可曾想过有这一天?”

    孔严诚笑了,笑得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这其实一点都不莫名其妙。毕竟这两个命令,都不是他下达的。

    “好了,看在你还是一个司令的情况下,给你一个痛快。”杜彦航从身后的项月琴手中接过了一把手枪,直接对准了面前的这个老军人。

    孔严诚没有说话,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脸上甚至带出了一丝解脱……

    “嘭!”

    ------

    “该死!该死!该死!”杜彦航一拳一拳地捶打着地面,他的手上已经血肉模糊了,股股的鲜血流了出来,疼痛还是没有办法让他停止现在近乎疯狂地举动。一旁的四个少女看着他,有两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还有另外两个只是冷眼看着,好像这一切跟她们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杜彦航不仅仅是嘴上念叨着这样的话语,不断地捶打着脚下的水泥地板,同时他的脸颊,两行泪水也淌了下来,根本止不住。

    又是过了五六分钟,直到杜彦航的身体和精神都有些承受不了了,渐渐地昏过去,一切才都结束了……

    凌晨叹了口气,将杜彦航的身体放平,至少让他能更好地休息一下。

    “这个没有问题,确实跟那上面写的一样。”项月琴对凌晨说道,“我们怎么办?”

    “灵文哥哥自己很可能不肯接受,那我们就代替他来做决定吧!”凌晨显然早就想好了这个做法,连考虑都没有。

    项月琴点了点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说完,看了看一旁的两个从者。当然,这两个从者是不可能给什么明确的指示的,晓美焰只有一脸的冷漠,时崎狂三只有一个奇怪的笑容。

    “那就开始吧。”凌晨往远处看了看,军营里已经完全炸锅了,一辆辆军车进进出出,往四面八方行去。不过凌晨倒是非常放心,除了那个少女之外,其他的士兵是不可能找到这边来的。

    而且,就算那些家伙找过来了,这里有两个可以操纵时间的从者,还会跑不掉?

    项月琴将一个小匣子打开,里面放着一支密封地非常好的针剂,里面装有白色半透明的液体,一旁还有一份详细的使用说明。

    “我没有给别人弄过,墨薇姐姐你呢?”项月琴对凌晨问道,“如果你也没有经验,那就先放一下吧!”

    凌晨笑着将那个匣子接了过来:“我不仅弄过这东西,还弄过很多次。”

    听到凌晨这句话,项月琴却是流露出了一丝敌意:“也就是说,你果然是尘语里面一个还算是有身份的惹,对吧?”

    凌晨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才笑了笑:“你在夜魂不也是有很重要的身份吗?”

    “那不一样,我已经……”项月琴刚想说自己已经脱离夜魂了,旋即一想立即明白了凌晨的意思。

    也就是说,她也脱离了尘语了对吧……

    这个女人究竟还有什么秘密?项月琴仙子啊对凌晨的防范更重了,因为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是,完全超过之前她所表达出来的智慧!

    就在项月琴想这些的时间,凌晨已经打开了那个密封袋,将那支针剂取了出来,同时拿出了里面“赠送”的棉棒,轻轻地沾了沾“赠送”的酒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